《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2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幕的发生,也不过一分钟不到的样子,三名男子中,其中两名直接上了顾云昌的车,一个把顾云昌的两手用力的背在背后,拿出绳子轧紧,另一个则坐到方向盘前,准备发动汽车。三人中的另一名则又坐回自己的车里,就这样,两辆车分别启动,前后离开了胡同,拐弯向城外的高速方向驶去。
  夜很黑,没有人看到这一切,如果看到的话,那么肯定不是人的眼睛。
  当晚,顾哲明夫妻坐在客厅看电视,一边等着儿子回家,到了午夜一点多的时候,都不见踪影,夫妻俩不游着急起来。儿子近些日子是常在外跟一帮朋友喝酒聊天之类的,但是像这样彻夜不归的现象却从未有过,两口子不放心,于是打了儿子的电话,竟然是关机。
  顾哲明感到不正常,儿子在外面玩,自己也不反对,关机干嘛,是不是又到洗浴中心什么的,被派出所抓住了,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于是,按照平时印象中跟儿子来往的朋友家庭地址和电话号码,一个个的打听询问,却都没有人承认今晚见过自己的儿子顾云昌。顾哲明就说,那就等等吧。到了第二天的中午,顾哲明和妻子一直拨打儿子的电话也关机了,顾哲明这才有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携妻子,一起到公丨安丨局报了警。

  公丨安丨局对这件事倒是相当的重视,一是,本县内发生青年男子莫名其妙失踪的案件,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毕竟如何失踪,那是公丨安丨要寻找的答案;二是,顾哲明的身份毕竟是开发区的副主任,公丨安丨局的一帮办案人员多少也给点这位副主任的面子。
  可是,下面的派出所很快就回话,说没有看到这人,后来,经过公丨安丨局调出的个出城路口监控显示,顾云昌的车子在出事当晚八点左右,已经驶离了普水县城,目前不知去向,而顾云昌的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至于顾云昌目前的状况,丨警丨察也无从得知,毕竟既没有任何案发现场可以勘探,也没有什么可以调查的有价值信息,在警方调出的路口监控中,可以模糊的看出,当时坐在顾云昌车里的是三个人。

  一圈找下来,天色已经开始微微发亮,老两口心力交瘁,精疲力竭,妻子有些丧气的说,怎么会这样,还是报警吧?
  顾哲明看了妻子一样,老两口就这么一个独生子,要是儿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岂不是要了老两口的命,可是,这茫茫人海,到底要到哪里去找儿子的身影呢。
  顾哲明就说,是不是又去找女人派出所弄了进去?
  老婆就说,如果是这样,也该打电话回来,让我们掏钱去把人带回来。
 

  只是,这三人,包括顾云昌在内,全都带上了鸭舌帽,因此根本不能看清楚这三人的长相,除了顾哲明亲自看着监控指认坐在驾驶室后排位置的其中一人衣着,正是自己的儿子顾云昌所穿衣服,谁也没有证据证明,现在顾云昌到底是仍旧在普水县城,还是已经出城了。
  至于说,车辆,那是顾云昌自己的车子,顺着监控去找,发现车子在邻县被找到了,但是人似乎从出事当天开始,顾云昌就突然从人间消失了,再也没有从任何途径获得过他的任何信息。
  这样的结果,让顾哲明夫妻一时难以接受,尤其是顾哲明一下子白了所有的头发,仿佛一万之间老了很多。顾哲明和妻子一趟趟的跑到公丨安丨局,催促公丨安丨局快速寻找线索,并破案,可是公丨安丨局的人只是一味的安慰说,只要没有坏消息传来,就算是好消息,说不定顾云昌只是一时在某些事情上想不开,所以出去转转而已,他毕竟是成年人了,当他想要回家的时候,自然会自己回来。

  顾哲明对公丨安丨局给出的解释自然是不置可否,可是一时之间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只好听天由命的回家等着消息。
  自从儿子失踪后,其实顾哲明也曾经怀疑过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动手脚,可是思来想去,除了最近跟秦书凯之间因为拆迁的事情,闹的不愉快之外,自己并没有得罪任何人,再说,上次儿子当众报复秦书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秦书凯已经表示原谅自己的儿子了,难道秦书凯竟然会秋后算账,可是就是秦书凯想算账,也没有那个本事。
  顾哲明不敢确定,却又在心里怀疑,他忍不住把心里的疑惑告知郝竹仁,说自己的儿子现在最想报复的就是秦书凯,怀疑此事是不是和秦书凯有关系,并劝诫郝竹仁管好自己的儿子,省得落到跟自己一样的下场。
  郝竹仁听了顾哲明的话后,心里也有些胆颤心惊,要是真如顾哲明推断的一样,顾云昌的失踪跟秦书凯有关的话,秦书凯此人的心狠手辣,真是难以想象的了,一个人恶毒到这种地步,即便是在明处能想办法对付得了他,暗地里也不一定就占了此人的便宜。
  郝竹仁越想心里越是害怕,把自己的儿子叫到房间里,好生的教训了一通后,又嘱咐自己的老婆一定要看好儿子,晚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准随便出门,实在要出门也要有人陪着才行。
  郝竹仁的儿子一向飞扬跋扈惯了的,现在要受到这样的拘束,见父亲无缘无故对自己严格要求,自然是不同意,于是当场跟郝竹仁拌起嘴来。郝竹仁担心儿子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于是特意把顾云昌失踪的事情,重点提了出来。
  郝竹仁说,难道你以为顾云昌这么大的人,就这么好好的不见了,那必定是有人在背地里暗中动了手脚,你要是再不听话,只怕到时候,落得跟顾云昌一样的结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到时候,你让我和你母亲还怎么活下去。

  郝竹仁的儿子见父亲说的极其严重的样子,忍不住追问,难道你知道顾云昌事情的内情,他是不是被什么人已经给收拾了?可是,在普水这样做的人不是很多啊。
  郝竹仁一脸严肃的对他说,你不要问别人是不是被收拾了,你只要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闲事少管。很对时候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郝竹仁的儿子撇了撇嘴巴说,你不说,我心里也清楚,顾云昌必定是被那个叫秦书凯的找人收拾了,上次顾云昌就曾经冲到管委会的大院子里亲自对那个秦书凯动手,这才几天的时间,顾云昌就出事了,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郝竹仁听儿子说出这样的话来,立即紧张起来,对儿子交代说,记住了,这样的话,在家里说说也就算了,千万不要在别的场合提起,否则的话,只怕连你爸都要受到牵连。
  郝竹仁的儿子对父亲说,凭什么呀,你也是个副处级干部,秦书凯的级别又不比你高,你凭什么呀怕他呀?再说,你可是土生土长的普水县城人,黑白两道认识的人比秦书凯多,秦书凯算是什么东西。
  郝竹仁心知一句话两句话,根本就没法对儿子解释清楚这些事情,只能糊涂的说,秦书凯是个下岗公认的儿子,但是,总之,你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要招惹这个人就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