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0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没搞过企业,对于企业的生存之道,顶多只能算是一知半解。此刻曹永明这一番话,他觉得有些道理,却又觉得有些歪理。但,到底各占多少,他确实分不清,说不清。梁健皱着眉,想了会,说:“不如,曹总有话就直说吧?”
  曹永明看了一眼其余的几个人,忽然一笑,说:“这样,我们牌桌上说吧。”梁健刚想拒绝,曹永明就说:“梁主席放心,绝对卫生。”
  曹永明都已经这样说了,梁健若再拒绝,就不好了。因此,虽然心中不太相信,却也只好同意了。
  他一点头,有人就走到旁边的小方桌边,用力将上面的面板一掀。顿时,原本的方桌,立即就成了一张自动麻将桌。
  梁健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然后跟着他们走到了方桌边。房间里,加上梁健总共五个人。曹永明,和另外两个已经坐下。只有梁健和那个食品企业的董事还站着。梁健便说:“要不陈董来吧,我是真不太会。”
  陈董呵呵一笑,说:“没事,你来,我在旁边帮你看着。”
  梁健只好坐下。

  对面的秦董,忽然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小盒筹码,放在了桌子上。梁健瞄了一眼,这跟电视里那种赌里用的筹码是一样的。当即心中就是一凛,看向曹永明,便问:“曹总,这是?”
  曹永明笑着解释:“这是假的。就是意思意思,你放心好了,我说了绝对卫生,就是绝对卫生。”
  梁健只好暂且相信。麻将开始,除了前面几局,梁健输了之外,之后,几乎是一直赢的局面。陈董他们三个,便不停地夸赞梁健手气好,聪明。梁健却是清楚,他之所以一直赢,是因为他们放水了。但因为,不涉及金钱,梁健也没太在意。奇怪的是,之前曹永明说上了牌桌说,但上了牌桌,曹永明却似乎又不打算说了。梁健完全看不懂,这老狐狸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很快,两个小时左右就过去了,已经十点多了,他身前的筹码已经堆了老高,其余几人面前的筹码已经所剩无几。梁健看了看时间,停了下来,说:“时间有点晚了,今天要不就到这吧。”

  曹永明还是没说,站了起来送梁健。梁健见他不说,也省了应付之词,刚走到门口,陈董忽然拿了一盒筹码追了上来,塞到了梁健手里。
  “拿着做个纪念。”陈董说。梁健哪里敢接,这筹码要是能换钱,忙推了回去。陈董又再次推了回来,如此两人推让了好几回后,梁健觉得在门口,两人这么推来推去,万一让人看到了也不好看,便打开盒子,拿了一颗最小的筹码,说:“做纪念一颗就够了。其他的,陈董就拿回去吧。”
  陈董见状,也没再强求,便将盒子收了回去。梁健随手将那颗筹码塞到了口袋中,然后离开。
  他刚走过前面走廊前的弯道,曹永明忽然走出门,走到了隔壁房间门前,敲了两下。很快,门就打开了,曹永明走了进去。
  梁健本已经走出了酒店大门,想了想,又退了回去,走到服务台处,拿出那颗筹码,问当值的工作人员:“这东西,在你们这有什么用?”
  工作人员接过看了两眼,然后还给梁健,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没有这种筹码的,也不提供此类兑换服务。”
  梁健听她们这么一说,心里就放心了。可他似乎忘了,这18楼并不归属于这个酒店。
  第二天,梁健刚到单位,便接到了萧正道的电话。萧正道通知他去张省长办公室。梁健忙赶了过去。
  进去一看,高成汉和夏初荣都已经在了,甚至汪渔也在。梁健心里有些惊讶,但面上去没表现出来,一一打过招呼后,在高成汉旁边坐了下来。萧正道泡了茶过来,放下的时候,那句“梁主席请喝茶”说得颇有些酸涩味。
  梁健没在意。等萧正道出去后,张省长看向梁健,笑着问:“有些日子不见,你好像是胖了一点了。”
  梁健回答:“可能是妇联工作比较轻松,这个人就松懈了的缘故吧。”张省长笑了笑,没再跟他闲聊,立即切入了正题。
  张省长说:“今天上面来了通知,一个星期后的干部下河活动,上面会派人下来参加。所以,我找你们来,是商量一下这一次的活动,务必要保证万无一失。”
  夏初荣先说话,问:“知道这一次上面是谁下来吗?”
  张省长看了一眼梁健,说:“听说会有两个领导一起下来,其中一位是项部长。”话音落下,夏初荣和汪渔,还有高成汉都看向了梁健。

  梁健想,老丈人要下来,怎么没先跟他说一声?不过,转念他又一想,项部长一向是个公私比较分明的人,可能是他觉得他是公务下访,所以就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吧。
  大家看了梁健一眼便收了回去,汪渔接着问:“那另外一位是哪位领导?”
  张省长没有说名字,只是说:“听说,以前是华书记的老领导。”
  汪渔在省政府中属于比较中立的一派,与张省长的关系虽然不错,却也算不上是完全的张省长这边的人。但此刻,张省长当着汪渔的面,说出这样一句话,无疑是透露出了一个我相信你的信息。
  汪渔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只是看了一眼张省长,便收回了目光。
  接着,张省长就转向夏初荣,说:“安保这一方面的话,就全权交给初荣同志了。希望尽快能出一个方案。”
  夏初荣应下:“明天早上,我会把方案拿过来给你过目。”

  张省长点头,又看向高成汉,问:“活动的方案我已经看过了,有几个细节上的问题,待会你和梁健留一下,我们再讨论一下。”
  高成汉和梁健点头。
  张省长又看向汪渔,说:“这一次上面决定派人下来,是对治水行动的一个考察。所以,我希望借这一次的机会,做一个全面的宣传,进一步的推进治水行动,争取让治水行动,尤其是宁州市范围内,有改革性的突破。具体的宣传方案,就麻烦汪渔同志了,这两天你辛苦下,拿个方案出来,我们讨论下。”
  汪渔也记下。等汪渔放下手中的笔后,张省长忽然问夏初荣:“云龙同志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梁健对于张省长忽然提到周云龙的事情,有些惊讶。一瞥眼,忽然看到汪渔的神色动了动。瞬间,梁健心里似乎有些了然。

  夏初荣回答:“那辆肇事的车子已经找到了,在城南的报废厂里。我亲自去问过了,这车子是他们在郊区的一块田里发现的,被汽油烧过。我派了一个取证小组过去,什么都没找到。”
  张省长听后,眉头皱了皱,问:“照这样来看,线索是断了?”
  夏初荣犹豫着,几秒后,回答:“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试一试。”
  日期:2015-07-2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