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0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永明微微一笑,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最近听说,省里这几天要搞一个干部下河活动,不仅要求各级干部参加,还要求企业领导也参加,是这回事吗?”
  梁健想这件事虽然还没正式通报下去,但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便说:“是有一个干部下河活动,但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
  “梁主席谦虚了。”曹永明笑说:“梁主席是张省长跟前的红人,又是治水行动顾问,这种事情怎么会不清楚。对了,梁主席什么时候有空?18楼的房间可还等着梁主席呢!”
  曹永明所谓的18楼自然就是上次那次晚宴所在的七星级酒店的18楼。据说,上面是个茶馆,是单独承包出去的,不属于那个七星级酒店管理。幕后的老板,是北京人,不常来。这茶楼是让一个总经理在管理的。说起来这个总经理,也是宁州城的一个名人,梁健也有点印象,好像还见过一次。
  这曹永明可是个老狐狸,刚才故意说要与梁健单独说话支走高成汉,其实就是想单独请梁健喝茶。看来,他是知道高成汉是块石头,难以攻克,所以想在梁健身上下功夫。梁健不傻,自然清楚曹永明的心理,当即就说:“最近事情比较多,可能排不出时间。要不这样,等回头我空下来了,我请曹总喝茶怎么样?18楼估计请不起,还希望到时候曹总不要嫌弃啊!”
  曹永明说:“梁主席这么客气干什么。这谁请不都一样。对了,昨天小宇说看到你夫人了,孩子有七八个月了吧?”
  听曹永明口中提到项瑾和霓裳,梁健心中顿时咯噔一声。小宇从来没跟项瑾见过面,怎么会认得出项瑾,更何况,项瑾昨天好像也没离开过小区。梁健顿时明白,曹永明这句话的意思,恐怕并不是字面的意思那么简单。梁健从来不是病猫,否则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他神色一肃,质问:“曹总,这是什么意思?”
  曹永明果然是老狐狸,见梁健翻脸,脸上依然是毫不变色,说:“我能有什么意思?梁主席放心,你夫人的身份,我还是知道的。项部长的女儿,就算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动。”
  曹永明忽然将话挑明,梁健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缓了些神色,问:“那曹总的意思是?”

  曹永明微微一笑,说:“我自然是希望梁主席给个面子,18楼。”
  梁健心中有种被石头压住了的感觉,有种憋闷的感觉。他本想拒绝,但想到项瑾和霓裳,虽然曹永明说不敢怎么样,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这些商人,心里的沟沟壑壑多了去了,梁健不敢冒险。一瞬间的功夫,他心里就想了很多,想到最后,索性心一横,说:“行。不过这两天是真的没时间。”
  曹永明爽快地回答:“好,那就两天后,到时候我再跟梁主席约时间。”
  梁健点头。曹永明笑了笑,说:“那我不打扰梁主席了。”看着曹永明离开,梁健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这种被人拿住了的感觉,一点也不好。不过,他也不是任人随意拿捏的柿子,他倒想看看,这曹永明的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两天后,曹永明果然给他打了电话,约了晚上8点,18楼。梁健先回去了一趟,在小区周围仔细观察了一遍,没看到什么可疑的地方。可是,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想了想,他还是给姚松和褚明打了电话。
  他离开的时候,姚松和褚明已经来了,让梁健有些意外的是,黄依婷也一起来了。黄依婷说,她是来看嫂子和孩子的。梁健也不好说什么。姚松拉着梁健到了一边,解释说:“依婷也好,这样我和依婷一起上去,就可以不用对嫂子说实话,嫂子也就不用担心了。褚明就让他在楼下猫着。”
  梁健想,也是。原本,他就还没想好要不要和项瑾说实话,他原本想让项瑾去北京,但是上次项瑾已经明确表示过,以后不会再留他一个人。虽然这样的话,听着或许有些任性,但也很温暖感动。
  有姚松和褚明在,梁健也放心了许多。驱车去了18楼。到那的时候,距离8点还有五分钟。曹永明已经在了,在场的还有几个陌生人。梁健都没见过。曹永明一一作了介绍,都是宁州几家龙头企业的董事长。
  梁健有些意外,本以为只有曹永明,就算有别人,也应该是小宇夫妻,或者永成钢铁的人。

  进去后,刚坐下,其中一家食品企业的董事就问:“这宁州的麻将,梁主席会不会啊?”
  梁健进来的时候,也没仔细看,此刻听到这话,目光在屋内一扫,并没看到什么麻将桌,心里稍微松了松,就随口回答:“不太会。平时不太玩这个。”
  话音落下,另一个董事就接过了话茬:“不太会就是会一点喽。麻将这东西简单,梁主席青年才俊,肯定一看就精。反正光坐着喝茶也无聊,不如我们来几圈?”
  这麻将,肯定不是什么卫生麻将。这几年,用麻将来贿赂的例子,梁健听得不少。此刻听到他们这么说,梁健绝对不会天真的以为这几个人只是打打卫生麻将,消磨下时间。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说:“不好意思,我对这个真不太感兴趣。”说完,他转头看向曹永明,问:“对了,曹总今天约我过来,是想聊什么?”
  在这里,梁健一刻都不想多呆,尤其是在这样摆明了就是挖了坑就等他跳的情况下。曹永明对梁健这样开门见山的方式,倒也没什么不开心,口中回答:“我想找你聊什么,梁主席心里应该恨清楚吧。”
  梁健见曹永明毫不客气,他自然也不客气:“那曹总应该也知道,这件事,是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的。”
  曹永明闻言,毫无恼怒之意,反而是淡淡一笑,说:“我自然知道。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很佩服梁主席,也很佩服高厅长。但,我毕竟是一个企业领导,我要为企业谋福利,谋生存,所以有些事,有些话,我不得不做,不得不说。梁主席,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曹永明的话,根本找不出任何问题。梁健只能点头。曹永明又说:“其实,我们虽然不参与政治,但对政治方针也是有些了解的。我们经济的转型,是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必然趋势。这一点,我们清楚。但是张省长这一次的治水行动,操之过急,如此一来,给我们企业带来的压力和损失也是巨大的。如今的市场形势不同以往,竞争无比激烈。像我们这种巨型企业,要的是稳中求胜,绝对不能大刀阔斧的搞改革,否则,一不小心,就是灭亡之局。我这样说,梁主席能明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