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旁边那年轻丨警丨察忍不住说道:“你瞧瞧人家这觉悟……”
  我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我之前看过一个新闻,说的是内蒙古呼格吉勒图冤杀案,一个无辜的青年人,就因为别人说的几句屁话,就给拖去枪毙了,家人一直奔走,结果无一人理睬,一直到十八年后,真正的凶手赵志红承认了这案子,并且指认了现场,他才沉冤得雪,而当初办案的那一帮人,至今还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惩罚——棍子,你是不是觉得我也会是下一个呼格吉勒图?”
  棍子梗着脖子,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我背靠着那椅子,显得十分淡然,那马局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对我说道:“陆言,你别急,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讲,我马海波以自己的人格向你保证,咱们这里绝对不会出现屈打成招的事情!”

  我冲他笑了笑,说马局长,你是个成熟的丨警丨察,不过带的兵就不咋地;我也不是不信你,不过我只想说,我真的不是呼格吉勒图,也不可能任人摆布  。
  听到我的暗讽,那年轻丨警丨察张大器的脸上就挂不住了,说陆言你想干嘛,你别乱来啊!
  我盯着棍子,说别人倒还情有可原,虽然态度恶劣,但毕竟也是为了工作,而你,为了那么一点儿小仇恨,居然就把往日朋友给送进死路里,看起来你真的已经是没有良心了,不如去死吧?
  棍子冷笑起来,说你特么有本事咬我啊?

  是么?
  我双手一涨一缩,直接从那手铐里面就挣脱了出来,然后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
  这情况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为吃惊,马局长和记录员下意识地站了起来,而年轻丨警丨察张大器则下意识地往腰间摸了过去,这才发现这不是出任务,并没有配枪。
  我站起来,缓步走到了门口,年轻丨警丨察慌忙过来拦我,说你别乱来啊,这里可是派出所……
  他话儿还没有讲完,被我一把抓住了手,然后朝着旁边猛然一摔。
  这家伙先前逮捕我的时候,劈头盖脸一顿猛打,下足了黑手,所以我根本就没有留手,将他一摔,整个人直接跨越了整个审讯室,从这边一直飞到了那一边,身子重重地砸落在了墙上,“砰”的一声,滑落倒地的时候,口中满是鲜血。
  我回头瞧了他一眼,并无半点儿愧疚之心,只是报以淡淡的冷笑。
  我可以理解他这是嫉恶如仇,不过若是施加在我身上,那就不行。
  以前的我,不过是一个小屁民,随意欺负,我也没有办法,又或者如同当年的呼格吉勒图一般,即便是被冤枉了,枪毙了,也没有半点儿法子。

  但现在我不是了。
  我不嚣张,也从来不会欺负任何良善之人,但绝对不是软柿子,任何人也别想随意揉捏我。
  特么的,老子软了小半辈子了,还指望着我一直软下去?
  我不是屁民,我不是!
  瞧着一脸惊慌的马局长和记录员,我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说马局,别慌,我不针对你们,只是给你们瞧一下,我是怎么证明自己清白的。
  说罢,我一把揪住了棍子的脖子,将他给拖到了刚才我坐的地方来。
  就在我刚才挣脱手铐,一把摔飞那丨警丨察的时候,棍子就给吓得够呛了,他右手受了伤,又给铐了起来,根本反抗不得,被我一把拽到了审讯桌前,然后被我把脑袋按在了桌子上。
  我按着他,说棍子,现在能说实话了么?

  棍子嘴硬,把心一横,说你别以为你狠就行,老子是坦白从宽,绝对不会包庇你这个大毒枭!
  大毒枭?
  我冷笑了起来,伸手把他那受伤的手臂猛然一拽过来,放在桌面上,然后猛然一拳砸下去,只听到骨节一阵炸响,那手掌却是给我锤成了碎块去。
  啊……

  棍子原本受伤的那只手给我这么一拳,顿时就砸得骨节碎裂。
  那种痛苦让他两眼一黑,眼看着就要昏死过去,但我却并没有让他这般好过,而是一把揪住了他的脑袋,往着那审讯桌上猛然砸了下去。
  砰  !
  仅仅只是一下,那结结实实的审讯桌就直接塌了下来,棍子满头血污地趴在了碎木块中,身子忍不住地抽搐。

  马局长一脸铁青地瞧着我,而旁边的记录员则吓得惊声尖叫起来,这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有人在门口喊道:“马局,马局,出了什么事?”
  我没有理会旁边的动静,而是一把揪住了棍子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提起起来。
  我冲着他嘿然笑道:“你现在还这么坚持么?”
  棍子既然走上了贩毒这条不归路,又敢拿枪拒捕,自然已然是亡命之徒,然而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更是料不到我居然敢当着丨警丨察的面,把他这一顿暴打,而且仿佛还要杀了他的架势。
  他顿时就发怯了,哭丧着脸说道:“陆言,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胡乱攀咬;对不起,我小心眼——你别打我了!”
  这个时候那审讯室的门已经给撞开了,好几个丨警丨察冲了进来,有的还举着枪,指着我猛喝道:“蹲下,抱头!快蹲下……”

  我不管这些人,而是揪着棍子的脑袋,说你把事情的经过,跟马局长说一下吧。
  棍子瞧见我在这么多丨警丨察的枪口下还面不改色,一副比他更加亡命的疯狂架势,终究是软了下来,哭着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结结巴巴地说了清楚。
  他讲完了之后,我松开了勒在他脖子上的手,举了起来,若无其事地坐回了审讯椅上,平静地说道:“我的话说完了,你们随意。”
  后面进来的那几个丨警丨察冲了上来,给我重新上了手铐,而先前被我撂翻在墙上的那年轻丨警丨察也爬了起来,冲着他们喊道:“脚,把脚也拷上——这家伙能够挣脱手铐……”
  挣脱手铐?
  还有这样的人么?

  那几人有些不敢相信,然而瞧见他很坚持,没办法,就给我的两只脚都给铐在了那审讯椅上,而这时张大器擦着口鼻间的血走到我面前来,手指几乎指到了我的鼻子尖上来,说你居然敢袭警,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不,信不信我现在直接就崩了你?
  我瞧见他的拳头眼看着就要砸落到我的脑袋上来,不由得咧嘴一笑,说丨警丨察叔叔,你最好还是低调点,刚才我要是不留手,你已经不可能站着跟我讲话了……
  我脸上带笑,而话语里却十分冰冷,那家伙回想起来,难免一阵后怕,脸上就多出了几分恐惧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马局长终于开口了:“够了,张大器同志,你今天太累了,去卫生院看一下伤,这案子就先别跟了。”
  张大器眉头一杨,说马局,可这小子……
  日期:2015-11-17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