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1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德东转身把门关紧,又让王子成搬来包间里的小闯把门先堵上,然后在悠然的跷起一条腿往门口的小闯上坐下说,我们找你打听一下前两天在医院大门口发生的事情,你要是识相的话,赶紧把实话说了,否则的话,今天必定让你走不出这间屋子。
  刀疤脸看起来一副扬武耀威的模样,现在见几个壮年汉子把自己堵在这小房间里,心知,今天要是不把实话说出来,恐怕很难过关,于是脸上好不容易挤出笑说,好汉,你是知道的,江湖规矩,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些事情,要是从我的嘴里说出来,只怕即便是你们放过了我,也还是有人不会放过我,还请好汉今天高抬贵手,放兄弟一马。
 
  周德东见刀疤脸不肯说出实情,冲着王子成一使眼色,王子成立即会意的冲到刀疤脸面前,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稍稍一使劲,刀疤脸立即痛的杀猪样的嚎叫起来,直把吓的缩在包间一角的小姐,连忙用手捂住了双眼。
  王子成到底是练过几天功夫的,手下自然是有些力道,他见刀疤脸一副痛苦的表情,轻轻的松开手,再次退回到周德东身边,两眼斜看着刀疤脸。刀疤脸眼见今天要是不说实话,估计是逃不脱了,只好狠狠的甩了两下刚刚被弄啊疼的手臂,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周德东和王子成听了刀疤脸的交代,都不由大吃一惊,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对胡莉莉下手的幕后指使者竟然是顾哲明的儿子,顾云昌。

  周德东出来后,对后面跟着来的人说,告诉胡子,这个人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做事不知道考虑后果的人,留在世上也是害人。
  刀疤脸听到周德东说胡子,又听到说没有留下的必要,知道话里的意思,赶紧说,大爷,饶了我吧。
  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两人拿出铁棍,打的瘫倒在地上。
  从洗浴中心出来后,周德东和王子成立即赶到开发区秦书凯的办公室,把这件事的情况向秦书凯做了汇报,那是顾哲明的儿子顾云昌安排人所谓,秦书凯听了两人的话,一时气的脸色发青。
  他的确没有预料到,顾云昌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然在背后使出这样的阴招,枉为自己当初还看在他年轻不懂事的份上,放过他一马,他不仅不知道感恩,竟然还要恩将仇报,这样的人简直是猪狗不如。

  周德东说,秦书记,这件事不知道是顾云昌自己的主意,还是他老子也是知情的。
  秦书凯狠狠的掐断手还剩半截的香烟说,不管这件事是谁的主意,顾哲明的儿子迟早是个祸害,眼下,咱们没有多少精力用在这些小人的身上,对于这样在暗中的黑手,要么就是服软,要么就是把这个祸害要尽早铲除,绝对不能留后患,否则的话,依据这小子的个性,即使给他一个教训,出来了就肯善罢甘休,现在咱们要是不防患于未然的话,只怕以后会有更大的麻烦。
  到王子成还站在办公室里,秦书凯让王子成先出去,帮自己拿份东西,王子成心知,秦书凯这是想要故意支开自己,只好低头离开。王子成走后,周德东看了秦书凯一眼,问秦书凯,秦书记的意思是,斩草除根。
  秦书凯的眼里闪过一丝冷峻的光芒,他冲着周德东点点头说,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很危险,但是不这么做,很多时候就被被人害死,这件事你不要直接参与,尽量找信得过的人暗地里做这件事,记住,要找底实的人,否则的话,宁可不做。
  周德东建议说,你看何洁处理这件事,合适吗?
  秦书凯想想何洁的身份,以及和周德东之间的关系,于是点头应允下来。
  周德东临走的时候,秦书凯再次叮嘱说,周德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没为,这件事知道的人最好仅限于三人之间,否则的话,只怕不太妥当,作为官场的人,很多时候是会被人注意的。

  周德东明白秦书凯一向做事比较谨慎,于是打包票说,你放心,秦书记,这事,除了你我之外,必定不会被第三人知道跟你有关,,就是何洁那儿她会安排人做事,但是原因也不会告诉的。
  秦书凯等的其实就是这句话,现在见周德东从嘴里说出来,心知周德东已经理解自己话里的意思,于是放心的让周德东去处理此事,这样的事情,在现在这个社会环境下,一个人的丢失其实根本不是大事。
  再说,顾哲明的儿子,自从找人对付胡莉莉之后,自己认为天衣无缝,即使秦书凯怀疑,也不会找到和自己有关系的证据。再说,秦书凯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或者说下岗工人的后代,在普水,涉黑方面的关系那是有限的。
  有这样的考虑,顾云昌每天依旧照常出去遛弯,打牌,偶尔还会邀朋友一起看场电影,更多的时候,会抱着女朋友在家里做出**之事,这样的表现,让顾哲明夫妻多少放心了些,他们认为多少儿子不再把注意力放在报复秦书凯的身上,这就让他们省心了不少。
  后来,当顾云昌知道,自己一系列的筹划竟然导致胡莉莉流产的后果后,心里难免也有些不忍,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跟秦书凯和王子成的关系都很密切的样子,心里又恨恨的自我安慰说,这是胡莉莉咎由自取,要怪罪就拿怪罪秦书凯吧。
  但是,顾云昌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假如***秦书凯或者是那个司机,找自己的麻烦,那也是可拍的。这件事情过去一周后,顾云昌见周遭没什么特别动静,于是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他暗想,估着这个女人跟秦书凯并没有多少直接的关系,所以,这个女人出了事情,秦书凯才会不意为然,看样子,自己必须要在秦书凯身边亲近的人身上下功夫才行,否则的话,他哪里会尝到伤心欲绝的滋味呢。

  顾云昌心里有了这样的打算,又开始忙碌起来,找到自己所为的那帮兄弟,让他们继续跟着秦书凯,看看普水还有那个人是秦书凯身边的人,如果报复,那么秦书凯就会心疼。
  报复,对顾云昌来说,现在是深了骨髓。
  一天晚上,顾云昌带着几个人到了酒店吃喝一通后,又到洗浴中心抱着小姐,那天因为和几个人把如何报复秦书凯的事情谈得很高兴,所以看到小姐,顾云昌顺手就解开小姐的衣服。
  过后,顾云昌很晚才出来,开车经过家门口不远处的一个胡同口,正巧对面迎面驶过来一个面包车,因为这条路是个单行道,两辆车根本就挤不下,于是顾云昌硬挤着,把车子往前开,准备逼着前面的那辆车后退。
  没想到,那辆车却停了下来,打着强烈的闪光灯照的自己眼花,顾云昌正准备把头从车窗里探出来开骂,从车上下来三个年轻男子,冲到自己的车前打开自己的车门,顾云昌还没来得及开口,嘴巴早已被其中一名男子手里早已准备好的破布堵了个结结实实。

  日期:2016-01-12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