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1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尤其是张富贵,这小子现在整天看自己不顺眼,逮着机会就不会放过自己,建几座桥这么大的事情,对他来说,必定会考虑到县财政的种种问题,想要阻碍自己的计划实施,那么张富贵就会有好多个理由,让架桥的事情无限期的向后拖,好在,这次有刘云若暗中帮忙,到时候,市里的所有程序走完了,是市里来建设,他张富贵就算是想要阻拦,也是无计可施。
  至于,刘云若的房地产项目,秦书凯早就计划好了,马上让洪老板把这个工程接下来,有问题的地方,稍稍修缮一下,总之是要把房子质量符合最基本的质量标准才行,否则的话,即便是自己把老百姓安置过去,再出现什么过大的安全问题,只怕到时候一圈人谁到脱不了干系。

  再说,秦书凯从洪老板哪儿也知道,关于房屋和建设的厂房等,如果要是硬的找质量问题,那么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秦书凯就让洪老板联系相关部门对方志彪的公司建设的所有厂房进行了鉴定,拿出质量不合格的鉴定报告,关键时候起到了用处。
  至于说,在质量不合格的条件下,秦书凯让洪老板继续做文章,***,洪老板想把方志彪弄到的想法也太强烈了,在方志彪做好的厂房上大做文章,把小的问题做成大的,结果下雨就出了事情,厂房被雨下的倒塌了,还出了两条人命。
  秦书凯本来想尽快把老王夫妻死的事情处理好,谁知道***老王的儿子,还有张富贵等人,都是尽力的想利用此事大做文章,秦书凯不是**,既然有人想做文章,那么就顺着他们的意思做,等到自己拿出事情的发生那是因为方志彪公司质量的问题造成的,再把方志彪公司被张富贵宣布禁止调查的事情连在一起,那么很多事情就会对自己有利了。
  秦书凯在关键时候,想到的媒体的作用,就想到那个做事比较较真的记者孙月华,让她在这个事情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作为汇报,那就是秦书凯所在的开发区要在晚报上做满500万以上的广告。
  再说,顾哲明的儿子被拘留一周后,终于从看守所里被放了出来,顾哲明和老婆那天亲自到看守所的大门口把儿子带回家,不管如何,儿子回来了,那就是最大的喜事,顾哲明的老婆做了一桌子的好吃的给宝贝儿子补补,儿子看到了饭菜,却一口也吃不下。
  儿子一回家就掼脸色,这让顾哲明心里很是恼火,***,你这么一闹,把老子弄的现在一点面子都没有,主动把房子拆了,秦书凯才松了口,否则,不知道要在里面多长时间呢。顾哲明看到妻子不停的冲自己使眼色,顾哲明知道老婆的意思,儿子在里面呆了一个星期,心里一定憋了一肚子的气,自然是心情不好,老婆这是担心顾哲明说出什么令儿子不开心的话来。

  顾哲明家里因为刚刚拆迁完,只能搬到另一处三居室的房子里住,这栋房子原本是出租给人家的,现在自己家里拆迁,没有地方住,只好补了些钱给租房的惹,自己一家人又搬回来住。
  这一百多平方的三居室,自然是不能跟原先的两层小楼外带一个八十多平米的小院子相比,顾哲明的儿子感觉自己在这三居室里呆着有些不习惯,非要先回到原来住处看看,说过一会儿在回来吃饭。
  顾哲明的老婆苦头婆心的劝儿子说,房子已经拆成了一片废墟,还有什么好看的,赶紧吃饭后,好好的洗个澡睡一觉,一觉睡醒,一切都变好了,不要想很多,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
  顾哲明的儿子不听母亲的话,转身依旧要走,门一打开,却看到郝竹仁的儿子正站在门口。顾云昌一见自己的兄弟来了,赶紧客气的让进屋里坐下,毕竟郝竹仁的儿子那是自己的靠山。
  郝竹仁的儿子因为金大洲亲自出面向魏副局长讨人情的缘故,比顾云昌出来的早几天,因此一眼看上去,气色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精神。顾云昌对郝竹仁的儿子相当客气,郝竹仁的儿子却不领情。
  进房间,郝竹仁的儿子对顾云昌说,顾云昌,上次为了你家拆迁这件事,自己回家被他老爸狠狠的训斥了半宿,还责令自己要是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就要打断他的双啊腿,另外,自己在看守所呆了几天,受了洋罪,而且,自己的舅舅,也因为此时现在被免除派出所所长职务,这笔账,必须全都算在顾云昌的头上。
  顾云昌听了这话,愣了愣问郝竹仁的儿子,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是兄弟,彼此之间帮个忙也是正常的,谁也没想到最后事情会到这种严重的地步,自己也被关进了看守所,呆的时间比别人呆的时间更长,自己找谁诉苦叫屈去。
  郝竹仁的儿子眼睛一翻说,顾云昌,你有什么好叫屈的,你这么做,说白来还是为了你自己家的利益,想多要一些钱,进去呆两天,总算是为了家里的事情出力,我们这些人进去算什么,在外头混了这么多年,自己也算是个场面上比较吃得开的人,现在为了帮助顾云昌受了这么大的罪,难道顾云昌不该给个说法。特备是舅舅,现在工作都没有了。
  顾云昌见郝竹仁的儿子一副来者不善的嘴脸,于是也冷下一张脸问他,你想要什么样的说法?
  郝竹仁的儿子也不客气,张嘴说了一句,顾云昌,古话说得好,亲兄弟,明算账,唯今之计,只有赔偿点精神损失费了,至于舅舅那儿,把他的一些损失也给赔偿了,这事才算是了了,大家以后对此事也就过去了。
  顾云昌见郝竹仁的儿子张口想要讹自己,心里不由冷冷一笑,***,当着自己好欺侮,自己的确是请几个兄弟过来帮忙不假,可是大家都是成年人,过来帮忙的时候也都是出于自愿的,现在郝竹仁的儿子要自己赔偿给他,简直是说梦,自己也不是被人讹诈的主,如果不是因为郝竹仁的原因,顾云昌在就和这个人翻脸了。
  郝竹仁的儿子见顾云昌半晌不出声,心知他想要赖账,于是有些火大的说,顾云昌,你小子别不识抬举,我舅舅为了帮你的忙,现在弄的被免职不说,还背上了一个不小的处分,你小子良心被狗吃了,要不是因为你家里这点破事,我舅舅能被免职吗?你要是一点表示都没有,是不是有点太说不过去了?当然,如果你不给,我会想办法拿到该得的。
  顾云昌也很不客气的说,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什么就什么,我当初并没有请你舅舅过来帮忙,是你自己打电话让他过来的,他过来按照道理应该秉公执法,谁知道一个公丨安丨干部,知法犯法,所有这个结果也是必然,怎么这笔账也要算在我头上,你有没有搞错?
  日期:2016-01-1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