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1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不动声色的应付说,刘总,这是过奖了,开发区能有今天,那全是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关注,没有顾书记领导的帮助,我们不可能有如此的成绩,再说,开发区最近也只是运气好些罢了,正好带人去宏宇集团的时候,凑上了好机会,所以才会顺手捡来这么个便宜,要说到工作能力,哪里有顾书记说的这么好,能在正常的工作中不犯错就算是不错的了。
  刘云若听着秦书凯的话,似有所指,眉眼之间不由露出些许笑意。官太太是官场一群特殊群体,尽管她们没有手握重权,但是有时候,说话甚至比手里握有权利的丈夫说话还要管用,这就要看这位官太太的丈夫到底是种什么样的个性。
  现代社会,很多领导层面的干部已经意识到了少数领导干部的理想、信念在“枕头风”的面前,有时候的确会经不起考验,有很多干部能够经得起酒色、金钱等诱啊惑和考验,面对“枕头风”却往往失去平衡,以至于不经意之间,被“枕头风”吹晕了头,被“枕头风”推着走,被“枕头风”“吹”倒的人不在少数。
  “枕头风”的巨啊大威力,常常能使某些干部的人生观、荣辱观、价值观发生倾斜,不是心为民所想,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而是把党纪国法、人民利益都放到了一边,一事当前,先为自己家人或身边人着想,利益熏心,以权谋私,收受贿赂,最终走向了犯罪道路。
  史上最有力度最败国的枕头风莫过于唐代玄宗爱妃杨玉环。当年杨玉环一人得幸,真可谓是鸡犬升天,凡是跟她有些关联的亲友无不沾点好处,其中,得益最多的非杨玉环的义兄杨国忠莫属。
  杨国忠本名杨钊,是杨玉环的义兄,此人从小行为不羁,喜欢喝酒赌博,在杨玉环的光环照应下,先是担任了监察御吏,很快又迁升为度支员外郎,兼侍御史。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便身兼15余职,成为朝廷的重臣。

  天宝七载(748年),杨钊建议玄宗把各州县库存的粮食、布帛变卖掉,买成轻货送进京城,各地丁租地税也变买布帛送到京城;他经常告诉玄宗,现在国库很充实,古今罕见。于是,玄宗在八载 (749年)二月率领百官去参观左藏,一看果然如此,很是高兴,便赐杨钊紫金鱼袋,兼太府卿,专门负责管理钱粮。从此,他越来越受到唐玄宗的幸。九年(750年)十月,杨钊因为图谶上有“金刀”二字,请求改名,以示忠诚,玄宗赡名“国忠”。

  正因为杨国忠任宰相后,官吏贪渎,政治**,民怨沸腾,和安禄山之间矛盾不断,终于使安禄山发动了以讨杨国忠为名,行夺取皇位之实的叛乱。说起来,尽管安禄山的反叛不是杨玉环直接促成的,却跟杨玉环脱不了干系,正所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刘云若这个“枕头风”算起来,也是比较强势的,一个中年女子,如果不是因为有顾国海在背后撑腰,她哪里来的各种关系和门路,把自己公司的生意经营的如此风生水起。
  秦书凯深知,刘云若此次过来,必定不是什么容易解决的事情,否则的话,这位市委书记夫人怎么会亲自出马。他一言不发的等着刘云若出牌,眼下形势不是很明朗,秦书凯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先耐着性子等着。
  刘云若见秦书凯根本不像大部分的官员一样,听了自己报完身份后,一副谄媚模样,跟在自己身后喋喋不休的奉承着,心里不由有些意外,像秦书凯这个级别,这种年纪的干部,能保持住这番定力也是不容易的。
  刘云若心想,这个秦书凯,难怪经常让老顾头疼,做事很有自己的主见,这在现在的中国官场那是很难得的,要么是这个人不懂官场,要么是有两把刷子。她依旧保持着微笑的神情说,我来普水之前,早就听人说起过秦书记的大名,只是一直无缘相见,今天见了面,倒真是名不虚传啊。
  秦书凯不由也笑道,说,刘总听到的可能都是普水的干部对本人评价不高的言论吧?

  刘云若听了这话,不由眼神一愣,旋即回过神来应付说,秦书记,不管是哪种评论,我倒是觉的,只要外面还有人在议论此人,说明这人总要比那种碌碌无为整天无所事事的人要强些,至少还有人在议论他,有些人即便是想要引起大家的关注和议论,说不定还没有机会呢。
  秦书凯觉的刘云若说话倒是一副有些见地的样子,不管是什么样的话,到了她那里都能回旋的很好,尽管自己说话,句句隐含不太客气的意思,她却均能坦然接招,一一化解,这也不能不说是,老江湖才能做到。
  对付这种角色,彼此都是聪明人,最好不要是把事情搞的过于复杂了,否则的话,反而没什么意思,不如有什么事情单枪直入来的痛快些。刘云若大概也是这样想的,于是直言说,我虽然是跟秦书记头一次见面,却感觉还很投缘,跟秦书记说话,倒是不累,也不需要过多的客套,我早就听说秦书记说话,一向是一言九鼎的,今天一见,的确不错。
  秦书凯见刘云若痛快,索性也把话题敞开来说,刘总的大名,我也曾经有所耳闻,上次因为处理方志彪公司的事情给刘总的公司带来些麻烦,还请刘总能够谅解,那是公事公办,我了集体的利益,有的时候没有考虑到一些个人的利益,我这里先跟刘总说声对不住了。
  刘云若没想到秦书凯这么快就进正题,赶紧笑着说,秦书记,做生意本来就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有赔有赚也是正常的,方志彪的公司出了事情,的确让我损失不小,延误了我一个工程的工期不说,还闹的很多人都传言方志彪承建的工程质量有问题,导致我开发区的房产退房率相当之高,不过,这都是生意上的小问题,我认为在普水是能够解决的,所以秦书记也不必因为这些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

 
  刘云若这次来其实也是有些底气的,上次马成龙到普水来找秦书凯谈判的时候,相互之间做出了各自的妥协,才会最终把事情化于无形,刘云若听到马成龙的汇报后,说话知道如何说。
  马成龙当时把刘云若在普水这边的房地产项目当做一个重要条件跟秦书凯提起过,两人商定,秦书凯要照顾刘云若在普水的生意,否则的话,很多事情会产生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当时,秦书凯为了自身安全考虑,也算是答应了下来,现在刘云若找上门来,从这方面的原因说起来,也算是顺理成章。
  其实,顾国海当初让马成龙过来跟秦书凯摊牌,最主要的担心是,如果当时任由秦书凯把动静闹到,影响自家老婆开的公司效益不说,很可能最终因为项目问题,把顾国海牵扯到前台来,到时候,局面对于顾国海来说就相当被动了,因此,他才会同意做出妥协。
  现在事过境迁,尽管秦书凯和刘云若嘴上什么都没提,大家对这些事却都是心里有数。秦书凯见刘云若坐在自己对面聊了半天,并没有提出任何刁难条件,心知她必定还是为了河流乡房产的事情过来的,于是眉头一转,想到了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解决办法。
  秦书凯对刘云若说,刘总,你是个做大生意的人,这点损失不放在眼里也是正常的,不过,刘总在河流乡的项目毕竟是因为我开发区处理问题的时候考虑的不够周全,才会有这样的结果,这件事,我在合适的还是应该承担些责任才好。
  刘云若不说话,等着听秦书凯的下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