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0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洪达伟一副皱眉思考的模样,在秦书凯的对面,一言不发的坐着。
  秦书凯心知,这种情况下,的确无法根据推断去做出处理,两兄弟的阴谋也无法从其他渠道找到突破口,如果常伟军一直这样坚持下去,对拆迁户来说就是最好的示范,有这么一个都头疼,如果再来几个,这工作就真的没法再搞了。
  秦书凯和洪达伟大眼瞪小眼,心里干着急,一点办法也没有,直到肚子“咕咕咕”的叫了几声,才发现已经过了吃饭时间一个多钟头了。这个时候正好赵红妹进来汇报工作,秦书凯顺便对她说,赵科长,你去食堂弄两份饭过来。
  很快,赵红妹就把饭菜打了过来,一边把饭菜放在办公室的茶几上,一边笑道:“领导大鱼大肉吃惯了,这些不入眼的东西就觉得新鲜。”
  赵红妹摆放好饭菜后,问秦书凯,“秦书记,什么事忙到现在?连午饭都没时间吃?”
  赵红妹这个女人就是很厉害,明和秦书凯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但是在有人的场合,根本不会让人看出来,这样的控制,也是本事。
  秦书凯皱眉简单的回到说:“拆迁出了麻烦,有人把汽油浇在身上。”
 
  赵红妹说,“秦书记,现在这些人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说起来也是贪婪惹得祸。前些天我看到一个新闻,也是说拆迁的。”
  秦书凯和洪达伟正饿的慌,见到饭菜来了,直接狼吞虎咽起来,任由赵红妹在旁边废话,也并没有把赵红妹的话放在心上。
  赵红妹自顾自说下去,“有家钉子户一直不愿拆,政府想尽了各种办法也做不通工作,这时候开发商出了个烂主意,半夜时雇佣了一帮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人,趁着这家人半夜睡着了,一窝子拥进去,这家人还以为遇到了土匪,懵懵懂懂被五花大绑捆起来,嘴里塞了布团,一家人被搬进一个大车里,大车轰轰隆隆的开了半夜出了城,然后被搬下来丢在地上,天亮时才发现是河滩的荒郊野外。一家人相互帮着解开绳子,历尽千辛万苦走回家,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房子早被推成了平地……咯咯咯……想起来这家人贪心是不对,但开发商也太缺德了,这种办法也想得出来。”

  洪达伟听到这里,不由心里一动,拿眼看了秦书凯一眼,秦书凯这时候也正望着洪达伟,两人忍不住哈哈一笑起来。
  秦书凯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饭粒说道:“恶人收拾恶人,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洪达伟则笑着建议说:“秦书记,很多事情,我们不方便出面办,但是可以叫常伟红副主任亲自去办,这样效果才会更加明显,同时,也堵住一部分人的嘴,让他无话可说。”
  秦书凯当即点头同意洪达伟的意见,两人简单的把肚子填饱后,打电话通知王所长回来,把两人刚才商量好的计策说了。王所长为难的说:“他是常伟红副主任的亲兄弟啊?这样做能行吗?”
  秦书凯说:“你去跟常伟红说,就说是我说的,由他亲自带领你们完成任务。”随即秦书凯又补充道,“照顾到他们毕竟是常伟红副主任的直系亲属,你们别将他们往野地里丢,找一个好一点的宾馆安置他们一家人,好好宣传党的政策,派出所安排人员二十四小时看护,不能出任何问题,费用就由开发区财政解决。”
  王所长尽管心头对此事有些疑惑,还是答应着去了。
  以流啊氓的手段对付流啊氓,也是一种工作创新,否则,对流啊氓仁义,一味讲政策,很多工作就无法开展了。王所长于是按照秦书凯的吩咐,到了常伟红办公室,跟常伟红把秦书记的意思传达了一下。
  王所长说,常主任,秦书记说了,无论如何,你弟啊弟家的房子是必定要在几日内拆迁妥当,而且又不能多补助一分钱,因此,只好出此下策,他让我找你商量一下,希望由你亲自来处理这件事比较妥当,毕竟事关你家人的安危,要是放到别人手里操作的时候,只怕有时候照顾不周,吓着一家人里头老的小的,那就有些不合适了。
  常伟红听了王所长这么一说,一下子呆若木鸡般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久久没反应过来。秦书凯这一招,看来是要看看自己的忠心,还是已经发现什么,如果是这样,那么对自己就很不利了。
  王所长心里也觉的,秦书记这一招,稍稍有些上不来台面,于是宽慰常伟红说,常主任,这么做说起来,好像有些不太妥当,却总是比你兄弟当真把身上的汽油点着了,丢掉一条命要强的多,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常伟红尴尬的点点头,他在心里竭力的思索着,难道自己和弟啊弟之间的这场戏,已经被秦书凯看破了,否则的话,秦书凯他这么会逼着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常伟红不得不佩服秦书凯的高明,他这一招把自己逼的没有任何退路,要不就主动现出原形,跳出来,亲自为家人争取利益,要不就把这场戏演到底,吃了哑巴亏,还要把房子按时拆迁了。

  常伟红在心里权衡利弊后,终于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向秦书凯妥协。
  第二天一大早,早有人向秦书凯汇报说,常伟红家人已经全都安全撤离出来,家里的所有家俱等物件已经被拆迁工作组的工作人员连夜搬开,秦书凯去现出看的时候,跟他预料的一样,这家人果然是早就把金银细软,日产用具全都搬空了,只剩下几个不值钱的笨重破家俱留在屋里,似乎是为了证明,这家的确是仓皇而逃。
  秦书凯一声令下,推土机直接开向常伟红家里的院墙和房屋,用不了半天时间,这里必定会被夷为平地。现场有众多看热闹的群众,很多人都在悄悄议论说,你们看,连常伟军家里的房子都拆了,看来,咱们的房子不拆也是不行了。
  秦书凯的心里明白,拆掉常伟军的房子等于给所有的拆迁户搞了个安民告示,村里同是拆迁户的,开发区的常务副主任顾哲明者,副主任常伟红的弟啊弟,尚且在人民政府的强大攻势下乖乖就范,何况一般百姓乎?
  想要在这次的拆迁中讨价还价也好,以命相搏也罢,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当前在被拆迁户面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极力配合拆迁工作顺利进行,否则的话,只怕吃亏的还是自家的利益。
  很多的老百姓,本来就是看着常伟军家里闹到最后,能占到什么便宜,然后根据情况适时的提高补偿要求,说白了,还是想要沾点便宜,现在眼见便宜占不到了,也就服从了。
  所以后面的拆迁很顺利,个别有些特殊情况的如家庭生活的确困难,鳏寡孤独者,低收入者,通过民政救济和按城市低保政策,一律给予解决,大家基本都能接受拆迁的安排。
  秦书凯站在常伟军家门口,看着推土机把院墙轰然推倒的时候,听见身边有人轻声叫了一声,秦书记,这么早就过来了。
  秦书凯转身一看,竟然是常伟红,此时的他除了除了眼睛里有几粒血丝之外,看不出有什么不满的情绪,见了秦书凯反而感激道:“谢谢秦书记关心,我就这么一个兄弟,能完完整整保住性命,全靠秦书记的妙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