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初生牛犊不怕虎  。
  哭过笑过,情绪释放得差不多了,我们开始找路回返,很快,我们翻过了一大段的乱石滩,来到了湖边草原上,瞧见了五哥的那台牧马人,正趴在黑暗中窝着。
  五哥欣喜,匆忙赶过去,将车子发动起来,当油门轰然而响的时候,那些又饥又冷的驴友们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欢呼来。
  我想起乾坤袋中还有许多的食物,连忙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掏出来,给他们充饥。
  牧马人里坐着六人,着实有些拥挤,不过这一切,对于刚刚死里逃生的人们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没有人抱怨,楚领队从我手中接过食物和水,分给后排的三位女士,然后埋头吃着,眼泪汪汪。
  五哥在黑夜里小心翼翼地开着车,没走一会儿,突然就急刹车,弄得后排一阵人仰马翻。
  我正跟楚领队他们说话呢,突然一下也愣住了,说咋了?

  五哥指着前面,说有人拦车。
  我回头过来,瞧见前面的黑暗中,居然停着好几辆车,有十几人正摸黑朝着我们这边赶了过来,下意识地就是背脊一挺,手就往怀里伸去,准备把金剑拔出,跟这伙人拼命。
  五哥伸出手来,把我给拦住,说你别着急,不一定是冬日玛的人。
  那些人很快就赶到了牧马人的车前,拍了拍车头,低声喝道:“下车,接受检查!”
  我瞧见这些人全部穿着军装,训练有素,一喝令的同时,立刻散开了,随时准备着扑将上来,更是紧张无比,然而这时却听到五哥摇下车窗,冲着下令的那人喊道:“小七哥,是你么?”
  呃?
  五哥跟这人认识么?

  那人听到了五哥的招呼,也是一愣,走上前来一看,不由得惊讶地说道:“应武大哥,怎么是你?”
  五哥开了车门,跳下了牧马人,好像跟那人抱了一下,然后说道:“唉,一言难尽,你怎么在这儿呢?”
  那人说我这不是刚刚换了单位不久么,这一次是带部队到野外拉练的,接到上面的通知,让我们过来调查一起大型失踪案,于是就驻扎到这里来了,发现总局的调查组也在,刚刚才跟赵主任见过面,想着过来具体了解一下情况,没想到就碰见你了。
  五哥愣了一下,说赵主任?是赵承风吧,他没有告诉你,这失踪的人员里面,有我一个?
  那人有些惊讶地说道:“啊,应武大哥你也卷进这安置了?到底怎么回事?”

  五哥哈哈大笑,说这车里的人,都是失踪的人员,他们都受了伤,我们先开回去,把人给安顿好了,我再跟你说。
  那人一点儿也不为难,点头说好,应武大哥你跟着,我让我的人开道。
  说罢,外面围了的一圈人立刻散开,上了那几辆车,然后果真打开大灯,在前面指引,不但如此,连押运的姿态都没有标明。
  这人到底是谁啊,对五哥居然这般信任?

  五哥告诉我,这人叫做张励耘,以前是曾经就职于宗教总局的特勤一组,是黑手双城陈志程最信任的部下之一,七剑之首,后来的时候陈志程调往东南任职,而接替那职位的并不是众人所认为的张励耘,而是另外一人,叫做林齐鸣,自此张励耘便失去了消息,后来他也是听人说的,讲张励耘却是去了军方。
  他与此人算不上熟悉,不过彼此也有过交集,倒也不会太过于陌生。
  车子一路走,却是回到了那个荒凉的藏族村庄来,而到了这里,才发现有一块地方灯火辉煌,应该是救援队驻扎于此处了。
  张励耘联络过这边,到了地方,立刻有人过来,将楚领队等几人带去治疗,而剩下我和五哥,则被引到了附近的一间房子里去,讲解我们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因为陆左的关系,我对于官方的这些东西比较抗拒,所以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跟五哥商量过,此事由他来做主。
  我在旁边,当个哑巴便是了。

  进了房间,还没有说起开场白,那门就被推开,我之前见过的那个赵司长就带着两人匆匆赶来。
  五哥跟这人是认识的,面对着那人的热情,他不冷不淡地伸出了手,称呼道:“想不到赵主任百忙之中,还赶过来看我们,实在是受宠若惊啊……”
  旁边有人纠正他,说我们领导,现在是中央巡视组的组长,司级干部……
  五哥一愣,说哦,原来不但官复原职,而且还升了官,龙虎山倒是好手段啊……

  他这话语里带刺,一般人都有些受不了了,然而那赵司长依旧满面笑容,平静地说道:“最近也是实情颇多,中央实在是忙不过来,就让我们这种人戴罪立功咯,实在算不得什么;句容萧家,名满天下,应武兄弟也是江湖闻名,莫要笑我——我听励耘同志说你带了极为失踪人员回来,能够具体讲一讲么?”
  这边正说着话,突然间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我侧耳倾听,结果发现居然是小郭姑娘的声音。
  赵司长显然也是听出来了,皱着眉头,说怎么回事?
  有人出去,很快又折了回来,告诉他外面的郭小姐说要见陆言先生,被拦着了,就在闹腾。
  赵司长眉头一皱,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这里是公务呢……
  我本来就不愿意面对这帮人,笑了笑,说这事儿五哥跟你们谈,我先出去见她一面,很快就回来。
  我并不是嫌疑人,所以他们对我倒也还算客气,点头同意,只是让我尽快回来,我答应,然后推门而出,瞧见小郭姑娘一脸灰扑扑的,在外面正跟人闹腾呢,于是跟她打了一声招呼,迎了上去。
  小郭姑娘瞧见了我,不由得大为惊喜,而门口的人员也不好拦我,于是两人走到了院子的外面去  。
  一出院子,小郭姑娘就打量着我,说啊,你怎么好像受了伤啊?
  我前些天一身伤痕,都是给鞭子抽的,虽说此刻包成木乃伊的布条解开许多,不过为了防止伤口感染,有些地方还是包裹着的,多少能够瞧得出一些来。

  我和五哥之前就有过统一解释,倒也不会隐瞒太多,只是告诉她,说我们碰见了一个叫做摩门教的邪派组织,这些人藏身于冰川之中,我和五哥为了救人,费尽周折,方才将楚领队他们几个给救了出来。
  小郭姑娘欢喜雀跃,说楚领队活着回来了?
  我点头,说对,人应该在临时医务室那边吧,除了他,还有另外三位女同志。
  小郭姑娘说想去看看,我说对,去瞧一瞧,他们心里挺脆弱的,有熟人在旁边陪着,应该会好一点儿。
  她问我,说你没事吧?
  我说皮糙肉厚,倒也耐得,并不妨碍什么。

  小郭姑娘此番过来,就是想确定一下我的情况,知道我在里面还有事情,也不多做打扰,说一会儿我再来找你,然后转身离开了,我望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回到了房间里来。
  回来之后,才发现五哥将事情已经简单地讲完了,那赵司长看了我一眼,然后对张励耘说道:“励耘同志,此事你应该最有发言权吧?”
  日期:2015-11-16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