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9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摇了摇头,说:“这样太张扬了,我又不是什么领导,还配警卫,到时候风言风语又得不少,我是没关系,影响到张省长就不好了。我再想想办法,情况要是实在不对,就让项瑾他们回北京。在北京,想必那些人的手也没伸的那么长。”
  高成汉说:“这样也行。行了,那你去陪你的老婆孩子吧,我先回去了。”
  梁健要送他,被高成汉拦下。梁健也就没再客气。他和高成汉之间,从开始的伯乐和千里马的关系,到现在,也已成了朋友。加上,高成汉不是个喜欢客套的人,正好梁健也不是个喜欢弄客套的人。
  送走高成汉后,梁健宽慰了父母几句,就进了房间看项瑾。项瑾抱着霓裳,小家伙躺在妈妈的怀里,闭着眼睡得正香,是不是还吧唧下嘴。那肉嘟嘟的脸,粉嫩嫩的,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
  梁健轻轻上前亲了一下,抬头时,突然在项瑾脸上也偷了个香。项瑾娇羞地嗔了他一眼,看得梁健心里酥酥麻麻的。不过,他还有事要跟项瑾说,就收起了心里那些旖旎的心思,在项瑾身边坐了下来。
  梁健斟酌了一下,开口:“总是让你因为我而担惊受怕,很抱歉。”
  项瑾看他,说:“夫妻之间不就是应该风雨同舟吗?放心吧,我没这么脆弱。”
  梁健看着她,又低头去看霓裳,说:“要不,你跟霓裳先回北京住几天,等治水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你们再回来。”

  项瑾沉默了好几秒都没有说话。梁健有些诧异,抬头看她,发现她正看着自己。两人目光撞在一起,项瑾说:“上一次回北京后,我想了很多。我跟你之间,这日子还很长,今后难保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难道我每次都要跑回北京吗?现在爸爸还在,那如果有一天爸爸不在了呢……”
  “别瞎说,爸爸他还很年轻呢。”梁健打断了项瑾的话。项瑾吐了下舌头,继续说道:“我只是个假设,但爸爸总有一天会老,会离开我们,那时候我又要躲到哪里去?”
  项瑾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现在霓裳还这么小,梁健真的不敢冒险。梁健还想再劝,可项瑾虽然一直很善解人意,但骨子里其实是个固执的人。她说:“我已经决定了,我跟霓裳都会陪着你,哪里也不去。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家人一起面对。”
  梁健知道劝不动,也就不再劝。伸手将项瑾搂入怀里,她的发香飘入鼻尖,他忽然想起了另一个人,如果是她,她会怎么选?
  梁健想,她应该也会和项瑾一样吧。忽然之间,梁健发现,其实胡小英和项瑾在性格上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她们表面温和,其实骨子里很坚强,对认定的事情,很执着。只不过因为胡小英一直从政的缘故,她温和的一面,很少有人能体会到。
  梁健轻轻叹了一声,项瑾问他:“怎么了?”
  梁健撒了个谎:“没什么。就是有点担心。”

  项瑾宽慰:“没事的。你放心,我会照顾好爸妈还有霓裳。而且,我觉得,上次培友人的事情之后,他们应该不敢再这么嚣张了。”
  梁健却不这么认为,狗急还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这些人呢。不过,他这话并没有说出口,不想让项瑾心里增加压力。
  横申印染的夜访事件,也让高成汉对横申印染开展行动加快了步伐。隔了一天,梁健就接到了高成汉秘书的电话,邀请梁健一起去横申印染视察。因为仓促,随行的人并不多,除了一个罗建新之外,其余的只是几个办公室主任。
  这样的一次视察行动,横申印染肯定早就收到了消息。但因为高成汉这个决定下的很是仓促,所以横申印染就算知道了,也来不及充分准备。
  早上九点,前前后后一共四辆车,浩浩荡荡的从省政府出发。车队还没全出省政府大门,里面就有电话穿越宁州市上空飞到了横申印染那边。

  横申印染这边,立即动了起来。张全带着一行人,穿过偌大的厂区,到厂区门口的马路上候着。
  今天的天空是灰色的,阴沉沉的。早上梁健来上班的时候,还能在天边看到一丝阳光,此刻却是完全阴了下来。风也大了起来,卷着树叶和灰尘呼呼地往人身上扑。厂门口的那些人,平时都是坐办公室的,都穿得比较少。此刻风大了起来,一个个都缩了起来,没多久,不少人的嘴唇都冻紫了,尤其是几个女的,穿得套裙黑丝,此刻更是站在风中瑟瑟发抖。
  有人忍不住,向着站在最前面的张全请求:“张总,这天看着像是要下雨了,要不让几个人回去拿几把伞吧。”
  张全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身后的一群人,说:“那就叫两个人回去拿一下,快去快回。”
  张全话音刚落,那几个女同志就争着说:“我去。我去。”
  张全看了她们一眼,说:“女同志再坚持一下。”说罢随手指了两个男的,让他们回去一趟。女同志见不能走,只好又哀求男同志帮忙带件衣服来。
  那两人刚走,张全又回头问刚才跟他说话的人:“那边车间里怎么样了?你去看看。让他们把那些都遮好了!”
  那人立即也去了。过了大概五六分钟左右,去拿伞的两个男同志就回来了。他们手中除了伞之外,还抱了好多件衣服。两人刚把衣服分完,这天果然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雨来。众人还没来得及把衣服穿上,又赶紧急急忙忙地开始撑伞。才刚撑起伞,这雨就大了起来,一时间又是风又是雨的,这伞根本就没多大用。没过多久,不少人的下半身都湿透了。
  有人开始抱怨:“这领导到底什么时候来?再不来,我们就冻死在这里了。”
  有人附和:“是啊,这鬼天气也真是,早上还好好的,说变天就变天,说下雨就下雨,都大冬天了怎么还跟夏天一样?”
  ……喷嚏声,抱怨声都闹作了一团,张全想训斥几句,可是他也是冷得不行,抓着雨伞的手都在抖,想了想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这时,雨幕中,终于出现了几个黑色的影子。
  有人喊了一句:“车来了。”
  张全忙朝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一行人冒着雨迎了过去。
  梁健与高成汉坐在第一辆车上。按照常理,梁健是不应该坐在第一辆车上。毕竟,还有个罗建新副市长。梁健虽然是副厅级,却比罗建新低了半级,加之又是边缘部门,没有实权,相对来说就差了一些。但高成汉却邀请了梁健与他坐同一辆车,罗建新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车快到的时候,梁健就透过车窗看到了门口的那乌泱泱的一片人。他皱了下眉头,说:“这些人怎么这么大雨还等在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