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9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洪达伟见刘展借着调查名义要把自己的手下人全都带走,立即拦在刘展面前说,既然是调查情况,为什么不把另一方挑衅打架的人也全都拷走,而是带走开发区的人,有你们这样办案的。
  刘展本来就是帮着自己的外甥出气来了,见洪达伟纠缠不休,用电啊警棍指着洪达伟的鼻子说,滚,老子看你好歹是个领导,给你几分面子,你要是再不识抬举,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连你一块带走。
 
  洪达伟据理力争说,你这样是胡乱执法,滥用执法权力。
  刘展冲着他大喊一句说,你信不信,你再多说一句,我把你也给拷了,到了派出所估计如何说你,那就是我说了算。
  洪达伟见刘展一副流啊氓模样,心知,要是自己当真一直阻拦,这种事情想必他真能做得出来。于是,洪达伟只得冲着自己的司机说了一声,回开发区。洪达伟知道现在事情不是自己能解决的,必须向秦书凯汇报。
  顾云昌一帮人见洪达伟已经离开,开发区一帮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全都被来的派出所的人拷上,这些人全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欢呼胜利,嘴里还说,***,不张开眼看看,和老子斗。
  在众目睽睽之下,魏长威等人被押上了警车,带离了现场。
  再说,洪达伟上车后,立即向秦书凯作了汇报,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向秦书凯汇报。
  秦书凯听完了洪达伟的汇报后,心里也是异常气愤,他原本想要先让人把顾哲明叫过来,问问他为何如此出尔反尔,转念一想,既然顾哲明今天事发之际,不接洪达伟的电话,说明对于这件事的发生,他是心知肚明的,必定早就想好了应付自己的理由,自己只要通知他过来,他当着自己的面,自然会有一番准备好的推托之词。
  犹豫了片刻,他决定,还是要先解决魏长威等人被带走的问题,下属们在底下卖命的工作,最后却落得这样遭人欺负的下场,自己这个一把手要是不出面替他们找回公道,岂不是要寒了下属的心。
  秦书凯心里琢磨着,既然这位派出所长如此牛逼,必定是有所依仗,即便是自己这个开发区的一把手亲自出面,只怕他也不一定会给自己面子,与其如此,不如让他的直管领导过来收拾他,可是普水县公丨安丨局的单琴一向跟自己不对眼,要想要解决问题的话,恐怕还要请市局的魏副局长出面比较合适,毕竟魏长威也被牵连了进去。

  秦书凯主意打定后,拨通了魏副局长的电话,把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遍后,对魏副局长说,魏局长,要是把这事层层报到普水县公丨安丨局,只怕那帮人走程序又要花半天时间,魏长威是年轻小伙子,在里头别在一言不顺,被那帮人弄的吃了苦头,自己可就没法像魏副局长交代了。
  魏副局长听了秦书凯的话,立即着急起来,毕竟此事涉及到自己的侄儿安危大事,他作为叔叔的自然不敢大意。 再说,这次心里也很有底气,这次只要出面,只要认真,单琴也是要害怕的,真的闹起来,就是单琴的老秦人副市长也会保不住她的位置。
  魏副局长知道现在下面公丨安丨人员素质的低劣,很多时候根本就不会按照什么法律办事,那些有点职位的公丨安丨干警,把位置当成是发财和个人发泄的工具,在很多事情面前,那就是公丨安丨说了算,这也就是为什么报纸网络经常报道公丨安丨战线胡作非为的事情比较多的原因。
  很多报纸说,公丨安丨队伍的败类不少,早该好好整治了,特别是派出所胡作非为,损坏了公丨安丨队伍的整体形象,小偷小磨不管,公然抢劫破不了案,却对抓赌特别上心,很多下岗职工没事干打点小麻将,被抓送到拘留所,没收钱财,不开具任何收据,很多老百姓说,公丨安丨比国民党时期的丨警丨察还要坏。堂堂公丨安丨局如此胆大包天的胡作非为,究竟因为什么,到底依靠了谁?人民才是纳税人,纳税人纳的税居然都给了这些为非作歹的“官爷们”,究竟法力何在,天理何在?

  作为局中人,魏副局长知道那是因为公丨安丨有着所谓的拘留等权利,普通的百姓在法律的淫威前面,是没有人愿意和干和法律来较真的,除非是有权的人,只要较真,那么公丨安丨必然落败。
  魏副局长就说,秦书记,自己现在正在开发区附近的一个乡镇搞一个三进三帮,现在就准备到那个派出所,十几分钟后立即赶到派出所看看情况再说,你现在在那儿?
  秦书凯就说,自己已经在赶往普水的路上,估计要20多分钟才能到普水,自己到普水后会和魏副局长联系的。魏副局长和秦书凯谈好了很多的事情,立即让驾驶员开车,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往派出所。
  再说,这个时候,魏长威等人已经被刘展命人带到派出所的审讯室,开始了审问程序。
  刘展亲自坐镇,问魏长威等人,姓名,年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
  魏长威等人一一作答后,刘展问起今天打人事件的起因,知道聚众行凶是什么罪吗?
  魏长威知道自己的叔叔不会不管自己,再说自己今天那是绝对的有利,而***派出所竟然如此的胡作非为,大声回答说,今天的事情那是顾云昌纠集一帮人暴力抵抗开发区正常的拆迁工作,还动手伤人在先,现在公丨安丨局应该把动手先打人的一方抓过来审讯才对,为什么一味的只是抓了开发区的工作人员过来,如此的乱作为,我想开发区会按照正常的程序上告的。
  刘展本来对魏长威就不感冒,现在见魏长威出言定撞,心里自然更加的不爽。心里想,我就是胡乱作为,又能怎样,谁都知道单琴和秦书凯那是水火不容,即使做过了,也最多被批评一下,其实单琴说不定心里高兴着呢。
  刘展冲着魏长威说,小子,到了这里,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到了这儿,我是老大,我要审问谁,就审问谁,你照实回答问题就行了,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到时候我会给此时定性的。
  魏长威也是个倔脾气,见刘展说话根本就不讲道理,于是冷着一张脸说,既然公丨安丨机关不讲道理,我也懒得跟你废话,我又没有犯法,我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我就是要看你如何定性今天的事情。
  刘展见魏长威不给自己面子,做了多年的公丨安丨还没有遇到这样的货色,到了派出所还**的装逼,还讲什么道理,那真的苦头吃少了,气的冲着身边的一个丨警丨察说,这小子不识抬举,把他带到里屋去,让他先清醒一下,然后让他好好的交代。
  刘展说完,站起来,就到别的办公室,看其他的公丨安丨干警审问其他的人去了。

  再说,那个干警听了刘展的,立刻过来,对魏长威说,走,小子,到了后面,马快你就不狂妄了,马快就会叫老子为爹了。说完,把魏长威押着带到里面的小房间,进了房间后,就拿着手里的电啊警棍指着魏长威说,小子,蹲下。
  魏长威的心里有底,毕竟他的叔叔是市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他哪里会把这样狗仗人势的小喽啰放在眼里,也知道让人蹲下,后面那就是对人进行体罚。
  魏长威根本没蹲下,冲着对自己大喊的警员说,我可要警告你,我没犯法,凭什么要蹲下,你想干什么,这样是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到了法庭上到时候你能不能保住你的这身衣服,那是你要考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