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声令下,陡然之间,陆左和朵朵的面前,就多了一大蓬的箭雨。
  那玩意就好像一瞬间就出现了。
  我在远处瞧见,心中倏然一紧,然而瞧见这些箭雨即将射下来的时候,却突然好像遇到了什么屏障一般,一下子就变得混乱起来,纷纷贴着陆左和朵朵的身子滑落而去。
  对方并不信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一蓬的箭雨出现,结果再一次落空。
  如此连续出现了十几波的箭雨,一直到那些家伙将身上所有的箭支都射空了,这才诧异的发现一件事情。
  他们所有的攻击,都没有任何效果,那些箭支,连一根都没有射中。
  陆左和朵朵身边的箭雨密密麻麻,几乎将他们四五米的空地都给射满了去,却没有一根射在了他们的身上。
  事情就是这般诡异。
  那些守卫看呆了,而骑在披甲蜥蜴身上的那家伙则举起了手中一把巨大的斧头,狂声怒吼了起来。
  他一吼,周围的人都陷入了疯狂之中,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就朝着陆左这边冲来。
  箭射不到你,砍还砍不死你?

  眼看着这一大群的敌人蜂拥而上,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我们都已经能够感受得到那种压迫性的力量了,然而陆左却平静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或许在他看来,目前的状况,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只是一个小场面。
  对于他经历过的一切来说,这真的算不得什么。
  当最近的人,已经快冲到了他面前来的时候,陆左方才缓缓地举起了右手。
  他手一伸,远处篝火的火焰突然间就是一涨,火舌朝着这边蔓延过来,然后在瞬间将地上的那些箭支都给点燃,使得陆左的身边,一下子就化作了一片火海。
  火焰在瞬间就将这些人都给淹没,然而在跳动的火舌之中,我却能够瞧见陆左和朵朵所站立的地方,就好像是龙卷风的风眼。
  他们那儿,一丁点儿的火焰都没有,平静得可怕。
  我在远处瞧见,止不住地惊叹。
  我之前一直不理解陆左的修为尽失,为何还能够让那些飞龙坠地,而此刻同样也不能理解陆左为何能够操纵那些火焰,并且让它变成自己的力量,压制住对方嚣张的气焰。
  看得出来,陆左浑身的气劲空空如也,却并非手无缚鸡之力。
  那个蜥蜴骑士瞧见手下十几个人一下子葬身火海,顿时就气愤不已,挥着手中的斧子,直接冲入了火场。

  他的身上带着浓烈的杀气,那些火焰似乎也被这煞气压制,陡然减轻了许多。
  而就在这个时候,朵朵终于出手了  。
  她将手中的棍子猛然一举起来,然后腾空而起,从上而下地将棍子砸落下去。
  我下意识地抓紧了一对拳头,担心着朵朵,而旁边的二春则笑道:“朵朵这棍子是有来历的,叫做药师佛慈悲棍,那家伙即便是十二门徒之一,也未必能挡!”
  仿佛是印证了她的话语,朵朵手中的棍子暴涨一倍,直接砸落下来。
  那蜥蜴骑士举斧来挡,结果被连人带着斧头、带着蜥蜴,给直接砸下了火场那儿去。
  双方好像在僵持,而这个时候,陆左则举起了左手。
  号令,冲锋!
  我还没有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呢,就听到毛球和阿奴一声大吼,率先冲出了黑暗,而在它们的身后,那二十多个蓄势待发的野猪骑士也在一瞬间启动。
  它们如同潮水一般,呈扇形展开,然后朝着前方的守卫冲去……
  铁骑铮铮,烈焰跳跃。
  战斗在五分钟之后结束,那些野猪骑士在之前表现得相当的软蛋,然而面对着自己曾经的战友,却无情地举起了屠刀来。
  在场的所有守卫,没有一个能够活命,统统都被削去了头颅。
  唯一一人还在坚持。
  火场中的那蜥蜴骑士,从头到尾,都被朵朵用药师佛慈悲棍给压制着,既不杀他,也不让他动弹。
  当我们走到跟前来的时候,陆左将手挥了挥,那些火焰就仿佛听到了他的指挥一般,纷纷熄灭了去,而他则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烧得漆黑的箭支,走到了那人的面前来,平静地说道:“新摩王的十二门徒,个个都挺有名的,我允许你报上自己的名号。”
  那人憋红了脸,方才吐出了一句话来:“蜥蜴统领都昌。”

  陆左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了左手,在那人的脑门上摩挲了一会儿。
  那人本来是怒目圆睁、势不两立的态度,然而过了十几秒,眼啊眉毛啊,都突然变得柔顺了起来,眼帘低垂,直接一咕噜跪倒在了地上去,将额头紧紧地贴在了焦黑的土地上。
  陆左说蜥蜴统领都昌,我们要上去,带路吧。
  那人木然地站了起来,根本就不管身下那奄奄一息的披甲蜥蜴,动作僵直地走向了不远处的入口。
  陆左要送我们回去,不过却让毛球、阿奴和二春,率领着这一群大获全胜的野猪骑士,在此驻守。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我和五哥,随着陆左、朵朵一起,在那都昌的带领下,一路朝上而行,走了许久,前方突然有光明传来,却是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呼吸着这寒冷的空气,我神情为之一清,而就在这时,一路带领着我们上来的那蜥蜴骑士,却陡然倒在了洞口。
  陆左望了外面一眼,轻轻叹道:“走,我送你们离开。”
  陆左向前走,路过那蜥蜴统领都昌的时候,轻轻抬起脚来,跨过了他的身子,仿佛迈过一道门槛一般,云淡风轻,视若无睹。
  他能够如此平静,我却不能。
  路过那家伙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瞧了他一眼,发现此人七窍流血,死得十分恐怖。

  我心中方才明了,这家伙刚才之所以如此合作,并不是屈服于陆左的“王霸之气”,而是在脑门被摩挲的那一下,给陆左下了蛊毒。
  很多人都告诉过我,说陆左是苗疆蛊王,手段神出鬼没。
  又有人说,陆左离开了金蚕蛊,什么也不是。
  然而此刻,我却见识了他的手段。
  当真是匪夷所思,让人觉得惊叹莫名,实在是天马行空,难以觉察。
  陆左率先走出了通道,而在门口的看守,给朵朵用手中的那药师佛慈悲棍给一一降服了。
  那是两个体型跟阿奴一般模样的巨汉,不过并非虎头,而是类似于熊一般的脑袋  。

  看得出来,冬日玛挑选守卫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块头大。
  能够被挑选出来守卫通道的,绝对是十分厉害的高手,然而却并不能发出半点儿的声息来,就给朵朵给撂翻了,这情况让我想起了之前和我五哥突围的情形,当时可是要了我们的老命,再对比此刻的轻松,让我对于朵朵这个梳着小西瓜头的女孩儿,莫名多了几分敬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