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8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省厅负责人你看他,他看你的看了一会,才有人开口,说:“宁州市的情况,确实要比其他地市复杂一些。这种复杂,不仅仅在于污染,还在于人际关系。建新同志主持宁州的治水工作,确实也是有苦难言。”说到这里,正在罗建新脸色稍稍松懈的时候,话锋忽然一转,说:“不过,难归难,这水嘛,还是得治的。现在是生态经济嘛,经济已经上去了,这环保方面也得跟上。”
  罗建新的脸色又难看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人发言都和这人说的差不多。梁健心里暗自嘲讽,这些人见风使舵的本领倒是挺好,如果今天主持会议的是周云龙,恐怕刚才不过后面这几句话就不会说出来了。
  这就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官场的人,一个个都精得跟猴一样。
  这些人都发言完了之后,张省长看向杜省长,说:“杜省长,你是分管水利的,对宁州市的情况也是了解的,你是怎么认为的?”

  杜省长想了想,回答:“宁州市,可以说是重灾区。这几年因为重点发展经济,宁州市的水环境污染已经很严重了,治水迫在眉睫。不过,有一句俗话说的好,这饭一口吃不成胖子。这治水也不是一天,一月就能成的。我认为,建新同志说的也有一定道理,这宁州市情况负责,治水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应该徐徐图之。”
  徐徐图之,自然是不行的。这治水,越是拖就越是治不成。这一点,不仅张省长,梁健知道,在场的人其实心里都清楚。
  张省长看向了高成汉,说:“来,成汉同志,你来说说你是怎么看的?”
  高成汉想了下,然后说道:“对于宁州市的情况,我也了解过一些。我认为,越是复杂,就越是要够快够狠,快刀斩乱麻才能斩得清楚,斩得赶紧,否则就是藕断又丝连,扯不干净了。这治水,就是要快。”
  高成汉刚说完,罗建新抢着说道:“高市长这话,说的倒是轻松。这快刀斩乱麻,也要刀够快才行啊!这宁州市这么多的大企业,不少企业,关系都通到北京了,我们这把刀,在人家眼里,跟把水果刀一样。”
  “水果刀也是刀,关键在于是什么人拿着。”张省长忽然说道,罗建新听后,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张省长这话,明白地说了罗建新不如高成汉。
  梁健对于张省长这话也有些意外。以他对张省长的了解,他很少会这样直接,况且,这罗建新好像是华剑军那一边的。
  梁健猜不透张省长具体是怎么想的。只听得张省长问高成汉:“如果换做是你来主持宁州市的治水工作,你会怎么做?”
  这话一出,罗建新的脸立即沉得都能滴下水来了。在场的人也都惊住了,包括杜省长。虽然张省长说的是如果,但谁知道这如果会不会变成真的?谁知道这如果是不是代表着张省长已经有让高成汉替代罗建新的想法了?
  在场的人,心里顿时都起了风浪,都在不停地猜测着,连接下去高成汉说了什么,都没仔细听了。
  相比于他们,梁健要好些,他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而且,对他来说,如果高成汉真能调到省里来,也未必不会是一件好事。
  高成汉想了有十秒钟,才回答:“虽说,快刀斩乱麻。但,这第一刀不能随便下手。我觉得,应该选一家有代表性的企业,作为第一个目标。只要这第一刀成了,那么后面的事情,阻力就会相对小很多。就算是水果刀,也能快起来了。”
  高成汉的办法,其实说白一点,就是杀鸡儆猴。张省长听后,眉头微皱,陷入沉思,不知是在想高成汉的这个建议是否可行,还是在想到底哪个企业比较适合当这第一只鸡。这时,杜省长忽然发话:“那成汉同志觉得,哪个企业比较合适?”
  高成汉想了下,说:“目前我对宁州市具体情况还不是很了解,我需要研究一下,才能给杜省长一个答案。”
  高成汉的回答,很是负责。确实,他并不是宁州市的本土官员,对宁州市并不了解。若是随口给出一个企业名称,无疑是不负责任的。
  这时,张省长忽然看向了梁健,问:“那梁健同志觉得,哪个企业比较合适呢?”
  这场会议进行到现在,除了刚开始提到梁健被委任为治水顾问的时候,张省长看了梁健一眼后,后来,就一直没看过梁健。梁健坐在这里,就像是一个隐形人,又或者说,像是回到了以前的秘书生活,他只是负责记录。
  而此刻,张省长的目光一落到他身上,梁健坐在这里的意义就产生了变化。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梁健感觉到了一丝压力。对于宁州市的状况,他并不是十分了解,贸然给出答案无疑是不智的。宁州市的那些大企业,多多少少都和政府里的人有些关系,梁健随口说出一个名字,说不定就会得罪不少人。但,若是他和高成汉一般回答,那必然会让张省长失望,甚至,也会影响到张省长,毕竟他能坐在这里,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张省长。至少,在别人眼里看来是如此的。

  梁健不能想太久,否则就不好了。但也不能不想,梁健一边估摸着时间,一边飞快地搜索着脑袋中对于宁州市企业的信息。幸好,当初治水行动开始时,他做过些功课,昨天得知要来开会的时候,他同样也做了功课。所以,此刻心里也不算是完全抓瞎。
  他在脑袋里飞快地将那些个大企业的名字罗列了一下,忽然他一下就定在了横申印染这个名字上。
  梁健心底一笑,想就它了。
  梁健想着,就说出了口:“我觉得,横申印染就很适合。”横申印染的老总培友人已经死了,且因为培友人牵涉到了几个刑事案件,对于横申印染的打击也是比较大的。所以这段时间,横申印染真是低调的时间。而且,培友人一死,之前那些与培友人有着密切关系的官员,也都暂时和横申印染脱了节,此时动手,恰是时机。
  张省长听到梁健说出横申印染这四个字的时候,看了一眼梁健,似乎是在说:你小子不会是公报私仇吧。
  梁健或许存了一点公报私仇的心,但看宁州格局,若说最适合当这第一只鸡的,无疑就是横申印染了。
  张省长没有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了杜省长,问:“明亮同志,觉得如何?”
  杜明亮问:“横申印染是不是就是老总死了的那家?”
  张省长点头,说:“横申印染现在正是困难时期,最怕的就是政府去捣乱,所以,他们一定会配合我们。我觉得梁健这个主意出得很好。”
  张省长都已经说了很好了,杜省长自然不会反对,其他的人也不会反对。
  横申印染就这样成了治水行动的第一只被杀的鸡。
  会议结束,已经临近午饭时间。走出门的时候,高成汉和梁健一起被叫住,张省长看着他们两个人,说:“中午一起吃个便餐吧。”说着,他又看向走进来的萧正道,问:“接下去还有安排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