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5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般的鸟都是有颜色的,看名字这“白鸟”就不像什么“好鸟”。如果说大岛出身陆军提倡军事同盟还说得过去的话,这白鸟可是纯粹的外交官出身。1914年白鸟从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后就进入了外务省,先后在满洲、香港、美国和德国的使领馆任过职。1930年白鸟担任了外务省的情报部长,从此开始与军部来往密切。受军部的影响就此开始主张实行强硬外交,积极推行日本的大陆扩张政策。“九一八事变”之后,白鸟就站在关东军的立场上积极主张不惜退出国际联盟亦要独霸满洲。他还提出了独特的观点,“就像美国为了修建运河而承认巴拿马是一个国家一样,我们承认满洲国也是为了建设它”。后来白鸟又先后出任瑞典、挪威、丹麦和芬兰公使,断言斯拉夫人与日本人注定要在亚洲发生冲突。1936年回国后的白鸟一直鼓动缔结三国同盟。他嘲笑民主已经过时,宣称“集权主义肯定将成为未来的政治哲学”。这时候让强硬派的白鸟出任驻意大利的大使,瞎子都能听出是想干什么的。

  1938年8月12日,外务省迫于军部的压力向内阁会议提出关于日德结盟的方案。此时是近卫文麿第一次内阁执政。外务省提出的意见是:明确将缔约目的限定在苏联一国的范围内。在11月11日五相会议上,内阁根据外务省的建议初步形成了以下意见:“本协定的矛头主要针对苏联,即使英法等国站在苏联一边变成我们的敌人,也不要以英法等国为对象。”
  外务省提议、政府内阁会议通过的决议竟然遭到了大岛浩一个小小驻外大使的强烈反对。大岛浩表示,“倘若矛头直针对苏联,三国协定则难以谈判成功”。大岛浩代表的是日本陆军的意见,由于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坚决支持大,内阁意见出现严重分歧。
  对陆军提出的针对所有对手缔结协议的意见,反对最强烈的反倒是日本海军。因为这一条约的签署意味着日本未来很可能要与英美为敌。与英美的战争肯定以海军为主导。此时登场亮相的就是战前日本反战的三驾马车:米内光政、山本五十六和井上成美。无一例外的是,这三人都是海军“条约派”被清洗之后的幸存者,——赞成与英美合作的加藤友三郎之忠实信徒。
  在陆军和海军的这种对立没有得到丝毫缓解的情况下,1939年1月,第一次近卫内阁因无力解决中国事变而宣布倒台,这一事情也就暂时不了了之。
  日期:2016-01-08 22:01:46
  1939年1月5日,原枢密院议长平沼骐一郎受命组阁。在新组建的内阁中,海军大臣米内、陆军大臣板垣继续留任,关于三国同盟的矛盾对立面依然存在。

  平沼首相刚刚把人凑齐,新开张的第二天也就是1月6日德国就迫不及待地再次提出了缔结同盟条约的要求。半个月之后的1月19日,平沼内阁召开五相会议对与德国的结盟建议进行了研究。最后会议终于达成一个了妥协方案:
  一是条约矛头主要针对苏联,但根据情况也把英法等国作为对象。
  二是在以苏联为对象的情况下当然要进行军事援助,但在以英法等国为对象的情况下是否进行军事援助及援助的程度如何要完全根据当时的情况来决定。
  三是对外宣布时则说是防共协定的延长。
  按说新政府已经做出了决定,你驻外大使只有无条件执行的份儿。然而大岛浩和白鸟敏夫联手对内阁的决议再次表示坚决反对。大岛在3月4日给外务省的的回电中说:“谈判时若提出如此建议,只会招致德国和意大利的轻蔑。”他主张无保留、无条件地实现三国军事同盟。

  大岛这一偏激的态度终于激怒了政府首脑。宫内大臣汤浅仓平认为大岛就是里宾特洛甫的走狗,他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天皇的外交权。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愤怒地提出罢免大岛浩。在3月13日的五相会议上米内大怒道:“政府已经提出了最后方案,但驻外大使固执己见、拒不执行,是何道理?!”
  即使如此大岛浩依然毫不屈服,他再次申辩:“倘若不能组成军事同盟我就辞职。如果我辞职,内阁恐怕也难免倒台。”一个小小的驻外大使就能有如此的能量?答案是有的,因为他的背后不是外务省,而是日本陆军。连外务大臣有田八郎都抱怨说:“大岛大使与参谋本部之间有什么电报来往,外务省一无所知。相反外务省的电文却马上被陆、海军获取,然后从中挑毛病来进行攻击。”
  大岛和白鸟根本不把政府的指示放在眼里,他们于1939年4月2日和3日分别会见了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和意大利外长齐亚诺,当被问到“万一欧洲爆发战争,日本是否有决心站在德意一边参战”时,这两人立即拍着胸脯保证:一旦欧洲爆发战争,日本一定参战。在国内的会议上,有田外务大臣提出“对两位驻外大使擅自代表国家对德意两国表态参战之言必须予以纠正”,此言遭到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的厉声斥责。板垣声称驻外大使代表国家,所讲之话不能收回!平沼骐一郎不敢惹怒军方,只含糊地表示“要用间接的方式取消两大使的表态”。米内光政再次强烈要求将擅自表态的大岛和白鸟召回国内,但遭到板垣的反对依然未果。

  这一事件惊动并惹恼了裕仁天皇。4月11日,他叫人把板垣叫进宫去狠狠臭骂了一顿,指出两大使擅自表示参战之意触犯了天皇的“外交权”。骂完之后的天皇也只有叹气,“现在的陆军很让人为难。总而言之,不到被各国逼的走投无路,不到丢掉满洲和朝鲜的时候,他们是绝对不会觉醒的”。到底是天皇,说的也基本都对,不过他说漏了台湾和澎湖列岛。
  看到日本扭扭捏捏逡巡不前,希特勒等得不耐烦了。1939年5月,德、意两国率先缔结了所谓的《钢铁条约》,这是德、意、日三国之间第一个军事性质的协定。
  《钢铁条约》的签订虽然使德意军事同盟具备了法律的形式,但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可以说是似有实无。不但没有成立制定联合作战计划的机构,甚至于两国的参谋本部人员也很少接触。尤其是希特勒的很多决定往往都是灵机一动的神来之笔,其本国的高级军事将领事先都可能毫无所闻,所以他更不会事先告诉墨索里尼。希特勒几乎都是在行动之后,才会向墨索里尼作一个礼貌的象征性“报备”。

  在德国人眼中,意大利人是最不能保密的,况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不怕狼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朋友。有德国将领甚至提出,意大利对于德国实在是个包袱。如果意大利能中立到底,则对德国的贡献可能会更大。一句最著名的话就是,“如果消灭意大利需要十个师的话,那么保护他反而需要二十个师”。
  德国最后的失败也验证了中国的一句名言:交友不慎害死人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