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8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这个问题是问不到梁健的。但梁健一个妇联副主席坐在这里,无疑是比较突出的。既然杜省长问到梁健了,梁健不能不回答。但对于宁州市的状况,他也并不是十分了解,贸然给出答案无疑是不智的。宁州市的那些大企业,多多少少都和政府里的人有些关系,梁健随口说出一个名字,说不定就会得罪不少人。但,若是他和高成汉一般回答,那必然会给杜省长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无形中,会让张省长的形象也会受到影响,毕竟他能以一个顾问的身份坐在这里,是少不了张省长的影子的。

  梁健不能想太久,否则就不好了。但也不能不想,梁健一边估摸着时间,一边飞快地搜索着脑袋中对于宁州市企业的信息。幸好,当初治水行动开始时,他做过些功课,昨天得知要来开会的时候,他同样也坐了功课。所以,此刻心里也不算是完全抓瞎。
  他在脑袋里飞快地将那些个大企业的名字罗列了一下,忽然他一下就定在了横申印染这个名字上。
  梁健心底一笑,想就它了。
  梁健想着,就说出了口:“我觉得,横申印染就很适合。”横申印染的老总培友人已经死了,且因为培友人牵涉到了几个刑事案件,对于横申印染的打击也是比较大的。所以这段时间,横申印染真是低调的时间。而且,培友人一死,之前那些与培友人有着密切关系的官员,也都暂时和横申印染脱了节,此时动手,恰是时机。
  杜省长听到梁健说出横申印染这四个字的时候,愣了一下,旋即他也不做评价,只是转头问周云龙:“你觉得如何?”
  周云龙看了一眼梁健,眼神中的意味似乎在说:你小子不会是公报私仇吧。梁健坦然地迎向周云龙的目光。或许他存了一点公报私仇的心,但看宁州的格局,若说最适合当这只鸡的,除了横申印染之外,别无其他。
  周云龙只考虑了一秒钟,就回答:“我觉得可以考虑。横申印染现在正是困难时期,最怕的就是政府去捣乱,所以,他们一定会配合我们。杜省长,你觉得呢?要不就这么定了?”
  杜省长说:“行,那就横申印染吧。”
  横申印染就这样成了治水行动的第一只被杀的鸡。
  周云龙发生意外,今天的会议本来是推迟的,但张省长却通知说,照常举行,由他亲自主持。
  凌晨的时候,梁健到家已经快五点了。稍微眯了一会,就去了单位。稍微靠了一下,喝了杯茶,提了提神后,通知了一下人秘处后,就去了会议室那边。
  他到的时候,是八点四十分。还有二十分钟,会议才开始,大部分人都还没到。这一次会议,和上一次不一样,主要是针对宁州市范围的。所以,其他地市的市长应该都不会来。
  考虑到参会的人级别可能都要比梁健高一些,即使职称一样,但人家都是实权在握的人,梁健一个妇联副主席也没办法比。所以梁健特意早到,免得有些人心里不舒服。

  梁健稍微坐了一会,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进来,是高成汉。看到高成汉出现,梁健是有些惊讶的。高成汉能出现在这里,说明,凌晨在回去的车上,那几句对话已经在实现了。
  梁健站了起来,与高成汉打招呼。不过,这会议室不是聊天的地方,两人稍微聊了几句,就不再说话,各自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会议快开始的时候,副省长杜明亮来了,他刚坐下,张省长也到了。这一次会议,人数并不多,总共十来个人,除了梁健之外,都是相关省厅负责人,还有一位副市长—宁州市罗建新,和一位市长—永州市高成汉。唯独他梁健,坐在这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在场的人几乎都清楚梁健的事情,时不时这目光瞟向他时,总是都带着些不一样的味道。梁健早已经习惯这些目光,倒也不在意,放松地坐在位子上,等待会议的开始。

  会议开始,先由杜明亮说话。原本,如果主持会议的是周云龙,第一个说话的,应该是周云龙。但今天换成了张省长,杜明亮就只能代替周云龙了。
  杜明亮先是将周云龙的事情说了一下,在场的人,除了高成汉之外,都已经知道了周云龙发生意外的事情,所以也不惊讶。说完之后,杜明亮看向张省长,问:“梁健同志的事情,要现在说一下吗?”
  张省长回答:“说一下也好。”
  杜明亮点头,然后将梁健被委任为治水行动顾问的事情说了一下,在场的人虽然有些惊讶,但都很快就接受了。毕竟,这治水行动顾问的名头,只是个虚衔,叫着好听而已。能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上,这些人都是些人精,自然不会为了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名利的虚衔去得罪张省长。
  梁健的事情说完之后,会议开始进入主题。张省长发言:“治水行动开始至今也有三个月了,各个地市的成效各有不同。其中成绩最为突出的,是永州市。所以,这一次会议,特地请了永州市市长高成汉同志来讲一讲他的治水经验,希望宁州市能从中借鉴到一些。”
  这一次的治水会议本来就是针对宁州市安排的,宁州市是江中省的省会城市,也是发展最快的城市。正因为发展快,所以在水域的污染问题上,也甚是严重。更因为发展快,境内工业发达,人际关系也很是错综复杂,所以这治水行动开展起来,可谓是江中省第一难城市。治水行动开始到目前为止,例如永州市和镜州市,成效很是明显,其余的一些地市,虽然没有永州市这么立竿见影,但也在逐步改善。唯独,宁州市,尤其是松塘江流域,改变甚小。此刻又被张省长点到,让宁州市借鉴永州市的经验,无疑就是在说,宁州市的治水行动不如永州市。梁健看到,坐在高成汉右边的罗建新脸色有些难看。

  上一次的会议当中,罗建新作为宁州市治水负责人是第一个发言的,当时他发言消极,带头带得很不好。周云龙还被气得不轻,却一直忍着没说什么。这一次,主持会议的是张省长,相比于周云龙,张省长要直接了许多。不过,也可以理解。罗建新虽然是副市长,但宁州市是江中省的省会,副市长的级别是厅局,和水利厅的厅长是一样的级别。但,张省长是省部级的,这当中相差了好几级。张省长自然就不需要注意什么。

  张省长才说完,杜明亮忽然接过话,说:“这宁州市和永州市情况不太一样。宁州市是省级市,发展快,企业多,自然就情况复杂一点。这样,要不先让建新同志把宁州市目前的情况说一说,成汉同志呢,听一听。”说着,他转头看向张省长,问:“张省长,你觉得如何?”
  张省长点头:“那建新同志就来说说吧。”
  罗建新的说辞,和上一次相比,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无非还是强调了宁州市关系复杂,牵一发动全身。罗建新一边说的时候,一边偷偷瞄着张省长的脸色,一番话说得小心翼翼。但,一直到他说完,张省长的脸色都没什么变化。梁健在旁边看着,心里却在想,这罗建新也真是够可以的,这治水行动是张省长提出的,他也曾公开表示过,他对治水的决心。这罗建新现在当着张省长说这么消极的话,和摸老虎屁股有什么差别?

  罗建新说完后,杜省长正要说话,张省长忽然看向其他的几个相关省厅负责人,说:“来,你们也说说对宁州市治水行动的看法。”
  日期:2015-07-23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