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愣,说我需要做什么?
  陆左说我现在待在地底,两眼一抓瞎,对于地面上的情况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子肯定不行,所以我需要有一个人,代为联络,我想来想去,朵朵不能离开我,二春没脑子,小叔毕竟手段有限,唯有你,几乎没有人知道你我的关系,而你的未来有无限可能,或许能够承担得了我对你的期望……
  听到陆左的话语,我顿时就感觉肩上多了许多责任,也不由得激动起来,说左哥,有什么话,你说就是了,我帮你办。
  陆左点头,说我这几日,在准备一些方案,等你伤好之后,我就带人反攻那地底出口。
  我诧异,说摩门教应该会有所防备吧?
  陆左说对,不过我会让莫赤和那老朋友在地底深处露面,假装作是我,吸引摩门教的注意,然后我们这边声东击西,将地底出口打通——我们目前实力太浅,并不能占据那里,只能将你和小叔他们送出去,然后撤回。不过也无妨,我留在地底颇为无聊,陪摩门教和那新摩王交交手,也能够重新培养我的战斗嗅觉……

  他一身修为不在,却毫不在意,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表现出了强烈的信心和大宗师的气度,让我也不由得自信起来,说左哥,我出去之后,需要做些什么?
  陆左说三件事情,首先第一件,你去我老家敦寨苗村,老宅那儿,帮我取一个牌位……
  我点头,说好。
  陆左又说,第二,帮我找到小妖,那小妞儿跟我置气,私自去找虎皮猫的鸟蛋儿,结果不见了踪影,我担心她听到我们的消息之后不知所措,又或者胡来,你得帮我找到她,知道不?
  我说好,没问题。
  陆左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让你出去,最重要的,其实是第三件事情……”
  第三件事情。
  陆左重重地停顿了一下,伸过手来,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一字一句地说道:“尽管我知道这件事情会很困难,但是我不得不拜托你了——如果有机会,请一定想办法,帮我找到虎皮猫大人的蛋!”

  我愣了一下,说啊?
  陆左说你可能不理解虎皮猫大人对于我们的意义——这么说吧,倘若没有它,就没有今天的陆左、萧克明和朵朵,甚至就不会有当今天下。说句夸口的话语,它是为了天下苍生而毅然选择寂灭的,我不能够让它被坏人所利用,也不愿意让它再无回阳之期。当然,这件事情,我和老萧都没有办成,并不指望你能做什么,但是我终究还是只能够寄希望于你的身上了……
  听到陆左的感慨,我突然间对那个神秘的鸟蛋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来,郑重其事地说道:“好,我尽力。”
  陆左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们离开之后,这地底出口想必会又被摩门教关闭,不过无事,你若是有什么消息要联络我的,且去日喀则的白居寺,找一位叫做江白的喇嘛;如果他不在,而事情紧急,你也可以直接找到白居寺的上师,申请与宝窟法王见面,由他们传话给我——可懂?”
  我点了点头,说好的。
  陆左瞧见宛如木乃伊一般模样的我,叹了一口气,说老弟,虽说你拜入了敦寨苗蛊门下,但我却并没有能够帮你什么,反倒是连累你如此奔波疲劳,唉……
  我说这算啥,倘若没有你,我说不定早已死去,坟头都长了青草呢。
  我说起了在进藏之前,曾经有跟给我下蛊的人打过交道,陆左点头,说中原道门和佛教,虽说已经成为了当前的主流,甚至连舶来的基督教都大兴,但并不代表苗疆巫蛊就没落了;事实正相反,越了解了这里面的东西,就越会发现,苗疆巫蛊所传承的上古巫法,有着许多法门所不能及的纯粹,给你下蛊的,说不定真的就是潜藏着的巨头,你在外也需得小心才是。
  如此又聊了一阵,我感觉精神有些困倦了,陆左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趁着这几日外面兵荒马乱,你且先养伤,我正好将你的修为捋一捋,尽一尽我这当师父的责任,免得被一小姑娘给比下去了。
  我满脸欣喜,说如此最好了,我这些天来,心中可有许多疑惑呢。
  陆左说到做到,在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又重新找到了我,了解了我此刻的修行进度之后,对我进行了比较系统的讲解和调整。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是敦寨苗蛊的修行总纲,里面不但有各种法门、手段,还有许多增长见识、五花八门的知识,不过到底还是太过于深奥和复杂,我即便是有了虫虫的帮助,对很多事情,都还是一知半解。
  但陆左却并不一样,他对此研究得已经是十分透彻,这里面除了自学之外,还涉及到了宗教总局的一位大佬。
  那名大佬姓许,许映愚,曾经是敦寨苗蛊的前辈,洛十八的弟子,后来不知道怎么着就投身民族解放运动,南征北战,最后成为了朝堂人物,继而又成了有关部门的高层。
  陆左的成长,少不了这一位长者的扶持,敦寨苗蛊一脉的传承,在他那儿也得到了最大的延续。
  修行这回事,并非照本便能宣科,必须得有人手把手地教你,答疑释惑。
  譬如咒文,同样的语句,从陆左的口中说出,和我的口中说出,就仿佛两个截然不同的东西,其中的炁场变化,以及对于周遭事物的影响和波动,都不是我所能够比拟的。

  这里面涉及到了许多东西,包括对于真义的领悟、语速的变化以及咬字的语感,种种讲究,都是一些基本功。
  而只有这个时候,我方才知晓一点,那就是陆左虽说修为丧失,但是却并非废人一个。
  他曾经站在过这世间的最巅峰,对于底层规则的感悟和利用,并非常人所能及也,尽管他此刻修为不再,但是那种大宗师的领悟和境界却仍在,对于炁场的把控和掌握,也通通存留。
  他可以随随便便挥一挥手,就让人感觉如陷泥潭,也可以念一声咒,让周遭光怪陆离。

  越是失去了本体的力量,他对于周遭的炁场的把握和利用,就越发的娴熟。
  他走向了另外的一条道路。
  那就是道。
  人力有时尽,小宇宙终究不能与这世间的万物所相提并论,而倘若能够让自然之力、风霜雪雨为自己所用,那才是真正呼风唤雨、移山填海的大拿。

  他已然尝试着走上了那一条道路,并且已经走出了一片新的天地来。
  也正因为如此,他方才有信心能够与那个让茶荏巴错世界谈之色变的新摩王对抗,而并不仅仅只是依靠着朵朵、莫赤他们的帮助和支持。
  除了给我讲解《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以及手把手地论及九字真言和法印之外,陆左还传了我另外两套东西。
  《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
  《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力上经》。
  都是正统巫藏,不过一为“巫蛊”,一为“巫力”,前者论述天下间的奇蛊术法,而后者则是讲述了通过修行,锻炼出身体里的巫力。
  所谓巫,上者为天,下者为地,而有“人”存于其间,则为巫,传说中的上古先民,从开天辟地的盘古血脉中诞生的大能,于洪水中哀求上天,于山火中挣扎求存,于疫病中伏尸万里,于凶兽爪牙之下血流成河,最终成为了与神并立的存在。
  日期:2015-11-14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