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8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上后,马雅又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了一声坐。
  梁健坐了下来。
  马雅也没给梁健泡茶,只是端坐在梁健的对面,看着梁健,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什么。梁健心想,这马雅现在的态度,和之前初见时相差这么大,估计是因为吴阿姨的事情。果然,马雅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和吴阿姨有关。

  她说:“听说,你中午和吴仙梅聊了很久?”
  梁健回答:“也不是很久。一餐饭的时间吧。”
  马雅眉头微皱了一下,沉默了几秒后,说:“不是跟你说过,让你这件事别管了吗?”
  梁健耸了下肩膀,说:“我不找事,事找上我。吴仙梅为了等我,专门躲在女厕所里蹲我。我也是没办法。”
  梁健说的话,并不假。只是他没说,他之所以管这件事,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同情和他的责任。

  马雅听了梁健的话,眉头又皱了一下,然后说:“今天就算了。你刚来这里,不清楚情况也是正常。以后,这吴仙梅再来,你就不要见她了。她精神有问题,说的话,信不得。”
  梁健看了马雅一眼,然后才说:“好的。以后,我会注意的。马主席,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马雅想了下,说:“没了。”
  梁健笑了笑,站了起来,说:“我待会有个会,要回去准备下会议资料,马主席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马雅愣了一下,问:“和维权部的那几个人?”
  梁健回答:“应该是,我不是很清楚情况,让人秘处通知的。”
  马雅说:“好的。那你去忙吧。”
  梁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坐在那里,想着马雅这前后判若两人一般的态度,心中对吴仙梅的事,就更加的好奇了。他一定要弄个清楚。
  三点的会议,到会的人并不是很多。有几个,说是有事,没来参加。梁健并不介意,听了这些女同志的工作汇报后,他注意到有两个女同志的汇报,做得很详细。而这两个女同志他都认识,一个是小语,一个是小温。
  小语是维权部,小温是负责信访接待的。
  梁健看了两人一眼,将她们两个的名字,记在了心里。会议结束,已临近下班。梁健想了想,做了一个一天工作总结,然后存到了电脑里。

  下班回到家中,项瑾正和母亲一起准备晚饭。两人在厨房说笑着,看着很是和谐。项瑾和母亲之间,很少见这种画面。梁健愣了愣后,心情忽然大好。自古婆媳的关系最难处理,项瑾虽然知书达理,母亲也是个善良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两人就一定能够和平相处。所以,自梁健提出让父母留在这里后,梁健心里一直有担心,怕项瑾和母亲之间的关系处不好。但此刻看到两人和睦,他这一直有些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梁健正看着两人,这时项瑾转过头来,一看到他,吓了一跳,旋即轻拍着那高耸的胸脯,笑嗔道:“你怎么回来了一个声也没有,吓死我了。”
  母亲听到项瑾的声音,也回过头来,看到梁健,笑道:“回来了啊,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今天的菜,可都是项瑾做的哦。”
  母亲的脸上,有种光芒,这种光芒中混合着骄傲,开心,幸福等多种情绪。梁健愈发的开心。
  他洗了手,去看了看霓裳,霓裳睡得正香。走向客厅的时候,项瑾迎了上来。他搂住她的腰,在她唇上偷了个香,惹得项瑾笑着嗔他。两人笑闹了一阵后,项瑾问他:“第一天工作如何?还适应吗?”

  梁健想了下,说:“还行,就是第一天就碰到了点棘手的事情。”
  项瑾问:“能搞定吗?”
  梁健笑:“应该没问题。”
  项瑾说:“那就肯定没问题了。”
  做秘书的时候,梁健总是会比正常上班时间早一个多小时起床。现在不做秘书了,梁健早起的习惯,却一下子改不过来了。清晨的风,带着点泥土的芬芳,扑在脸上,已有了初冬时凛冽的寒意。

  梁健跑了半小时,带着汗意,看着树上几近枯黄的树叶,脑袋里的思绪,从吴仙梅,转到了自己身上。
  虽然中国有句话叫做女人半个天。但,妇联,在整个政府机构中,确确实实是一个比较边缘的部门,尤其是对一个男人来说。
  进入妇联,是梁健所没有料想到的。毕竟,一个男人去妇联做领导,这实在是开了先河的事情。而他分管的还是妇女维权这一块。妇女维权,在妇联里是一块比较重要的工作,但也是一块容易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今后的工作,怎么开展,并不见得会比做秘书时轻松。不过,梁健也没有产生太多的担心,既来之则安之,他全力以赴便是。
  梁健运动完,吃过早餐,然后就去了省政府。刚进省政府的大门,就听到电话响。梁健拿出来一看,心里某个地方,就跳了起来,带着些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

  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起来。梁健没等对方说话,就开口解释道:“我刚在开车。”
  “上班路上?”对方问了一句。
  “嗯。”梁健应了一声,然后沉默。几秒的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梁健拿着手机,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刚想打破沉默,对方抢先开了口:“我听说你被调到妇联了。”
  “是的。”梁健回答。
  “能适应吗?”对方问,语调中,透出一丝丝的关心,不那么明显,却让梁健心里的那片湖上,起了一阵微风,吹皱了整个湖面。

  梁健想说,不适应。想说,在这段时间,他其实很多次都想给她电话,但他不能。还想说,其实他想忘记她,可是,总是在不经意间,她的名字,她的身影,就会从他的心里跳出来,蹦跶两下。他最想说的是,他想不想她想的很辛苦。
  可是,这些他都没说,他也不能说。他说的,只是简简单单的还行两个字。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很久,忽然说:“我想见你。”
  梁健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什么时候?”
  只是,话刚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他想起了项瑾,想起那些天,在他人生几乎是最危险的时候,项瑾的信任和陪伴。他不能再对不起她。可是,话已出口,他若再反悔,对此刻电话另一端的胡小英,无疑是极大的伤害。他虽然已经决定要疏离胡小英,可是,伤害她,他做不到。
  胡小英说:“我到了会打电话给你。”
  胡小英现在已经是镜州市的市长,自从那次在公路上,两个人擦肩而过后,他与她再也没有单独的见过。一切都好像从那一天起开始变了。
  梁健在车里坐了很久,才下车。胡小英的电话,扰乱了他的心湖,从停车场走到办公室的路上,他一直都有些恍惚,甚至迎面走来的人和他打招呼他都没注意到。
  日期:2015-07-22 19: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