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7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一边飞快地思考着,一边劝道:“阿姨,您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给人看到也笑话,您都这么大年纪了,动不动就跪,对身体也不好。您说是不是?”说着,他沉吟了一下,说:“您看这样行不行,您先起来,跟我回我的办公室,我们坐下来慢慢聊。我保证,这一次,我哪里都不去,好不好?”
  许是梁健说得诚恳,这吴阿姨犹豫了一会后,半信半疑地问:“你说的是真的?”
  梁健点头保证:“一字不假。”
  吴阿姨终于肯起来。梁健忙扶着她,往楼上走去。两人进了办公室,梁健想了想,把办公室虚掩了一下,并未完全关住,却也可以阻挡下路过的人的视线。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想到了马雅包括这整个妇联对待这吴阿姨的态度。他总觉,这吴阿姨的事情中,似乎有些问题。所以,他想仔细听吴阿姨说说,不想很快被人打扰了。
  梁健给吴阿姨泡了一杯茶,然后在吴阿姨对面坐了下来。刚坐下,梁健忽然想起来,这吴阿姨估计还没吃午饭。一问,果然没吃。梁健想了想,翻出了通讯录给人秘处打了电话。接电话的女人是之前和他一起吃饭的某一个。

  听到梁健说,让她帮忙去食堂打包一份饭菜回来的时候,她有些惊讶,随口问了一句:“梁主席,你不会是刚才没吃饱吧?”
  梁健笑道:“不是,有个人在我这边,还没吃饭,所以劳烦你帮忙去打一份饭。”
  梁健客气,虽然又要跑一趟食堂,那女子倒也没什么不开心。挂了电话后,梁健对吴阿姨说:“阿姨,您先坐坐,我让同事去给你买饭了。”
  梁健的周到,让吴阿姨有些不好意思。她慌忙摆手,说:“不敢让主席给我买饭。我待会回去吃就行了。”

  梁健说:“没事,就是一份饭。您年纪大了,饿久了,对胃不好。”说完,梁健拿了笔和本子,放到身前,问:“您的事情,您是打算现在说呢,还是待会吃过饭再说?”
  吴阿姨听得梁健终于要听她说事情了,不由有些激动,立即连声道:“现在说,现在说。”
  梁健忙道:“好的,那您慢慢说,我听着。”
  吴阿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将她心中那些已经憋了有些天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刚开始的时候,她总是情绪激动,后来,许是梁健的态度影响了她,她也慢慢平静下来,讲述的时候,也连贯流畅了许多。
  事情大体是这样的。吴阿姨今年也六十二了。和他的丈夫,结婚已经有四十多年了。原本一直很好。可是前两年,她丈夫退休后,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丈夫原本也是机关单位工作的人,上班的时候,很忙,经常加班,即使后来退到二线了,也应酬比较多。终于等到他退休了,吴阿姨想,这下可以不用总是见不到人了。刚开始的时候,是还好,他除了偶尔出去喝喝茶打打麻将之外,一半的时间,倒也都是陪着她。可过了半年之后,他渐渐,又开始不着家了。

  刚开始,吴阿姨只是以为是他跟人打麻将,直到有一天她出去买东西,发现他陪着一个女人在逛街。
  女人不是很年轻,但比她年轻的很多。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长得也不算好看,但身材不错,浓妆艳抹。用吴阿姨的话来形容,就是一个妖精。
  起初,吴阿姨以为自己看错了。但,这之后,她也留了心。她发现自己丈夫的退休金,总是花得很快。以前每月会交给她一半,后来就没了,以各种借口赖掉。吴阿姨终于起了疑心。一次,她丈夫竟然一夜未归。她打了一夜电话,都没人接。回来后,两人大吵了一架,她丈夫索性就搬了出去。至此之后,几乎不回来。
  吴阿姨托人去找,都说找不到。她没办法,去了区妇联,区妇联那边,问了她情况后,说让她回去等消息。可她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她又去了市妇联,还是一样。她没办法,才闹到这里来。可是,这边的人,也总是不肯给她个说法。她已经不知道还能去哪里,就只好在这里耗着。
  梁健基本清楚了情况,看着吴阿姨擦去眼角隐隐的泪水,他忍不住好奇问道:“吴阿姨,冒昧问一句,这省政府,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吴阿姨愣了一下,旋即说:“就这么进来的啊?”
  听到这回答,梁健也是愣了一下,又问:“那大门口的警卫不拦你?”
  吴阿姨闻言,微微笑了一下,说:“警卫认识我。不拦我。”
  梁健依然觉得有些奇怪,但刨根问底,并不太好。所以就暂时放下了这个问题,看了看本子上做的记录,问吴阿姨:“那你知道,你丈夫现在住在哪里吗?”
  吴阿姨听后,似乎有些犹豫。梁健见了,说:“阿姨,您只有说清楚了,我才能想办法帮你。”吴阿姨这才点头回答:“我知道。之前他有一次回来过,他走的时候,我跟了他。”然后,吴阿姨将一个地址,报给了梁健。报完之后,立马又嘱咐到:“主席你可千万别让『警』察上门去抓他。他这个人,最看重面子了。要是报了警,他会恨死我的。”
  梁健看着吴阿姨脸上浮现出的焦急,这种神情不是作假。心底不由起了些恻隐之心。他点头应下。
  梁健又问他:“那阿姨您的意思是希望他重新回到您身边来是吗?”
  吴阿姨点头,叹了一声,说:“我和他这么多年了,现在半截身子都快入土了,离婚也没啥意思。况且,我这一辈子,就他这么一个男人,习惯了,不舍得。”
  吴阿姨的话,简单,却透出了他们这一辈那种无论如何,不肯离弃的朴实情感。不像现代人。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以前的人东西坏了想着修,现在的人东西坏了,就想着换。
  梁健又询问了吴阿姨子女的联系方式。吴阿姨,却不肯给。梁健劝了好久,吴阿姨才说出真相:“女儿和儿子都不同意我来闹。说丢人。他们都已经结婚了,有自己的孩子,要是闹开了,确实不太好看。所以我也理解。”
  梁健又问:“您别怪我冒昧,我想知道,那您为什么又好几次的来这边找领导呢?”

  吴阿姨犹豫着,正准备回答,门被敲响。办公室门,并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这轻轻一敲,就打开了一些。吴阿姨做的位置正好是斜对着门口的。站在外面的那位女同志,透过缝隙只看到吴阿姨的小半个身体,她觉得这身影有些熟悉,但又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梁健没让她进来,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打开门,接过了女同志手里打包回来的饭菜。
  梁健说:“多少钱,回头我给你。”
  女同志笑说:“你刚才都请我们吃大餐了,这还算什么钱呀!”说着,她的目光就往梁健身后瞟去。梁健看到了,却也不想挡。让她看到也好。
  女同志终于看清办公室里的人是谁,不由愣了一下,口中轻声问道:“主席,她不是走了吗?怎么在你这?”
  日期:2015-07-22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