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左笑了,说*说过,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样,我们就可以把敌人缩小到最少,只剩下帝国主义和本国的少数亲帝国主义分子——这话儿,好像是《*文集》第七卷的内容,我觉得很不错……
  我呃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说。

  瞧见我的表情,陆左笑了,说好吧,那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屁话,实际的情况是,我给这些人下了蛊,任何人但凡敢有妄动,生死立销,而朵朵和莫赤则负责跟他们洗脑——我现在实力受损,经不起消耗了,弄点儿手下,免得到时候吃亏。
  我愣住了,说莫赤这么厉害?
  陆左说对,我在地底碰见他的时候,也挺意外的,后来才晓得他是误入了茶荏巴错,然后碰见了我一个老朋友,就留了下来,在地底传道呢。
  我听得不是很懂,也不敢多问,说哦,若是这帮家伙肯降服的话,倒也还算不错。
  陆左看了我一眼,说你的事情,五哥只讲了一部分,至于前面的事情,你来跟我讲一讲吧。
  他的话语里,虽然是在商量,但语气却很坚定。
  他需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方才能做出后面的决定。

  陆左不但是我的堂哥、我的师父,还是我的偶像。
  我以前听二春说过他许许多多儿的事迹,然而只有当我真正读懂那《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的时候,才知道他能够成长到今天这模样,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除此之外,他还有着让人为之惊叹的天赋才情。
  一个凭着《镇压山峦十二法门》而自学成才,并且成为世人为之敬仰的顶尖高手,除了敬仰,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他。

  所以我不会对他有任何隐瞒。
  从在寨黎苗村遇到许鸣、雪瑞以及虫池化身的虫虫,到陪着虫虫重走北上路,到在四排山附近遇到余领导时知道了他出了事情,决定中途而废,前往茅山,等等一系列发生的事情,我都事无巨细地跟他讲明。
  事实上,这一切我憋在心中许久,也不知道该找谁倾述,此刻却也是说得一通畅快。
  我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从头讲到尾,足足花了一个多时辰,那篝火上的飞龙肉都已经被人分了精光,吃饱喝足的众人找地方歇息去了,另外五哥和毛球等人则在安排警戒的事宜。

  我讲得十分认真,也没有问太多别的问题。
  听我讲完之后,陆左一声长叹。
  他说蚩丽妹此人,惊才绝艳,即便是一份记忆、一丝气息,铸就的虫虫也是让人叹服,你能够与她有缘,着实是不易,这段感情,你千万得珍惜,为了我这点儿破事而放弃,实在有些得不偿失啊。
  我说这倒不是,你出事了,我倘若置之不理,真的说不过去,我自己都未必能够原谅自己。
  陆左笑了,说若是以前,我或许会骂你,说你辜负了美人恩,过来这儿,也没有半毛钱作用;不过听到小叔拉着我讲起你那么多的事迹,这话儿也就说不出口了——你的进步,当真是一份大大的意外惊喜。
  我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说哪里,若是厉害,就不会变成这副熊样了。
  陆左摇头,说你身上有两种东西,我很欣赏,一种是勇,即便是面对不可能的强敌,也有敢于亮剑的勇气;一种是义,为了刚刚相识不久的朋友,就能够抛头颅洒热血,不畏死亡……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之前的时候,我还有些怀疑,觉得你未必能够有什么出息,但看来我错了,老萧却押对了!”
  提到萧克明,我略微有些担忧,说听应颜长老说他为了给你洗去嫌疑,去了幽府,会不会有事儿啊?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陆左的脸上多出了一分生动的表情来。
  的确,有一个能够愿意为自己赴死的兄弟,实在是件不可多得的事情。
  他沉默了两秒钟,然后摇头说道:“幽府那儿,我们以前也曾经去过,老萧天山大战之后,虽说也受了重伤,不过实力并未消减,此刻过去,想来没有几人能够为难得了他,而他即便不敌,保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至于他那掌门之位,说起来不过是一个累赘,他天生向往自由,不爱权斗,若不是为了陶真人的遗愿,他自己早就挂印而去了。”
  我说也是可惜……
  对于这个,陆左和小叔的态度一般,冷冷地笑着说无妨,茅山日后,说不定还会求着老萧回去当掌教呢。
  呃,你们就这么自信?

  那个一脸猥琐的道士,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魅力啊,让你们这么放心?
  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将积累在我心中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左哥,大凉山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外面都已经闹翻天了,你怎么还能够这么淡定呢?”
  听到这个问题,陆左沉默了好一会儿。
  过了许久,他方才说道:“具体的情况很复杂,我不能够告诉你太多,因为这是在害你。不过我可以跟你讲的是,第一我绝对没有做出他们所说的事情,我是清白的;第二点,这一次的敌人,远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强大,而且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参与其中,针对我这事儿,仅仅只是开端,我估计用不了多久,茅山、龙虎、崂山以及整个中原道门、宗门和佛教之地,都会遭到席卷……”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天啊,到底是谁,竟然会有这样的能力?难道是那邪灵教卷土重来了?
  陆左摇头,说邪灵教大势已去,虽说会死灰复燃,并且还会推波助澜,但绝对不是主体。我在没有查明彻底之前,不会透露什么,而且布鱼说得对,从此以后,在别人的面前,你千万不要说明你我之间的关系,知道么?
  我说好,我懂的。
  陆左长叹了一口气,说当初抛头颅洒热血,却不知道竟然还会有这般的事情,当真是知道得越多,越感到畏惧啊……
  我说那你现在该怎么办,那些人往你身上泼脏水,就这么由着他们?
  陆左摇头,说我其实也想了一路,一直在这里,方才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世间,很多时候,道理是讲不清楚的,唯有实力,才能够让那些跳梁小丑感到恐惧。
  我说可是你现在……
  陆左说对,我现在几乎等同于一废人,即便回去,尽力澄清自己,也最终会被人污蔑,打入牢狱之中;所以我需要重回巅峰,这事儿很难,但并不是没有办法,我听莫赤说过,这茶荏巴错之中,有一处神奇的地方,传说中有当年女蜗补天的五彩神石,倘若我能够得到,便能够修复损耗的经脉,恢复修为,所以我不能离开。
  我听到,心中激动,说那我陪着你一起去找那玩意儿?

  陆左摇头,说不,那事儿我和朵朵去办就好了,你有你的事情,我需要你去做。
  日期:2015-11-1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