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0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叔父瞪了薛笙白一眼,道:“二十年前,范文宗和他媳妇儿在湘西遭了难,我出手帮了一把,所以才结下的交情!那时候,范文宗的媳妇儿怀着孩子——就是你了?”
  “对。”范瞻冰说:“就是晚辈。这事儿爹娘多次提过,可我实在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您。”
  “嗯。”叔父又问那“复哥”道:“你刚才说怪不得也是这意思?”
  “不是。”那“复哥”微笑道:“我的意思是,怪不得一掌就打飞了我,原来对手是相脉阎罗!我本来沮丧的很,想死的念头都有了,可现在感觉神清气爽,沾沾自喜!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还不够格跟相脉阎罗交手呢,我今天算是拣着了!”
  “马屁精!”薛笙白低声嘟囔了一句。
  叔父只当没听见薛笙白的话。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叔父的脸色已经缓和多了,问那“复哥”道:“你叫啥名字?你的本事……你不是范家的吧?”
  “晚辈不是范家的。”那“复哥”道:“家父江公伯吾,跟红叶道长是兄弟。晚辈江道复,族中排行第十四,因此又称江十四。”说罢一指那矮个儿的男子,道:“这是晚辈的族兄,江道成,别名江十三。”又指四人中最后的那女子,道:“这是晚辈的兄嫂,茅山派的外门弟子,籍贯安徽阜阳,因为家临颍水,所以姓夏,单名一个颍字。”
  日期:2016-01-07 23:20:00
  “哦,这样啊。”叔父道:“说了一圈,都不是外人。就这个夏颍,也和我们同吃一川的水,都沾个颍字。只不过我们吃头,她吃尾。”
  说罢,叔父上前解了那江道成的穴道——原来在叔父把他丢在地上的时候,顺手封了他的穴道,所以他就一直没能站起来。
  穴道解开之后,那江道成和夏颍都朝叔父施礼问好,我也自己报了姓名,五大队诸人似乎不愿意暴露身份,都不吭声,江、范、夏四人察言观色,也不理会他们。
  叔父道:“除了你们四个,没别的人了?”

  范瞻冰道:“确实没有了,只有我们四个来了。”
  叔父道:“那说说吧,为啥要害我们?”
  “害你们?”那江道成瞪大了眼睛:“前辈怎么这么说?是前辈先动的手,而且把我们打得一败涂地!”
  “那还不是你们先弄点虫子,害死了我们这边俩人!?”薛笙白愤愤道:“后面又一直学我们说话,你们是何居心?!”
  “虫子?学你们说话?”江道复一愣,突然间脸色变得古怪起来,那范瞻冰也是同样的表情,两人相视几眼,竟忍不住笑了起来。
  江道成和夏颍也是忍俊不禁,四人“吭哧吭哧”笑成一堆,我和叔父面面相觑,不知他们何故发笑。
  日期:2016-01-07 23:21:00
  “笑什么笑!?”薛笙白怒道:“今天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叔父也道:“别笑了!笑得我心里发毛!”

  江道复忍着笑,道:“这事情实在是有些好笑。前辈,我看咱们是互相误会了!”
  叔父道:“误会啥了?”
  江道复说:“前辈刚才遇到的情况,是不是你们说一句话,四面八方都会有同样的回音?”
  “是啊。”叔父道:“你说你们弄这些恶弄人的歪门邪道干啥?!”
  “那不是我们弄的!”江道复说:“前辈听说过‘山语’吗?”
  “山芋头吧。”叔父说:“不但听过,还吃过。咋了?”
  “不是山芋头。”范瞻冰笑道:“是‘山语’。山水的‘山’,言语的‘语’。”
  叔父愕然道:“那是啥东西?”
  范瞻冰道:“就是这茅山脚下,这片林中独有的一种邪怪。擅长模仿各种声音,而且全都学的惟妙惟肖,真假难辨。我们也曾经吃过它们的亏,这次来,就是为了除掉它们!”
  日期:2016-01-07 23:25:00
  我听得瞠目结舌,五大队诸人也全都不信,计千谋看向许丹阳,许丹阳沉吟着,缓缓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那袁重山道:“你们莫不是编造什么谎话哄骗我们?”

  薛笙白道:“对啊,什么山语,我们听都没有听说过!”
  江道复不理会薛笙白,而是指着他们带来的四色灯笼,朝叔父说道:“前辈看见这灯笼了么?”
  “嗯。”
  江道复说:“这是我们特制的灯,蜡烛中含了专门迷翻那山语的奇香。谁想到刚进林子没多久,就跟前辈莫名其妙打了一架。你说不好笑吗?”

  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一直没有嗅到什么味道,突然就随风来了一股淡淡的香味,感情是江、范、夏四人的灯笼发出来!
  叔父提起一个灯笼,嗅了嗅,点点头,道:“是这个味儿!”
  看来是真弄错了!
  我又是好笑又是气愤,忍不住道:“那山语长什么样子?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模仿人说话?”
  范瞻冰伸手朝下指了指,道:“就在咱们脚底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