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7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叶丽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一边泡茶,一边笑着说道:“你大驾光临,我就是再忙也不忙了。来,喝茶。不要嫌我的茶叶不好哈。”熊叶丽说着将一杯茶递给了梁健。梁健接过,看着那个十分漂亮的水晶杯,有些惊讶。一般办公室内,给来的人泡茶喝得用的都是一次性纸杯。梁健笑问:“这个不会是你的杯子吧?”
  一边问,一边他的目光已经瞄向了熊叶丽的办公桌,办公桌上,并没有看到杯子。这时,熊叶丽假意嗔道:“就是我的杯子,怎么,嫌弃啊?”
  梁健忙赔笑:“怎么会?用熊大美女的杯子是我的荣幸。”
  熊叶丽笑了,说:“你放心好了,这杯子我是打算自己用的,但还没用过。正好你今天来了,就先给你用了。”
  梁健嘿嘿笑了两声,没有接话。两人就这么站着,一不说话,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熊叶丽噗嗤一声笑了,说:“看我,都没请你坐。快坐,梁主席。”
  梁健苦笑,一边坐下来,一边说道:“你就别挤兑我了。”
  熊叶丽笑着说:“这怎么是挤兑,你看,你本来就受女人欢迎,这下做了妇联副主席,就更加方便了。”

  “方便什么呀。”梁健瞪了她一眼。熊叶丽笑了一下,在梁健对面坐下来,这才正经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太灰心。你还很年轻,后面的事情谁知道呢!”
  梁健摇了摇头,道:“你也不用安慰我,我说年轻也不年轻了,都奔四了。要是在这副主席的位置上耗得时间长一点,还真不好说。”
  在熊叶丽的印象中,似乎一直都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此刻他却是一副灰心的样子。熊叶丽眼中掠过些许不忍的神色。她忽然拿起桌上的一个笔套,朝着梁建砸了过来。手法也准,一下就命中了梁健的脑袋。梁建哎呦了一声,诧异地看着她。熊叶丽笑,说:“这么灰心可不像你!别让我看不起你啊!再说了,职位好不好,其实是看人的。妇联副主席的位置,就有那么不好吗?俗话说,女人撑起半边天。你可别小看了妇联,搞不好,你梁健以后的崛起之路,就是从这妇联开始的呢。”

  梁健虽然不信熊叶丽的话,但也知道她是为了给自己打气。他感激地笑了笑,说:“好,那我就信你一次!”
  从熊叶丽的办公室出来后,梁健的心情有些不一样了。他觉得,自己的心情状态确实有些不对。就像熊叶丽说的,岗位无好坏,关键在于这个岗位上的人。而且,就算岗位不好,他梁健也要把它做好了!他要告诉某些人,他们不是想打压他吗?来呀,他不怕!
  斗志在梁健的心底,熊熊燃起,让梁健觉得昂扬无比。看来,颓废真的不适合他。他微微一笑,想通了之后,似乎来身材都挺拔了几分。回到秘书处的时候,那几个人看到他,都觉得有些诧异。眼前的梁健,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又说不清到底哪里不一样。
  没多久,这些人都收到了梁健升职的消息。但是,看到梁健即将要赴职的岗位,那些人看向梁健的眼光立马就不一样了。甚至,梁健走过有人的地方,总会留下些窃窃私语声。梁健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但,想通后的他,对这些都已经不再介意。
  梁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项瑾,项瑾说:挺好,升了。梁健知道项瑾不是看不出这副主席背后的意味,但项瑾不在乎。就像她昨天说的,她对梁健的信任和岗位无关,只和梁健这个人有关。

  快下班的时候,梁健去了一趟张省长的办公室。关于他要去妇联的消息,张省长已经知晓。张省长只嘱咐了他一句话,其意和熊叶丽劝他的话差不多。而梁健给张省长的也只有一句话:他不会让他失望。
  自从到省政府之后,张省长一直以来的信任,让他十分感激张省长。而张省长为官处世的作风,更让他敬佩。
  所以,他不会让他失望。
  后来,他又给项部长打了一个电话。自从那件事发生后,他跟他通了一次电话后,就再也没联系过。现在办公室事件,也已经告一段落,而他也算是平反了。梁健想着,应该跟他的岳父说一声。

  项部长似乎在开会,是他的秘书接的。秘书问他是否有重要的事情,要不要让项部长立即听电话。梁健觉得没这个必要,就挂了电话。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项部长给他回了电话。梁健有些尴尬,毕竟之前发生过那样的事情,虽然他是无辜的,但面对自己妻子的父亲,他依然觉得有些心虚。
  他喊了一声爸。项部长在电话那头,直接说道:“那件事,我已经听说了。吃一堑要长一智,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些。”
  “恩。谢谢爸的教诲,我记住了。”梁健诚恳说道。项部长恩了一声,又问:“工作岗位有调动吗?”

  经过这样的事情,岗位调动是正常的。项部长毕竟在政府里待了许多年了,这种还是清楚的。梁健将他被调到妇联的事情说了。项部长听后,沉默了好几秒钟,才说话:“妇联虽然不是个实权部门,但也不可小觑。既然去了,就要做好。”
  “恩。我会的。”说完,梁健又问:“爸,要不要跟项瑾说几句?”
  项部长说:“话就不说了。她这几天还好吧?”
  “恩,还好。”梁健说完又补充了一句:“霓裳也挺好。”梁健想,老爷子肯定也想霓裳了。
  果然,项部长听到霓裳的名字,声音就软了几分,说:“回头有空,发几张霓裳的照片给我。”
  “好的。”梁健应下。挂了电话后,没多久,就和项瑾两个人挑选了几张前两天刚照的照片,给老爷子发了过去。还带上了项瑾的几句话。无非是提醒他,要注意身体,别太劳累了。
  省妇联的办公地点,也在省政府内。但和省长和省委都不是一栋楼。而是在后面的一栋略旧的小楼里。小楼共六层,躲在前面大楼的阴影里,常年没什么太阳,楼里比较阴冷。这才12月初,楼里已经有不少办公室,都打起了空调。
  旧楼里,并不是只有妇联一个部门,还有好几个,都是属于边缘部门。梁健一进旧楼,就听到了一些女人的说笑声。梁健一路看过去,多数办公室都是女人为多,一些在用电脑,一些则是在三五个人聚在一起在说笑。

  这景象,和前面不同。前面办公的人,大多很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等着。而这旧楼里,呈现出来的,却是比较轻闲的一面。
  梁健想,这除了部门职能的关系之外,还有岗位上的人的关系吧。
  妇联的办公室,大多都在四楼。梁健的办公室在五楼。但在去办公室之前,他得先去参加一个会议。这个会议据说是妇联为了他这个新来的“男”主席而特地开的。会议室也在四楼,楼梯上来,转个弯,走到最后就是。
  梁健才转过弯,就撞见了一个人。这个人悄无声息地站在转角处,要不是梁健看到的快,梁健就撞上了。梁健往后退开了一步,打眼看去,只见是一个看着大约有60左右的妇女,穿得很朴素,一件白衬衫,一条黑裤子,脚上蹬了一双深灰色的平地皮鞋,款式普通。腰上还挎着一个包,有些破旧。包的款式显然不适合她这个年龄,应该是家中的女儿或者谁送给她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