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7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处长留步。”梁健走了出去。萧正道看着梁健的背影,眼神中难掩有些得意。
  到了秘书处,一进门,那些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样。曾经的省长秘书,多风光,只要熬个几年,外派出去,以后少不得是一方大员。就像曾经的丛秘书。
  但,梁健没有从秘书那么幸运。所谓,祸从天降。谁知道,半路会杀出个魏雨和王道。梁健努力调整好心里难免产生的落差,神态自若地走了进去。有人迎了上来,带着笑,殷勤地给他泡了茶。他也不谦虚,接过后,说了声谢谢,就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了下来。然后问那个给他倒茶的:“有没有什么工作安排给我?”
  倒茶的说:“梁处长坐着休息就行了,工作不多,我们几个做就行了。”
  梁健看不懂,他是想讨好他,还是想孤立他。梁健想,要不待会直接给李秘书长打电话问。他想到就做,走到外面,用手机打给了李秘书长办公室的座机。

  李秘书长听到梁建的问题后,回答是:“你的调令,这个星期应该就会下来,所以,这几天就先不安排你工作了。你就当是休息吧,好好调整一下状态,以最好的姿态去迎接新的工作。”
  梁健有些郁闷。无所事事的一天,比较难熬。他习惯了忙里偷闲,但真的闲下来,便觉得难受。
  一天终于过去,回到家中。父母已经做好了饭菜。项瑾抱着霓裳,正在给她讲故事。幼儿教育的书上说,婴儿出生后,如果多跟他说话,或者讲讲故事,听听歌,有助于孩子的智力发育。
  梁建走过去,抱了抱项瑾,又亲了亲霓裳。项瑾问他:“怎么样?今天一天还好吗?”梁建知道项瑾担心些什么,无非是一些流言蜚语什么的。他笑着回答:“挺好的。对了,我可能近期会有工作调动。”
  项瑾没有多大惊讶,问:“会离开宁州吗?”
  梁健说:“这应该不会。”
  项瑾微微一笑,说:“那就没关系。”
  梁健也笑了,伸手轻轻刮了下项瑾的鼻子,说:“那你就不怕我被调到一些闲职上,然后一辈子就这样了。”
  项瑾看着他,忽然神色认真起来,轻声说道:“我相信我的丈夫,无论到了哪里,都会是最出彩的那一个。”

  项瑾的肯定和信任,让梁健今天一天的阴霾,在一瞬间就一扫而空。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通知在三天后,终于下来了。消息来的时候,梁健正准备去楼下走走,调整下心情。总是坐在那间光线有点暗的大办公室里,心中有些压抑。
  消息是熊叶丽带来的。梁健与熊叶丽已是许久没有联系了,电话里的声音,依然性感。电话一接通,就听到熊叶丽调侃到:“梁主席,打算什么时候请我吃饭?”
  梁健对梁主席这个称呼,愣了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这熊叶丽应该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调动消息,所以来电话通知他了。只是,这主席……梁健的脑袋里,在一瞬间中就掠过好几个跟主席二字有关的职位,都是些闲职。一般这种职位,只有快临近退休,已无望升职的干部才会去。梁健心里升起些不好的预感,但嘴上,并没有表现出来。梁健看了眼周围那些已经开始将目光投向他的人,并没有立即答话,而是拿着手机走了出去。一直走到楼梯间,梁健才开口说道:“刚才在办公室说话不方便。熊大美女,刚才怎么叫我梁主席啊?”

  熊叶丽在电话那头咯咯笑了两声,说:“部里刚下的通知,你接下去,就要到妇联去上班了,省妇联副主席。”
  梁健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他问:“妇联?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熊叶丽应该是听出了梁健声音中的不对,也收起了言语中的调侃,认真说道:“是的。待会应该就有人来找你谈话了。”
  梁健没有与熊叶丽多说,他现在需要一点时间,来平静一下。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听说过,有哪个男的会去妇联,这简直就是开了一个历史先河。而且,妇联是一个没有实权的部门,此次,组织竟然将他安排到了妇联,这跟流放,有何区别。

  在他知道他的工作会有调动的时候,梁健就知道,有些人肯定不会让他到一个重要的工作岗位上去的,可是,他没想到,有些人,竟然会做的这么直接。
  他本想戒烟,可此刻,他确实需要一根烟,才能平复心中翻腾的情绪。许久,他才重新平静下来。刚走回办公室,就听到办公室的人告诉他:组织部找他过去谈话。
  与他谈话的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吴广铭。吴广铭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忽略的人,长得大众,为人也甚是谨慎,话语不多。所以,梁健对他印象也不深。
  梁健到谈话室的时候,吴广铭已经坐在那里。看到他进来,吴广铭站了起来,伸出手,准备与他握手。梁健忙接上。
  “梁健,坐。”吴广铭的笑,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梁健有些不敢肯定,这亲切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说:“吴部长先请坐。”
  吴广铭坐了下来,梁健也跟着坐了下来。坐下后,吴广铭直接开门见山,说道:“组织上经过研究,决定对你进行提拔,任命你为省妇联副主席,副厅级。你觉得如何?”

  一般谈话,都会有个铺垫。吴广铭的开门见山,让梁健有些招架不及。梁健想了一下,说:“我有些地方不明白。”
  吴广铭说:“你说。”
  梁健性格上从来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他觉得这次的安排不合理。虽然,他知道就算他大闹一场估计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是,该说的,他还是得要表达一下。于是,他说:“以往,从来没有男同志担任妇联重要职位的先例,这次组织将我安排在妇联副主席的职位上,是否有些特殊?”
  吴广铭放下了手中的笔,并没有将这句话记录下来,而是笑笑,说道:“妇联职位向来只有女同志担任,这只不过是约定俗成而已,但并不是规定。所以,你去妇联,也不算特殊,只不过是做了那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梁健想,这妇联可不是螃蟹。

  谈话,很快就结束了。吴广铭并没有问他什么,两人就像是走了个过场一样,总共持续了不到十分钟,梁建就从谈话室走了出来。
  往回走的时候,路过了熊叶丽的办公室。梁健想了想,停了下来,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熊叶丽熟悉的声音。梁健拧开门,推了进去。熊叶丽坐在办公桌后面,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睛,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看向他。
  梁健愣了一下,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带眼镜了?”熊叶丽看到他,也是愣了一下,一边摘下眼镜,一边说:“年纪大了,眼睛不行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梁健笑笑说:“可能是吴部长比较干练吧。你忙吗?忙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