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0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行,我要去阻止她!
  我直接去了礼堂那里,果然,她带着人排练,她就在台下看着,打着节拍。
  是李珊娜啊。
  监狱这次选人,几乎是点名要的,而且,交的钱,不多,大家都踊跃报名。
  我赶紧走过去,走到她身旁。
  这个女人依旧如此的靓丽,哪怕是穿着这样的囚服,哪怕是素颜。
  那双眼睛,依旧摄人魂魄。

  李珊娜用余光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打着节拍。
  我想要说什么,她竖起食指,嘘的示意我不要说话。
  好吧,那就不说了先吧。
  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我先坐。
  我坐了后面那里,看她指挥。
  一会儿后,这支舞结束,然后她对台上她们说:“大家休息一会儿。”
  然后,李珊娜喝了一口水,走过来,坐在我身边,问道:“你找我吗?”
  我看着她的脸,精致美丽至极的脸蛋,我点点头。
  李珊娜问道:“什么事呢?”
  我问道:“记得元旦晚会,你都没有参加,这次,怎么参加了呢。”
  李珊娜低头看了看地上,然后抬起头,看看台上,又看看我,问道:“这次,她们都比元旦晚会踊跃报名参加,今早下的通知,中午就报名满了,速度那么快,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说道:“为什么,是不是交钱比较少?”
  李珊娜摇摇头。
  我问:“那,难道说,是因为你们出来演出,能得到他们那些单位捐助的更多东西?”

  李珊娜又摇了摇头,说:“也不是。”
  我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什么原因啊?我,想不出来。”
  李珊娜问我:“你,真的想不出来吗?”
  我想破脑袋,真的想不出来,我问:“上面逼你们?或者,给你们减刑。”

  李珊娜问我:“平时的晚会,都是我们监狱的人,对吗?”
  我说:“嗯。对。你的意思是说,这次有外面的人,对吧?”
  李珊娜点了点头。
  我说道:“那也没什么奇怪的啊,你们表现给他们看吗?”
  李珊娜问我道:“你觉得,女人打扮得那么漂亮,是为了什么?”
  我突然醒悟:“我懂了。”
  还不是为了给男人看的啊。
  原来,平时的演出,晚会,没有这次那么响应热烈,是因为,没有男人呢。
  靠,竟然如此。

  我看着台下的大姑娘们,都那么的认真,尽管已经说休息,大家还在投入的各自各练着。
  我问道:“那难道你也想在男人面前展示自己,展现自己吗?”
  李珊娜说道:“我来这里那么久了,说不想男人,那都是假的,骗自己的。”
  她默默低头,脸红了。
  我说道:“好吧,那你看我怎么样。”
  李珊娜侧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别开玩笑了。”
  我在她腰部掐了一下,她竟然如触电般颤抖了一下,然后抓住了我的手,然后轻轻的摸了一下。
  难道,我们男人寂寞久了,看到母猪都是双眼皮的,她们女人也是啊。
  我说道:“上面有人看着。”
  我不得不这么说,因为我看到她快要亲过来了,她含情脉脉的双眼。
  我一说有人,她急忙松开了我的手,然后**着两只手,脸红着说道:“对不起。”

  我说道:“没关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本来就是动物的一种。这也是人正常的需求。”
  李珊娜说道:“想不到有一天,我会这样子。”
  我安慰她道:“没关系,以后你一定能出去的。”
  李珊娜问道:“可以吗?”
  她无奈的一笑。
  她很绝望的一笑,估计她已经不敢想象那一天是哪一天了。

  到底哪一天放出去,她不知道。
  我问道:“你是犯了什么事进来啊,无期徒刑吗?”
  她摇了摇头,说:“别问这些吧。”
  我说:“好吧,我不问了,那我问其他的吧。”
  李珊娜说道:“你问吧。”

  我问道:“你以前有过男朋友吗?”
  李珊娜说道:“当然有啊。”
  我问:“是怎么样的何方神圣,多么的英名盖世,文武双全,万中无一的男人,才当了你男朋友。”
  李珊娜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没有你说的那么出众。”
  我问:“难道是个普通的人?”
  李珊娜说:“对,曾经的同学。他很朴素,简单,一个平凡的男人。”
  我问:“然后呢?”

  李珊娜说:“我忙的时候,就分了。”
  我问:“这也算分手的理由吗?”
  李珊娜说:“两人不能经常在一起,不能相互厮守,这不算分手的理由吗。”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我觉得你,这次还是不要上台演出的好吧。”
  李珊娜问我:“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她不要上台演出呢?

  我想理由,想着为什么最好不要上台演出。
  想到了一个理由,我说道:“你看啊,你在这里隐匿着,然后你演出,然后人家都指指点点,说这不是那什么大歌星李珊娜吗什么的,这不好,丢脸啊。”
  李珊娜说道:“以前我是这么想的,可是,难道我这辈子都要这样了吗?都害怕丢脸,就不上台给别人展示自己优秀的那一面了吗。我也和普通的女人一样,喜欢男人注视着我,为我着迷的感觉。”
  好吧,这个理由说服不了她了。
  我又说道:“那,你不怕你有危险吗,人家知道你在这里。”
  李珊娜说:“还能有比现在的处境,更有危险的事么?”
  我说:“当然有,例如死亡。”

  李珊娜说:“这么活下去,我早就想一死了之了。枯燥,比坐禅还要枯燥。”
  我叹气,说道:“我理解你的这份心情。”
  看来,是无法阻止她出来演出的了,那,我怎么办才好呢。
  李珊娜看看我,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我说道:“没有。要不,你做我女朋友?”
  我尽量深情的看了看她,她是什么人物,什么级别的演出家,一眼就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我直接伸手捏了她腰部一下,然后迅速收回手,我是在试探她,如果她让我碰到她而她没有反感的样子,反应不太激烈的话,那就说明,她心里面其实已经接纳了我可以和我做好下一步的准备了。

  她是红了脸,眼神有些责怪的说道:“这里什么地方!”
  好吧,我懂了她。
  我在她耳边轻轻道:“今晚不要太想我。”
  说完我马上站起来走人。
  这么和李珊娜**,也实在是有意思啊。
  在办公室里,我昏昏欲睡,中午不睡,下午崩溃,说的就是这样子的。
  中午忙着了,没得午睡,搞得我困得要死,但还是要处理很多事,年底了事情就多,就连分配上面分发下来的东西,都弄得我头疼。
  其实这些给别人做也可以,但我自己做的话,就比较能做到公平公正,因为对女囚们来说,分配东西的话,可以没有,可以没有分东西下来,她们也不会闹太大意见,哪怕是过年,但如果分配不均,有些人多有些人少,呵呵,那就出事了要,得到的少的,百分百会闹事。
  日期:2016-01-1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