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7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项瑾没有接这句话,而是发了一条短信给梁健,梁健看到后,从那个角落中出来,走进了咖啡店。他在项瑾旁边坐了下来。魏雨看向他,笑了一下,有些凄凉。
  不知为何,看到魏雨这种状态,梁健心里感觉不到一丝的快乐。他问她:“你想跟我说什么?”
  魏雨捧着茶杯,连着喝了两口之后,才缓缓开口:“办公室那件事,我会出面澄清。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我知道你一直在找培友人。”

  听到魏雨提及培友人,梁健怔了一下。他不明白,这个时候,魏雨提到培友人这个人干什么。而且,培友人和魏雨应该不会有什么交集才对。不对……梁健忽然想到了王道,培友人和王道可是有关系的。
  梁健看着魏雨,问:“难道你知道培友人的下落?”
  魏雨点头,说:“他已经死了。”
  梁健一震。培友人已经死了?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掉了?梁健震惊无比,追问到:“怎么死的?”

  魏雨低头看着桌上那一杯已经见底的花茶,杯底残留的绯红色液体,就像是那天培友人沉入海中时,在他周围晕染开的海水,也是一样的绯红色。
  “王道杀的,我是帮凶。”魏雨没有将责任全部推倒王道一个人身上,很诚实地说出了当天的情况。梁健和项瑾面面相觑,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女子,竟然会有这样的狠心,而那个王道,竟也会如此疯狂。
  这个世界怎么了?此刻,梁健只想问这一句话。夏初荣的公丨安丨厅一直在找培友人这个人,曾经夏初荣还给过一个保证,说除非他培友人人间蒸发或者石沉大海,否则他一定能找到他。没想到,一语成谶,培友人竟真的沉了大海。也许,冥冥中真的有安排,培友人活着的时候,造了不少孽,这也算是报应了吧。
  梁健感慨无比,久久都不能平静。三人沉默坐在那里,引来了不少人怪异的目光。离开的时候,梁健劝魏雨去自首。魏雨没答应,也没否定。看着魏雨一个人穿过马路走远,那高瘦的身影,竟有几分柔弱的感觉。

  梁健心里的感觉很复杂。魏雨是一个极端的人,但若不是王道,她恐怕也不会走到如今这地步。说到底,终究还是一个情字。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只可惜,魏雨这一番情,所托非人。哎——梁健长叹一声,项瑾靠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其实,她很可怜。”
  梁健又叹了一声,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她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样地方,除了遇到王道这个畜生之外,其实跟她的性格也有一定关系。”
  梁健忽然想起,第一次他见到魏雨的场景。那天似乎是他第一天到省政府来报到的日子,他和她在走廊里相撞,原本这在电视剧里,撞出的应该是爱情,当然梁健并不希望是爱情,可也没想到这一撞,撞出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以魏雨这样的姿色,加上她又在政府里工作,她本可以很幸福的,可如今……世事弄人啊!

  事情到这里,也算是尘埃落定了。梁健想魏雨既然答应了他,应该会做到。只是,关于培友人的事情,他有些犹豫,是不是该告诉夏初荣一声。
  最后,他还是给夏初荣打了一个电话。接到他的电话,没等他说话,夏初荣就问:“你小子不赖嘛,动作很快!这翻身仗打得很漂亮!”
  梁健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然后道出正题:“关于培友人,最近有什么进展吗?”
  提及培友人,夏初荣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忿忿说到:“这培友人,还真的是能躲。我的人,到现在都没找到什么线索。”
  梁健想,没找到也是正常,人家现在都已经沉到大海里去了,估计尸体都已经没了。他说:“不用找了。”
  夏初荣一愣,问:“为什么?”
  梁健回答:“他已经死了。”
  “什么?”夏初荣叫了起来。
  梁健没有重复,他知道夏初荣已经挺清楚了,他只是很惊讶。很快,夏初荣就冷静了下来。毕竟已经是副省级的领导了,这点镇定还是有的。他问梁健:“这个消息可靠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梁健没有告诉他这个消息是魏雨告诉他的。只是说:“消息应该可靠。至于凶手的话……”梁健顿了顿,他在犹豫要不要供出王道。不过,他只是犹豫了一秒钟,就有了决定。毕竟他和夏初荣这个电话,只是像是朋友间联系一般,并不能作为证据。
  所以,他把魏雨跟他说的那些,都告诉了夏初荣,只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提魏雨的名字。或许,潜意识中,他还是对魏雨产生了一丝怜悯,想帮她一把。夏初荣听完梁健的话,感慨道:“人不可貌相,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
  梁健将这些事告诉了夏初荣后,心里也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培友人一死,他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他又给在大洋彼岸的菁菁发了个邮件,告诉了他这个消息。第二天,他收到了菁菁的回邮,只有一句话:恶人终有恶报,好!
  梁健没有再回。这天下午,他就接到了夏初荣的电话。他按照他说的,去了那座岛上,果然发现了培友人的踪迹,和那艘船。
  那艘船虽然被清洗的很干净,可他们还是找到了一些指纹,现在还没跟王道的指纹做匹配,但是应该能匹配上。
  夏初荣的电话挂断后,姚松又来了电话。他说,魏雨来自首了。听到这句话,梁健心里有些复杂。
  晚上,黄依婷出院,梁健去接她。本来项瑾不想去,但梁健觉得,或许该让项瑾见见黄依婷,也让黄依婷见见项瑾,一个只属于他们三个人的见面。
  梁健希望黄依婷幸福。
  三天后,魏雨终于自首。培友人的死亡也终于浮出水面。曾经赫赫有名的横申印染的老总莫名死亡,这本是一件可以轰动江中省的事情,但却被公丨安丨厅和政府宣传部很完美的压了下来。但外界不知道,政府里的人明面上不提,暗地里却都已经个个门清。或许是人们对女性天生就有种怜悯之情,在众人的口中,王道成了恶魔,而魏雨成了那个被蛊惑的迷失女人。
  魏雨自首前,兑现了她的诺言,还了梁健一个清白。可是,纪委那边却迟迟没有传来他官复原职的信号。梁健想,这其中恐怕又多了些枝节。
  魏雨去自首后,姚松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给了梁健一个地址,是魏雨托他给他的,一起带给他的还有一句话:有空希望你能替我去看看我父亲。
  魏雨的身世,梁健从来没有了解过。他忽然想起,那天张省长跟他在电话里说过一句话,说他或许可以去了解一下魏雨。
  梁健决定去看一看。他按着姚松给的地址,开车走了很远,才找到了那个地方,是一个疗养院。疗养院是建在一片山里,前面有个水库,环境和空气都很好。疗养院的建筑,虽不富丽堂皇,却也装修的十分舒适。梁健四处看了看,想,这里的价钱应该不便宜。他掏出手机,在上搜了下疗养院的名字,却没有找到任何相关信息,似乎很神秘。这让梁健对魏雨的父亲,又产生了一丝好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