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6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松看到黄依婷睁开眼,正想说话,却见她忽然变了颜色,眼眶通红,竟是要哭。他微愣,旋即就明白了。他在心底叹了一声,然后转身从护工阿姨接过早餐,然后轻声拜托阿姨先出去。等阿姨走出去后,房间里,就剩下他和黄依婷两个人的时候,姚松才重新坐到床边,抽了一张面巾纸递到了黄依婷的面前
  第491节 740约见魏雨
  黄依婷被这突然出现的面巾纸,给弄得怔了怔。她这才注意到,房间里,她的床边还坐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她有些狼狈的擦干了眼角溢出的泪水,然后看着姚松,忽然觉得他有些眼熟。
  她皱了皱眉,问:“我们是不是见过?”

  姚松笑着回答:“没想到大美女还能记住我这个凡人。”黄依婷被姚松语气中的调侃给逗得有些不好意思,心中的那些抑郁少了许多。
  姚松自我介绍道:“我叫姚松,你呢?”
  黄依婷回答:“黄依婷。对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姚松将昨天晚上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讲到他和梁健冲进去的那一刻,黄依婷的脸色有些难看。她声音微颤着,问姚松:“他有没有把我……”
  黄依婷没有问下去,那几个字眼,她说不出口。甚至那几个字眼在心里滑过,她都觉得脏,因为和那个畜生王道有关。姚松看着她眼睛中的痛苦神色,心生怜惜,轻声安慰:“放心,那混蛋没来得及。”
  黄依婷听到这句话,被揪到了一起的心,顿时就松懈了下来。她有些感激地看着姚松,说“谢谢。”说完,她立即就想到了梁健,她在想,他去了哪里?为什么此刻,不是他在这里?黄依婷没有直接问,只是目光却时不时地飘向门口。
  姚松看在眼里,自然明白她的目光是在找谁。他正犹豫要不要点破,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人,真是梁健。看到梁健,黄依婷的眼里,亮起了某种光芒。这种光芒,落在姚松眼里,心生渴慕。
  他忽然很希望,这种光芒有一天是为他而出现的。
  不过,他很快就将这种情绪,很好的藏在了心底,然后从床边站了起来,笑着看向梁健,招呼道:“梁处长,你过来了啊。”
  看到姚松,梁健有些惊讶。他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姚松回答:“我也是刚来没多久。”谁知道,他这话才说出口,跟在梁健后面一起进来的护工阿姨就拆穿了他:“什么刚来,这小伙子,昨天晚上你刚走没多久就来了。在这里陪了一夜。”

  梁健惊诧地看向姚松,看到他脸上羞赫的神色时,梁健有些明白了。他转而看向黄依婷,她看着姚松,表情惊讶。梁健又仔细看了看姚松。姚松是退伍武警,人长得不赖,要个头有个头,要身材有身材,关键是,性格也还好,做事负责,从各方面看,他都还算不错。梁健想,如果黄依婷能喜欢上姚松,那也是不错的。而且,若是黄依婷真能找到一个对她好的,她又喜欢的人,梁健也算是放心了。否则,他心里对黄依婷总是会有一丝愧疚。

  梁健在病房里并没有待多久,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刚走出去没多久,姚松就追了出来。看着梁健,姚松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梁健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姚松追着他出来,是为了王道的事情。说起正事,他的神色立马就认真起来。他说:“昨天按照你说的,我后来就给那个魏雨打了电话,你知道这个女人来了之后做了什么吗?”
  梁健想,以魏雨的性格,要是知道王道竟然敢背叛她,估计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吧。所以,当姚松说魏雨昨天差点将他们局的房子给掀了之后,并没有多少惊讶。
  等姚松又回了病房之后,梁健却回味着姚松的话。既然魏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那么他的计划是否可以进行下去?
  梁健考虑着,在离开医院的时候,又给魏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来。电话一通,就听到魏雨凶狠的质问:“梁健,是不是你?你为了报复我,才故意陷害的王道?”
  梁健哼了一声,说:“别以为所有人都跟你和王道一个样。陷害别人的这种事情,我不会做,也不屑做。王道之所以出事,那是他自己的问题。”
  魏雨尖叫了起来,声音中有股歇斯底里的味道:“你撒谎!就是你故意设计陷害的!”
  魏雨愈是如此,梁健就愈是能从中看出魏雨的心虚。她只不过是想用自己的疯狂,来欺骗自己。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她又怎么能骗得了自己。梁健并不会可怜她,说:“我有没有撒谎,其实你自己心里清楚!”

  魏雨忽然沉默了下来,几秒钟后,有哭声通过电话传了过来,哭声渐响,最后变成嚎啕大哭。大哭中,还有魏雨不甘的呼喊:“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我把什么都给他了?为什么?”
  她的声音,撕心裂肺。梁健忽然有些不忍。他本还有话要跟她说,但此刻,却是开不了口。他虽然讨厌她,甚至有些恨她,但此刻,听到她的哭声,这伤口上撒盐的事情,他是怎么也下不了手。
  他叹了一声,挂了电话。看来,这件事,只能等等了。
  梁健挂了电话后,驱车回家。开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张省长的电话。梁健想,张省长应该是知道了王道的事情。毕竟,王道是省书记的秘书,他出了事,也不是什么小事,张省长肯定是会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
  果然,张省长确实是为了王道才打来的电话。不过,他没问什么,只是关心了一下黄依婷,听到黄依婷没事后,又说了一句:“梁健,你这件事做得有些欠妥。”
  “是的,张省长。我需要检讨。”梁健说。张省长又说:“那你知道,你欠妥在什么方面吗?”
  梁健想,张省长能知道王道下药的对象是黄依婷,那么他应该是猜到了他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他想了一下,说:“我不应该利用女同志的清白去冒险。”
  张省长嗯了一下,又问:“还有吗?”
  梁健又想了一会,说:“我想不到了。”
  张省长说:“这件事,你欠妥的地方有两点。第一点就是你自己说的,你不应该利用女同志的清白去冒险。这一次,幸好赶去的及时,否则,事情可能会更加严重。第二点,你既然做出了这样一个计划,那应该做的更加周密,要绝对保证女同志的安全。”
  张省长的话,句句在理。这件事,梁健确实做得不够谨慎。他很诚恳的认错。张省长又问他,接下去的打算是什么。
  梁健将魏雨现在的状态告诉了张省长。张省长在电话那头顿了顿,然后说:“有些时候,强攻不行,可以试着委婉一点。现在魏雨的状态,你若是再刺激她,很可能会适得其反。我觉得,你可以试着去同情一下她,或许,她就会有所改变。”

  日期:2015-07-20 19: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