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6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保安有些为难。姚松眼神一凶,瞪着他。保安没多久,就妥协了,从裤袋里摸出了一张白色门卡,在门上一刷。滴地一声,门就开了。
  姚松率先冲了进去。梁健是第二个。保安想跟进来,但被梁健拦住了。房内的人被突然冲进来的两人吓了一跳,躲在床上,用棉被紧紧裹住,就露个头,眼神惊恐地看着梁健和姚松。
  梁健一看床上的一男一女,知道自己找错房间了,忙道了歉,退了出来。门关上,他和姚松对看一眼,姚松说:“这么找,也不是个事。要我说,我们就一间一间的进去看,还快点。”
  梁健也意识到了。这边酒店的隔音效果不错,他打电话的计策,并不好用。看来,也只能直接一点了。

  于是,走廊上房间的门,一间一间被打开。有些有人,有些没人。终于,在开到一半的时候,梁健和姚松终于找到了王道。
  他们开门进去的时候,黄依婷和王道已经抱在了一起。黄依婷显然已经不清醒了。她眼睛微眯,两颊桃红,躺在床上,口中偶尔呢喃出一声轻音,让人想入非非。不过,还好,黄依婷的衣服虽然被脱了一些,但内衣还在。倒是王道,已经赤果果了。
  房门突然被打开,闯进来两个人。王道被吓得不轻,以为是『警』察查房了,也不待看清进来的人,抓起衣服,就冲到床边,打开窗,就准备往外跳。
  梁健一看,忙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他。抱住他的同时,梁健往窗外看了一眼,原来窗外不是空的,是一个平台。
  而这时,王道被抱住,挣扎了两下后没挣开,就喊道:“我是省书记的秘书,你们想干什么?”

  梁健哼了一声,说:“我知道你是谁。你不用提醒我!”
  王道一听声音,愣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一看梁健,顿时大惊,失声道:“梁健,怎么是你?”
  这时,只听得咔擦咔嚓几声,姚松已经将手机收了起来。王道发现,叫了起来:“你干嘛?快把手机拿出来,把照片删了!”
  姚松没理他,从腰间摸出了一副手铐,瞄了一眼床上的黄依婷后,又立即收回了目光,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歪着脑袋,别扭地走了过去,盖在了黄依婷的身上。然后,才走到了被梁健抱住的王道身边,准备铐住王道。
  王道看到手铐,顿时慌了,连声喊道:“你想干嘛?我是省书记的秘书,你想干嘛!”
  姚松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涉嫌迷未婚女子,请你跟我回局里一趟吧!”说罢,拽住王道的手,硬是给他上了手铐。
  王道的神色一下子狰狞了起来,吼道:“你什么东西!竟然敢拷我!你等着,我要打电话!给我手机!”

  姚松把王道扔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拿了起来,看了一眼,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看向梁健,说:“我建议,把这姑娘送到医院去,她应该是被下药了。”
  梁健冲进来后,一直没看黄依婷,不是不想看,是不敢看。他内心的自责已经快要把他自己凌迟了。此刻,听到姚松说,黄依婷被下药了,他心里更加难受了。他转头看向床上,黄依婷躺在床上,诱人的身材被姚松的外套挡住了一半,一双均匀的长腿,交叠在一起,露在外面,散发着迷人的光泽。梁健看了一眼,就立马收回了目光,说:“你叫个救护车来吧。”
  姚松看了他一眼,然后拿出手机,给120打了电话。然后他带着王道,先回了局里。梁健等120来了后,陪着一起去了医院,等她昨晚检查,问了医生,医生说,基于她的心理状况,给她打了镇定剂,今天晚上应该不太可能会醒。梁健想着家里的项瑾,便安排了护工,打算先回家一趟,跟项瑾把事情说清楚,然后再过来。
  他刚到家,姚松便来了电话,问他黄依婷怎么样。梁健说:“我刚到家。医院那边,她打了镇定剂,今天晚上不会醒,我安排了护工在那边照顾。至于验血的结果,要明天早上才知道。”

  梁健又问了王道的事情,姚松说,这件事证据确凿,只要黄依婷的血检报告出来,就算不用蹲大牢,他的工作也肯定是没了。
  梁健之所以安排黄依婷去靠近王道,是为了刺激魏雨,然后希望她能还他清白。之前出门的时候,他虽然打了一个电话给魏雨,但是具体效果怎么样,他却不知道。现在黄依婷出事,他自然也不可能还在这里等着魏雨来抓现场。他想了想,跟姚松说:“最好能把这件事,通知一下魏雨,王道的女朋友。”
  姚松对事情的大概也有个了解,明白梁健想什么,便说:“这好办,我待会打个电话,让她直接来我这里一趟就是。”
  挂了电话后,梁健就去了卧室,此刻已经快12点了。卧室的灯,还亮着。项瑾正坐在床头看着书,时不时,还打个哈欠。显然,她已经很困了。
  梁健走了进去,项瑾听到声音,放下了书,抬头看到他,说:“你终于回来了。”
  梁健说:“对不起。我之前骗了你,其实,我出去,是为了……”

  项瑾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说:“明天再说吧。今天晚了,先睡吧。”梁健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又吞了回去。他本想与项瑾解释清楚后,再回医院,毕竟黄依婷因为他出了这样的事,现在这样让她一个人呆在医院,他于心不忍。但是,项瑾却没给他机会解释。他两边都觉得亏欠,愧疚,一时间,竟有种进退两难的感觉。
  他终究还是没回医院,毕竟那里还有护工,加上,医生说晚上不会醒。梁健还是留在了家里。第二天一早,他本想一起床就赶去医院,却被项瑾拦住,说:“陪我去散个步吧。”
  梁健开不了口拒绝。散步的时候,项瑾说:“现在可以解释了。”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将一切,都说了出来。说完看着项瑾,等待她的评判。项瑾看向他,半响,叹了一声,说:“这种事,你昨天在电话里,就可以跟我说。”
  梁健解释道:“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我怕你担心。”
  项瑾笑了笑,说:“赶紧去医院吧。依婷要是醒了,发现就自己一个人在医院,会伤心的。”
  梁健心中压了一晚上的大石,终于落了地。他说:“谢谢老婆理解。”项瑾笑了。梁健终于放心,看着项瑾上楼后,立马就赶去了医院。

  医院病房内,黄依婷躺在病床上,阖目安然睡着。床边,一个男子趴在那里,也睡得挺沉。忽然,病房的门,被推了开来,尽管声音很轻,但趴在床边的男子还是立即惊醒了过来。他先看了一眼床上的黄依婷,见她还没醒,松了口气,然后看向门口。进来的是梁健请的护工阿姨,她手上拿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早餐。
  护工阿姨见他醒了,笑着说:“吵醒你了吧,过来吃早饭吧。”
  姚松正欲说话,床上的黄依婷嘤咛一声也醒了过来。姚松忙看了过去。黄依婷睁眼,入目是医院特有的苍白色,还有淡淡的消毒水味。一时间,她有些反应不过来,怔怔地看了天花板一会,昨夜失去清醒前的记忆渐渐涌上心头。瞬间,她的脸色就苍白起来。王道的笑,似乎还在眼前,泪水一下子就溢满了眼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