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6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知道,既然市委常委会已经开过,这件事已成定局,自己就算是多说什么也是无益,于是有些麻木的语气对唐小平市长说了声谢谢,说辜负唐市长的希望。
  唐小平倒是主动安慰了张富贵几句,马有失蹄之类的话,又说来日方长,不要因为一件事情影响工作。
  张富贵明白自己受到处分唐小平的脸上也不好看,毕竟自己是唐小平圈里的人,可是事已至此,不管自己是谁的圈里人,也是无济于事了。直到现在,张富贵才开始后悔,事情的起因说起来还是为了姚晓霞争夺河流乡丨党丨委书记位置的时候,跟秦书凯结下了梁子,为了一个女人,和秦书凯闹到这种地步,相当于亲自断送了自己的仕途发展前景,一个背着严重警告处分的县委书记,哪里还有继续往上爬的可能呢。

  张富贵知道,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出来后,不仅是自己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还连累的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吕主任,这个人一辈子完蛋了;另外方志彪的公司被冻结账户后,再次经历风波,必定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连带着李峰帮助方志彪公司已经完成的工程,估计是连最基本的材料费都没处要了,等于是一分钱都没赚到,还自掏腰包贴了不少钱上去。
  张富贵想到这里,不由在心里暗骂,***秦书凯,把自己害的这么惨,自己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好在,刚才唐小平在电话里透露说,市委对于有人举报秦书凯的事情还在背地里悄悄的进行调查工作,秦书凯这次把事情闹的这么大,让市委一班领导脸上都没有面子,顾国海只要是能抓住秦书凯的一点小辫子,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所以说,官场没有常胜将军,这次的对局中,看起来好像是秦书凯大获全胜了,但是事情并没有真的结束,谁又知道明天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呢。
  张富贵在心里暗暗的发誓,自己就是死,也要拉秦书凯做个垫背的。他琢磨着,只要市领导心里对秦书凯有看法,自己一定可以抓住机会,给秦书凯迎头痛击,以报这次被严重警告之仇。
  官场混久了,干部在官场过的日子跟普通的老百姓过日子一样,随着时光的流逝,总是有几家欢乐几家愁,只不过老百姓发愁的事情或者是高兴的事情,无外乎生活中的一些常见事情,而官场各位喜怒哀乐全都是围绕着“权位”二字而来,往往,更多的时候,在官场是非中失利者的焦躁和不安,更能引起看客的兴趣。
  郝竹仁得知市委常委会已经做出了对张富贵等人的处理结果后,心里不由暗自庆幸,当初如果不是听了金大洲的话,及时从处理方志彪公司的事情上退出,今天沦落到如此悲惨命运的就不是吕主任而是自己了。
  郝竹仁的心里藏着事情,本想找金大洲商量一下,思考了半天,还是觉的这件事找赵正扬县长商量更为妥当些,于是埋头走进了赵正扬的办公室。看样子赵正扬也是刚刚得知了张富贵等人被处理的消息,见郝竹仁没精打采的样子进来,不由笑着说,郝县长躲过了一劫,按理说,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这个时候反而显出几分颓丧来,在我这里,难道还要装出一副言不由衷的样子。

  郝竹仁知道赵正扬话里的意思,那就是自己躲过这一灾难,如果当时按照张富贵的吩咐,那么自己真的完蛋了。和赵正扬大家都算是自己人,反正张富贵又不在跟前,何苦要装出一副跟他共患难的表情。
  郝竹仁坐到赵正扬对面的椅子上,先是叹了口气,说,赵县长,这事情还有些小问题没处理完,我这心里总是有些不得劲呢,按照道理应该继续查啊,很多事情还没有结束啊。
  赵正扬一听,知道郝竹仁必定有话要对自己说,于是看了郝竹仁一眼说,郝县长,既然来了,想说什么就痛快的说出来吧,有时候,这事情提前说还是推后说,时间不同,这效果可就是大不一样了。
  郝竹仁听了赵正扬的话,心里不由有些紧张起来,他急忙对赵正扬说,赵县长,这事情我可是没把你当外人,所以把实话告诉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你可要拉我一把。

  赵正扬微微蹙眉说,郝县长,你这还什么都没说呢,我怎么知道怎么拉你一把啊?
  郝竹仁点头说,赵县长说的有道理,其实这事情说起来也简单,当初老王的儿子和开发区对于赔偿条件基本谈好后,当时张富贵找我谈话,说我是开发区原来的主任,所以想听听我的意见。我当时听张富贵话里的意思这件事不能就这么了了,否则的话,不是便宜了秦书凯那个混蛋。
  郝竹仁继续说,我当时也是心里被猪油蒙了心眼一样,心想,既然张富贵明里暗里的暗示我动手脚,我跟秦书凯又一直关系不太好,何不趁此机会,给他落井下石一次,让他也尝点教训。
  郝竹仁说,于是,我去找了方占成,毕竟方占成在开发区当了这么多年的副主任,对当地的居民比较熟悉,另外,方占成现在已经离开开发区,秦书凯又一直在对他进行离任审计的事情,方占成的心里恨的秦书凯牙痒痒。我跟方占成提及这件事后,方占成的态度很积极,他说去做老王儿子的思想工作。

  方占成于是找到了老王的儿子,对老王的儿子说,小王,我在开发区分管建筑这块工作这么多年,有些工地上出现意外事件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无法闹大,当时现在的开发区的补偿标准定的明明白白,死一个人都是五十万,这次却只赔偿给你两人七十万,显然是有人在其中动了手脚。
  方占成继续说,说白了,他们敢这样欺负你们家,那就是因为你们没有闹事,没有后台,上次工地上出现的那次意外事件,两户人家自发带着人要到市里去闹,张富贵书记亲自出面带人堵住路口,本来说是只赔偿20万的,结果开发区书记秦书凯当场拍板给了50万。
  方占成说,小王,听说,这次你父母的事情发生后,秦书凯陪着小蜜到外面**去了,派一个不懂事的年轻领导处理你家的事情,说白了,还是因为知道你们家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这世道,原本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王的儿子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一辈子又能挣下多少钱,一听说,稍微的闹闹事,就能多得几十万的好处,自然是心甘情愿的听任方占成的摆布。
  在方占成的鼓动下,老王的儿子坚定了要跟开发区闹下去的决心,方占成为了助他一臂之力,不仅详细的提示他闹事时候的一些注意点,还提供了车辆把一帮聚集起来的乡亲统一送到了市委市政府的大门口。
  赵正扬静静的听郝竹仁说完后,心里不由微微一颤,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真正的背后想要对付秦书凯的,原来是张富贵,只不过张富贵的这招借刀杀人的确用的很好,不管是郝竹仁还是方占成都尽力帮他促成了此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