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双方的对话,有点儿类似藏语,又有颇多的变故,我听得并不是很懂。
  但是从双方的手势交流来看,我知道阿秀将军应该是正在实施她之前头颅给我的计划。
  为首的那个老猩猩听完之后,拼命地摇头拒绝,而阿秀将军则只是冷笑。
  她这一次过来,不是跟人商量事情的。
  她只是宣布自己的决定。
  在这一片土地上,不管下面的人如何闹腾,都必须承认一件事情,那就是摩门教的统治,这是最根本的东西,而他们凭借的,则是自己手中的武力。

  你若是抗拒,那就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一番僵持之后,那个满脸愁苦的老猩猩最终选择了妥协。
  它几乎是满脸泪水地带着众人往山里行进,而阿秀将军则像一个骄傲的征服者,用目光巡视在场的每一个布鲁族的大猩猩。
  在她眼里,这些长得奇形怪状的生命,根本就不是人,也不配拥有人的权力。
  我们最终来到了一处图腾柱的跟前来。
  我瞧见了那图腾柱,它并不算高大,大概也就一丈多高,是一根粗短的树干,上面的树皮被削光,然后有匠人在上面刻着一个惟妙惟肖的猩猩。
  那猩猩的脸十分传神,眼神里充满了仁慈和和善,而身体的部分,则十分抽象。
  除了猩猩像,图腾柱上还有许多细小的浮雕,仿佛在描述了一场战争,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因为角度的关系,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我不知道这玩意是不是毛球它们所说的那个图腾柱,但是能够感觉到这玩意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

  五米之内,炁场截然不同。
  它自己,便是一个法阵的核心处。
  在图腾柱的远处,摆着一排又一排的矮桌,上面有酒水和并不算丰盛的食物,那大汉叫人弄来了一根柱子,扎入土地里,然后将我给绑在了那柱子上。
  弄完这些之后,他们跑到那备好酒水食物的案桌前休息。
  阿秀将军跟那老猩猩聊了一会儿,待部下入席之后,她方才走到了我的跟前来,跟我说了唯一的一句话:“依旧给你八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到时候他们没有出现的话,我就不会客气了。你若是惜命的话,就大声地哭吧,哭得越厉害,哀求得越凄苦,说不定就越有可能活下来……”

  说罢,她拍了拍我的脸,然后转身离去。
  我被绑在木柱之上,悬空而立,足尖点地,十分艰难地站着,却没有吭一声。
  我想起了小学时,学过的一段话。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司马迁所说的,那个时候的他,应该是受了宫刑,不能人事了,而即便如此,他还是写下了让无数人为之赞叹和汗颜的奇书《史记》,将中华文明的火种传播了下来。
  与他同时代的无数人都凋零了,但是这位先生的名字,却一直传了下来。
  我会求饶么?
  或许以前的我可能会这么干,但是现在我却不会了。
  人活一口气,死就死了,哪里能够那般窝囊,何必卑躬屈膝,苟延残喘呢?
  我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似乎有些不满意我的行为,有一个大汉走了过来,扬起了驭龙时所用的皮鞭。
  啪!
  这一鞭子在空中炸响,紧接着抽打在了我的背上,一阵剧烈的疼痛陡然侵袭了我的神经,让我浑身都忍不住紧绷了起来。
  这只是开始。
  随后那人开始不断地抽打我,而且还是轮流抽打,在那图腾柱的范围之外,这帮人足足抽打了我好几个小时。
  我连一声都没有吭。
  一开始的时候,布鲁族陪伴的人瞧见我,还是面无表情,然而到了后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尊重。

  无论在哪里,人们都崇拜硬骨头。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阿秀将军都觉得无聊了,单手放在案桌上,托腮,困倦地闭上了眼睛,而没过多久,我突然瞧见布鲁族的人群之中,多了几分不一样的色彩来。
  五哥,是五哥!
  在瞧见五哥的那一刹那,我的心脏几乎都快要跳了出来。
  此刻的我遍体鳞伤,仿佛只有一口气还在喘着,随时都有可能死掉,不过那仅仅只是表象而已,些许皮外伤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对于意志的磨练,聚血蛊回归之后,我身体里面的气血一直都很旺盛,就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着。
  只要将我给放开,我变成成为一个垂死的病猫,变成嗜血的猛虎。
  但是这又有什么卵用?
  对方明面上就有十个精锐的飞龙勇士在,而背地里,肯定还埋伏着许多的人手在,一旦有任何变故,立刻就会一下子涌现,将这些变故的制造者捉拿。
  半空之中,我和五哥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
  双方都没有言语,我却能够感受得到他深入骨髓的心痛,以及懊恼。
  他很难过,十分难过。
  我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当日我站出来,用自己的牺牲来换取大家逃生的时间,五哥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选择了相信我。
  他觉得我已经创造了很多的奇迹,说不定还能够再创造一次。
  然而世间没有童话。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侥幸心理都是可笑的,也不会成为现实。
  迎着那腾空而起的鞭子,我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我让五哥放弃他们的计划,转身离去。
  这是让他们不要以卵击石,因为我一个人的性命,而牵连了大家。
  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在很多人看起来很蠢,但是在经过了第二个梦中灵魂的洗涤之后,我却显得十分自然。

  这世间有很多东西,或许并不能得到每一个人的认同,但它终究会变成一种不可磨灭的精神意志,在时间的长河中不断地流传下去,变成了真正的灵魂。
  我让五哥离开,然而他却很坚决地摇了摇头。
  他反对。
  对于他来说,我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刚刚认识的小兄弟,而是曾经跟他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挚友。
  我在最危急的时刻陡然出现,将陷入绝境的旅游团给带出了死亡线……
  我在所有人的诧异之中选择了他,跟随着慷慨赴死……

  我毫不犹豫地牺牲了自己……
  所有的点点滴滴,都已经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汇聚成了一种浓烈的兄弟情义,他如何能够看着我被活活打死呢?
  无视我的眼神警告,他开始往前挤了上来。
  他的眼神,一往无前。
  有死无生。
  此战,即便是死,那我也会与你一同沉沦于黑暗,句容萧家,从来没有孬种。
  他自然也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