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6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484节 733欲置死地
  原本,梁健在办公室猥亵女同志这件事,是不会也不应该出现在网上的。但,网上却偏偏出现了。还恰巧的,之前被压下去的事情,又再次出现。看来,有些人是真的已经开始忍不住了。
  只是,张省长想不明白一个问题。这次的事情,破绽如此明显,华剑军不可能看不住出来。但是,他依然这么做了,这代表着什么呢?梁健的背后是谁,华剑军很清楚。那他此举的意义在于何处呢?
  这两个问题,张省长想了许久,都没有彻底想明白。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与他之间的较量,那么到魏雨衣衫不整地从梁健办公室走出来,就已经可以了。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真相其实并不重要。政府为了面子问题,必然会对梁健进行或轻或重的处置。但,无论轻重,梁健都不太可能再呆在省长秘书的位置上,也就无法再成为他张省长的助力。那么华剑军的目的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但是,华剑军却趁此机会,下了重手,这更有点像是私怨。但若是私怨,华剑军岂会做得如此明显!

  想来想去,张省长都觉得,这华剑军的连番出击,都不像是华剑军会做的事情。他如今的表现,毫无城府可言,一点也不符合往日给张省长的感觉。
  会议结束后,夏初荣跟着张省长回到省长办公室。因为梁健不在,秘书处的萧正道暂时被安排到了秘书办公室办公,服务张省长。见到张省长和夏初荣进了办公室,萧正道立马就泡了茶进去。
  茶放下后,萧正道没有马上走,而是候在了那里,等待着。他想,以往梁健送茶进来,总是会被留在办公室内。说不定,这一次张省长也会把他留下来。
  过了约半分钟,张省长见他没走,愣了一下,旋即说道:“你先出去吧。”
  萧正道有些失落,但省长已经发话,他只好立即走了出去。走出去,顺手带上了办公室的门,往回走的时候,萧正道一直在想着梁健那个人。
  他回忆着,初见梁健至今,两人间的点滴,他不由感慨一句:锋芒太露终归不好。所谓枪打出头鸟。这梁健平时是风光了,可是风光的不够久,立马就被人搞下去了。那魏雨摆明是和那华书记的秘书一路的,挖好了陷阱给他跳呢。梁健也倒霉,真就傻傻跳进去了。不过……萧正道想起那天,他正好也是听到了吵闹声,然后走出来看,恰巧看到了王道扶着衣衫不整地魏雨出来时,偶露的那一抹风情,足以迷煞很多人。若要是换做了他是梁健,估计也得栽进去,而且可能还不如梁健呢。

  萧正道一边想着,一边走回了办公室。刚进办公室,就听到电话响。他忙接了起来,电话里,是秘书处的干部打来的。
  电话那头说:“萧处,我发了一个网址,你赶紧打开看看,这次梁健要好看了!”
  萧正道听后,立马就挂了电话,打开了电脑上同事发来的网址。这是国内某个知名的论坛,论坛上每日浏览量足以百万计。若是梁健的丑闻真的上了这个网站,那他几乎是不可能再翻身了。这个社会,永远都是舆论比真相重要。
  网页缓冲了一会后,终于打开。一篇名为“已婚省长秘书,勾三搭四,办公室猥亵女同志,道德沦败”的帖子出现在萧正道面前。看到这标题,萧正道就替梁健叫了一声苦。看来这发帖子的人,有够恨梁健的。这不是把梁健往绝路上逼吗?
  帖子中,贴满了照片。第一张照片,是魏雨从梁健办公室走出去的时候拍的。这照片拍的也挺有技巧,角度选得很妙。王道和魏雨二人都只是侧面,偏偏那站在门边的梁健,却拍的十分清晰,就连衣领上的口红印子都能看见。看来这拍照片的人,是早就准备好的。
  第二张照片,是梁健和一个年轻女孩,并肩坐在一片湖边,两人坐的很近。湖水粼粼,远处夕阳似火。湖边,俊男美女。这是一副极美的风景。可惜,此刻却成了将梁健推往地狱的一记重拳。
  这张往下,起码有七八丈,都是梁健和那个女孩子的照片。然后,照片中的女主角换了人。萧正道一看,不由张大了嘴。这不是省政府几支花里面的其中一支么。看来,梁健这小子,栽得也不是那么冤嘛!
  萧正道看着梁健与那黄依婷在照片谈笑风生,似乎关系很密切的样子,心中不免升起了一丝嫉妒。心想,他梁健怎么就这么受女人欢迎呢。
  萧正道又往下看去,照片下面的评论已经不止千条。他看了一部分,都是些指责梁健道德沦败,禽兽不如的。还有些愤青,则是将省政府也一同骂了进去。其中有一条,是这样写的:这省长秘书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来,我觉得省长应该也要自我检讨一下。他就是这么管教下属的吗?
  这条之后,顿时张省长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有些人出口成脏,那些字眼,真的是不堪入耳。萧正道看不下去,回复了一句:省长秘书是省长秘书。省长是省长。怎么能够一概而论。张省长为人做事,江东人民有目共睹。

  他的话刚发出去。立马就有人@了他:老百姓能看到的,都是表面的东西。新闻上那些下马的官员,哪个在公众面前不是衣冠楚楚,人模人样。然后呢?一查,比煤还黑呢!
  萧正道还想再辩解两句,正在这时,电话响了。是张省长的电话,让他过去。萧正道只好关了网页,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往张省长那边走去。
  而正在网络上,战火漫天的时候,北京通往宁州的G7668次列车上,项瑾抱着女儿,正坐在商务座车厢内,她的身旁,坐着上次来宁州接她的那个保镖。
  襁褓内,霓裳睡的很香。粉嘟嘟的脸蛋,很可爱。距离项瑾从宁州离开,似乎并不是很久,但霓裳却似乎长大了许多。看来,那些老人说的,这刚生出来的孩子,是看着大的,这句话是没错的。
  项瑾看着霓裳,目光有些游离。显然心思并不在霓裳身上。而,远在宁州江中宾馆内的梁健,坐在床头,看着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张照片。照片内是他打开办公室门后,王道扶着魏雨出来的那一幕。
  就像萧正道想的,梁健也觉得这张照片的角度选得真不错。看来,拍这张照片的人,技术不错。他想着,会是谁呢。当时站在门外的人并不是很多。他努力回忆,却并不能完整回忆起来。当时,情况发生有点快,一直到开门的时候,他都是有些懵的。开门后,看到张省长,又懵了一下。以至于,他根本没有仔细去注意门外到底站了哪些人。如果当时留心一下,或许此刻就能猜到这张照片是谁拍的。拍这张照片的人,肯定是和王道说好的。就等着王道扶着魏雨出来呢。

  日期:2015-07-19 0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