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9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1-05 22:14:00
  更新线---------------------
  叔父想骂娘,却又不好说话,气的直跺脚锤树!
  我想了片刻,拉过叔父的手,在他的手心里写字,问道:“大,对方是人还是鬼?”
  我之前和明瑶就曾经这样交流过——我又忍不住想起了她。
  唉……
  若是依照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对方最好是鬼祟。因为,如果是人在和我们作对,就太可怕了!

  想想,刚才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藏在袁重山背后,模仿他的声音,而我们竟一无所知!到后来,又模仿张易的声音,我们仍旧是没有发现!若真是人,那这人的本事该有多高?!
  可是叔父沉吟了片刻,却在我手心里一撇一捺,写了一个字:“人。”
  我心中不禁凛然,慌忙又写字问道:“为什么?”
  叔父回道:“鬼的味儿我多少都能闻出来。”
  我明白了叔父的意思,他老人家到现在也没有嗅到什么异常的味道!

  日期:2016-01-05 22:22:00
  我失望的收回了手。
  五大队那边,看见我和叔父在手心里写字交流,也得了灵感,许丹阳拍了拍邵如心的脑瓜子,又伸出了自己的左右手,用食指、中指圈了个圆,扣在自己的两只眼睛上,朝邵如心比划。
  邵如心当即会意,叮叮当当的开始从自己的衣服里掏东西,很快,便摸出来两块圆铁片。
  小小的手掌摊开,邵如心寻找着树叶缝隙中投射出来的月光,捏着架,迎了上去,把手掌放在月光下——我这才看见,她手心里的铁片是两枚占卜用的铜钱!
  月光照在那铜钱上,色泽便开始变得异样起来,似乎被赋予了某种力量。邵如心拿起铜钱,盖在自己的双眼上,把眼睛透过铜钱的方孔来看向四周。
  恍惚中,我想了起来,老爹似乎说过:“玄门五脉,各有各的观祟之术。”邵如心施展的,便是卜术中的一招,唤作“透阴目”,这招手段只能是年纪不超过一纪的卜术高手才能施展出来!
  那铜钱也是卜术高手特制的有灵性的道具,透阴目施术者从那方孔中,可以看到肉眼无法瞧见的鬼祟。
  由此可见,许丹阳跟我是一个想法的,他也希望这林子里捣乱的是鬼祟,而不是人,所以才叫邵如心用这法子来观察。
  日期:2016-01-05 22:25:00
  计千谋、袁重山、薛笙白全都紧张的盯着邵如心。

  只见邵如心缓缓的扫视着前后左右,身子转了一个圈,又回到远处,然后放下铜钱,收归口袋,漠然的朝许丹阳摇了摇头。
  虽不言语,但是这意思很显然——捣乱的并不是鬼祟!
  如叔父所说!
  许丹阳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我忍不住又在叔父的手心里写字,问道:“大,能听得出来对方的大致方位吗?”

  叔父摇了摇头。
  我又问:“能听出来对方有多少人吗?”
  叔父再次摇头,回道:“对头各个是高手!咱们这次惹上大麻烦了!”
  我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我一直认为天底下除了老爹和叔祖辈的人物,再没有谁能难为得住叔父的。可是,现在对方已经这般戏弄我们了,而叔父居然仍旧听不出来对方有多少人,方位在哪里,甚至连对方的气味也闻不见,又说对方各个是高手……对方的本事究竟有多高?难道,这片林子是我们的死地?
  日期:2016-01-05 22:27:00
  “朋友,我们是五大队的,你们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跟我们为敌?”许丹阳突然大声喊道。
  “我们是五大队的,你们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跟我们为敌?”
  “你们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跟我们为敌?”
  “为什么要跟我们为敌?”
  “……”
  四面八方回音重重,全都是许丹阳的声音。
  声音虽近似在耳旁,眼前却一个人也看不见,我的头皮都炸了起来。
  或许,许丹阳问的正是所有人心中都想问的:对头究竟是什么来历,又怎的要跟我们为敌?
  许丹阳强自镇定,又问道:“朋友,你们一直这样就没有意义了,是异五行的道友么?”

  “一直这样就没有意义了,是异五行的道友么?”
  “是异五行的道友么?”
  “……”
  许丹阳怒极,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冲着计千谋、薛笙白、袁重山三人一挥手,又指了指自己身前、身后、身左三个方向,三人立即会意,只计千谋和薛笙白稍稍犹疑,袁重山却立即纵身而去,计千谋和薛笙白便也动身。
  许丹阳这是让计、薛、袁三人寻敌而去。
  日期:2016-01-05 22:29:00
  “快回来!”
  三人刚走片刻,叔父突然大喝一声,整个林子里嗡嗡乱响,那正是龙吟的功力!
  “快回来!”

  “快回来!”
  “……”
  周遭也全是这个声音,但是中气却显然不足,比叔父的本声弱小多了。
  我精神不由得一震,声音可以模仿得了,本事,就难了,六相全功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假冒得了的。

  薛笙白、计千谋、袁重山已经纷纷退了回来。
  许丹阳诧异的看向叔父,叔父道:“你们瞅见他们是跑着跑着都跑歪了么?对,你也瞅不见,这林子里太邪门了,一走远肯定要走丢!想想雷永济的下场!”
  “这林子里太邪门了,一走远肯定要走丢!想想雷永济的下场!”
  “一走远肯定要走丢!想想雷永济的下场!”
  “想想雷永济的下场!”
  “……”
  袁重山惊愕的用手在空中比划着写字,道:“我自己不觉自己走歪。”
  叔父道:“废话,要是你自己知道,还能走丢么?”

  “还能走丢么?”
  “走丢么?”
  “……”
  日期:2016-01-05 22:32:00
  学人说话这把戏虽然简单,却真是能把人给折磨疯,我相信这世上没人能忍受得了!
  “你们都是狗!”叔父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道:“就会学人汪汪叫!”

  “就会学人汪汪叫!”
  “汪汪叫!”
  “……”
  叔父突然笑了,大声道:“我是狗!”

  “我是狗!”四面八方都是这个声音。
  叔父又喊:“汪汪!”
  “汪汪!”树林子一片狗吠。
  “哈哈哈……”叔父笑弯了腰:“真信球!”
  “真信球!”
  “……”
  我也忍不住失笑,这些人——

  咦?!
  刹那间,我脑海中灵光一闪,暗忖道:“不对!”
  如果对方真的各个都是高手,那为什么一直藏头藏尾,不敢出面呢?而且,叔父这几声喊明明是要故意戏弄他们的,他们怎么会跟着学?
  究竟是猫戏老鼠还是在装神弄鬼?
  日期:2016-01-05 22:33:00
  一股凉风袭来,我嗦了嗦身子,突然间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顿时惊动——这味道,不是我们这些人身上所有!
  就在此时,我身边人影一晃,叔父已经箭似的蹿了出去!

  我跟着就走!
  不管这林子里有多古怪,怎么迷路,只要循着那香味,往源头而去,就一定不会乱兜圈子!
  “前辈!”许丹阳不知道我和叔父要干什么,急忙喊叫。
  这一次,竟然没有了回音!

  “跟着走!”许丹阳的声音中都透露出欣喜来。
  仍旧是没有回音。
  真是怪了……
  那股香味越来越浓,渐渐的,我瞧见了林中有些光亮在远处闪动着,依稀之间,还有几道人影摇曳,似乎行走极快,发出些“窸窸窣窣”的轻微响声。
  “鳖孙们,给老子站住!”叔父暴喝一声,好似打了个响雷,那几道人影立时止住,叔父的人已经过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