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4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本想对姚晓霞的人事调整提出反对意见,因为心里总有些觉的不妥,里面肯定有文章,可是一想,这件事来的匆忙,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时间考虑,做好一切铺垫工作,只怕就算是当场提出反对意见,也不一定能改变结果,不如现在先静观其变,什么都不说,看看张富贵到底想要唱什么戏,再想办法应付。
  张富贵提出的两个人事调整方案,举手表决的时候,在常委会上都获得了顺利通过,秦书凯发现即使自己反对,也是达不到自己的效果的。两人的通过,这让张富贵感觉又有些得意,原本他也在心里担心,秦书凯会从中作梗,但是现在看来,到底自己是官大一级,秦书凯还是有些畏惧自己的,上次的人事调整中,让他出尽了风头,把周德东调整到了河流乡丨党丨委书记的位置上,这次,如果他要是再不识相的话,自己真是要不顾及两人以前的情分,好好的收拾他一把了。

  再说,市里调查组对于举报信的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在这样的情形下,秦书凯也该稍稍收敛一些他的嚣张气焰。接下来,就是关于开发区招商局成立后,对于招商局长的人选表决。
  按理说,这次研究的只是一个副科级的干部而已,一般情况下,上常委会也就是走个程序,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再说,开发区招商局本来就是秦书凯的地盘,别人也无法插手。没想到,谈到开发区招商局局长的推荐人选是周大伟的时候,金大洲却插话进来。
  金大洲说,各位领导,自己负责全县招商这一块的工作,对于招商工作相对于其他一些副县长副书记来说,应该会更加了解招商一线的很多情况,现在开发区成立了招商局,他个人表示这是一件好事,自己也很高兴,但是,这个招商局的局长那可是一个地方招商的关键人物,必须是有丰富的招商经验才行,否则的话,让一个外行来领导招商工作,开发区的招商局也就是形同虚设,这个部门也就没有存在大的必要。

  秦书凯对金大洲插手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推荐工作相当的不感冒,想插手自己部门的事情那是不现实的,于是冷冷的对金大洲说,金县长,咱们开发区有相对的独立性,不仅要有招商经验,而且要有开放的眼光,至于说开发区推荐上来的人选都是很有经验的,开发区的招商局局长人选也是经过层层选拔民啊主推荐出来的,所以素质是过硬的,。各位领导的有些担心是多余了。
  金大洲却不恼,保持着微笑说,秦书记,我说的不是针对开发区,而是针对全县的招商引资工作,在普水县负责招商工作不是一两天了,这哪个单位里有招过商的干部全都在我的脑袋里装着,周大伟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适合当开发区的招商局局长,从熟识招商工作情况的角度上来说,我相信,我比很多干部更有发言权。
  秦书凯见金大洲步步紧逼,一步不让,***,根本就是想和自己对着干,正准备反唇相讥,却被张富贵给拦下了。张富贵说,我看,秦书记和金副县长说的话都有道理,要不这样吧,金副县长心里对开发区的招商局局长人选有什么合适的推荐对象也可以说出来,大家讨论一下,党的原则就是民啊主集中。
  金大洲看了秦书凯一眼,悠悠然的说出来一个人的名字,秦阿群。
  秦书凯一愣,他心知金大洲推荐这个人,必定是受了秦阿群的好处,所以尽力在常委会上帮他争取,看来,金大洲这是要把和自己之间的矛盾摆到桌面上来斗了。
  秦书凯心想,只要我秦书凯不肯退让,未必你的阴谋就能达成。秦书凯说,说了半天,我以为金副县长心目中的理想人物是什么了不起的招商奇才,秦阿群这个人早在我们第一轮挑选的时候,已经被剔除了,毕竟一个招商局的局长最重要的并不是要他个人的招商能力有多强,最应该关注的反而是他的领导能力,把一支招商队伍紧紧的团结起来,开展规模招商工作,这才是一个招商局长应该肩负的职责。

  金大洲说,我倒是觉的,秦书记的看法并不是完全正确,一个招商局长要是只懂领导艺术,不懂招商业务,那就是外行领导内行,对于招商工作的全面开展,只能是百害而无一利,所以从我招商多年的经验来看,能力大于艺术。
  眼看着金大洲和秦书凯在常委会上各执己见,互不相让,张富贵心想,要是就这么任由他们争吵下去,只怕吵到天黑,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冲着两人摆摆手说,既然秦书记和金副县长对于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人选有不同看法,我看,最好的办法还是投票决定,毕竟民啊主集中制是咱们党办事的老传统吗,现在咱们先对开发区推荐的周大伟同志进行表决,首先,同意周大伟同志任开发区招商局局长的同志请举手。

  张富贵的话音刚落地,底下哗啦啦的举起五只手,分别是秦书凯,王耀中,钱卫国,洪云和政法委书记。如此的结果,那就是没有通过半数,根本达不到提拔的资格。
  金大洲的脸上掠过轻蔑的一笑,接下来的秦阿群的举手表决中,常委中剩下的几个人无一例外的全都举了手。11个常委,剩下的6个人全部举手,那就是超过半数。
  样的场面,让秦书凯不由有些胆战心惊,他不由意识到今天的常委会上,从金大洲的提出反对意见,到张富贵的提出民啊主推荐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落入了张富贵和金大洲编织好的一个套子,并且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被套了进去。
  秦书凯一下子冷静下来,他静观眼下的形势,意识到情况不是很明朗之前,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既然此事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操纵,自己必定要好好理顺一下思路,才能认真考虑,想出应付的办法,金大洲这次跳出来,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秦书凯于是不出声,其他人也就静了音。寂静的会场上,就听见张富贵一个人高谈阔论的声音。
  秦书凯心里暗想,此时的张富贵和金大洲必定内心是无比得意的。即便是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秦书凯的心底其实仍旧是对金大洲当初的背叛耿耿于怀的,只不过跟起初知道真相的那段时间比较起来,内心痛苦的感觉已经不再强烈。
  从小到大,秦书凯所受的教育,始终是要把道义两字挂在心间的,尤其是对朋友,一定要重情义,否则的话,岂不是成了奸诈小人,两面三刀,被世人共同唾弃。
  可是,当他得知,曾经赖以托付所有信任的老大哥金大洲背叛自己的那一刹那,他心中关于道义之类的丰碑一齐齐刷刷的倒下,如果是女人背叛了自己,自己还能换个其他的女人来填补寂寞,可是背叛自己的却是自己视如手足的兄弟,有谁能残酷的把自己的手足一刀切下,从此再无瓜葛,即便是狠下了心,那种切肤之痛也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秦书凯对金大洲的感情是复杂的,从无比信任到彻底失望就在那一瞬间,有时候,秦书凯的心里恨不得自己从未认识过金大洲其人,这样的话,自己才可以不必这么痛苦。

  有人说,仇恨是一把双刃剑,它让你痛苦,也逼你成熟,这句话说的的确有道理,经历了兄弟背叛后的秦书凯,思想上的确是成熟了不少,可是,又有谁愿意用如此代价去换取成熟这两个字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