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5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回答道:“没错,这位女士,请问有什么事儿吗?”陌生女人说:“梁健,我是你的母亲。”梁健听了一愣,果然是来了。自从上次,梁东方跟他说了,梁东方和邵小珍其实不是他的亲身父母之后,梁健时不时的猜测,也许有一天他的亲生父母会打电话给他。
  果然,今天这个电话就过来了。这些天来,梁健的潜意识中,为迎接这个时刻,已经准备了无数次,这时候派上用场了:“真对不起,我的母亲是邵小珍,我的父亲是梁东方,请你别再骗人了,洗洗睡吧。”
  梁健说完,就要挂电话。对方倒是也并不是十分着急,只是道:“我知道你会怪我们。我们熟悉和建立感情,肯定需要时间。有空来北京的时候,打这个电话,来看看我们。”梁健听到这个号称是自己母亲的女人,不紧不慢的声音,心中忽然很难过。那些原本准备好的很难听的话,就变得不再容易说出口了。他顿了顿,然后说道:“我要挂电话了。”放下了电话,梁健心里挺不是滋味,来到阳台,看着夜色,猛猛地抽了一支烟。

  王道在这两天一直心神不宁,他担忧的是,如果培友人真找到了机关纪委,把他收钱、收物的事情给向组织报告了,他的下场不知会是怎么样?这么想着,王道整个晚上都失眠了。他把魏雨叫来,嗨过了之后,魏雨睡着了,他却怎么都睡不着。
  早上醒来,他还要应付魏雨神经质的偏执。魏雨问他:“王道,我已经把什么都给你了,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结婚?摆喜酒,我们可以放一放,但可以先把证给领了。”王道说:“让我考虑考虑。”
  魏雨就不耐烦了:“还考虑什么!难道我给你的还不够吗?”王道心里烦着,也有发火的时候:“你有完没完?我心里烦着呢!”魏雨说道:“你到底在烦什么事情啊?有事情就告诉我啊,我们一起度过去!”
  王道心想,能度得过吗!魏雨又这么神经质,跟她说了,肯定会出事:“没什么,没什么,我会处理好的。”说着,就起身,去上班。
  不管如何,王道都要先试一试,去华书记那边求求情,万一华书记同意帮横申印染的培友人,
  那不是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吗?怀着这样的期待,王道一早上,给华书记沏好茶、放好文件,就没有离开。

  华书记瞧了眼王道之后,问道:“怎么,还有事?”王道支支吾吾地说:“华书记,有个事情,我向你汇报一下。”华书记:“你说。”王道说:“宁州市的横申印染,华书记还有印象吗?”华书记眼睛都没有眨,问道:“有印象,就是那个污染企业。”
  这个评价实在不怎么样。但是,王道硬着头皮说下去:“华书记,横申印染对宁州市的GDP贡献一直不错的。如今省政府搞的五水共治,对这家企业打击很大。企业老总培友人,想要见见华书记,不知行不行?”
  王道毕竟在官场已经混了这么久了,他不不可能直接说,请华书记帮忙,否则肯定会让华书记很是不快。只要华书记同意见培友人,那就是很大的一步。没想到华书记道:“这样的企业,给环境压力这么大,况且平时没什么声音,现在出了大事情想着来找领导了。不用说了,不见。这个企业是省政府那边盯得最牢的企业,我如果见了他,不是说明,我特意打省政府那边的嘴巴吗?
  “你告诉那个老总,他这样的印染企业,早就该转型升级了。这才是出路,继续搞印染,我们也不答应。上面,也在看我们如何提升传统低端产业呢,我们不可能去鼓励他这样一个污染企业。”
  说完,华书记就继续低头看文件去了。
  王道无奈,不敢多说,看来华书记是绝对不会同意帮助横申印染的了。这下麻烦了,王道非常憋屈地出了华书记办公室,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还能怎么走?无非就是继续忽悠培友人。可是培友人并不是这么好忽悠的。他独自一人在海岛上,有种被人遗忘的感觉,单单是这么一种感觉,也就罢了,他还有一种被追捕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公丨安丨会突然冲进小岛上的房间,把他上了手铐带走。
  唯一的办法,就只有靠王道了。在培友人的印象当中,国内毕竟还是人治的,只要有一把手说话,像他这样的事情肯定就能摆平了。于是,这天晚上,培友人又给王道打了电话过来。
  王道开始几次都没有接听。他是没办法接听,培友人要的是实打实的帮忙,把他从那个东海上孤寂的海岛上捞出来。可是,王道什么都做不了,只好不接。
  培友人就连续不断地打电话,直到王道实在没有办法了,接了起来。培友人已经接近了愤怒:“王处长,怎么回事啊?电话都不接了?”王道说:“培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本身工作就很忙。”
  培友人说:“忙应该不是借口吧。我这边可是一直等你的消息呢!”王道说:“这我知道,但你催得这么紧,也不行啊!”培友人说:“我这里能不急吗,王处长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在这里很痛苦,就像一个没用的人。”
  王道很头痛,说:“你还是需要耐心。”培友人感觉到,王道的语气之中明显有些敷衍,也许他现在最想的,就是他培友人在海边走走,一脚踏空,葬身鱼腹。这样最省事了。培友人也不想再等了,他说:“王处长,我已经决定了。如果到明天下午,你都不能给我一个回复,那我就干脆自首,然后向纪委去交代清楚,我总不能一个人死,其他人都逍遥快活,我还没有这么大的气度。”
  王道一听,心急如焚,但还是得装作一点都不着急,他说:“你别急,我会想办法……”培友人也不想多说了:“就这样,明天下午,我等你电话。”“咔哒”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王道放下了电话,身体都好像已经悬浮到了空中。他脑袋里只有嗡嗡之声。到了下班之后,很长时间,他都坐在房间里不动。直到魏雨去敲他的门。魏雨看到他一副精神涣散的样子,就道:“你这是怎么了?你这幅样子,领导看了,会很不满意的。”
  王道这时候,感觉到了魏雨的一丝珍贵,说道:“魏雨,这回我要完了。你以后肯定也不会要我了。”魏雨听了,并没有特别惊恐的神情,问道:“你杀人啦?”王道看了眼魏雨:“这倒没有。”
  魏雨说:“没杀人,就好。没有杀人,其他都不是大事。你是省书记的秘书,你怕谁啊?”魏雨说话向来很是大气,连王道都被镇住了。他想以后如果两人真走在一起,只有被魏雨管的份。不过,此刻他还麻烦多多,这能不能保住自己的位置,还是一个问题。
  王道说:“没这么简单。正因为是省书记秘书,所以我所做的事情,更是不应该。”魏雨看着王道说:“你拿人家钱了?”王道感觉很无助,此时此刻,感觉这个世界上,也只有魏雨是关心自己的,与自己的关心是最紧密的,也最在乎自己。
  日期:2015-07-1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