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9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1-04 20:57:00
  更新线--------------------
  我也颇认识罗盘,知道那罗盘中间玻璃罩中的那根针是磁针,可辨别东、南、西、北的方位,有灵性的还可以分辨阴阳祟喜之地。但是此时此刻,那磁针乱转个不休,却是十分罕见的情形!
  计千谋和薛笙白都对袁重山心有疑虑,听见他说林子里有古怪,便更添敌意,那薛笙白冷冷的盯着袁重山,阴阳怪气问道:“古怪在哪里?”
  “你瞧我这罗盘中针?”
  “针怎么了?”
  袁重山道:“这林中必定是有股极强的气,扰乱了我这罗盘中的磁针!”
  计千谋道:“什么气?”
  袁重山道:“金、木、水、火、土五行中任何一行的气若有异常,便能扰乱磁针。此外,祟气过重,秽气过重,也会扰乱磁针。”
  计千谋道:“那究竟是五行之气还是祟气?”
  袁重山摇头道:“无法判断。甚或是……妖气?”
  “呸!”薛笙白啐了一口道:“袁重山,我看你现在就是个妖怪!你少拿那罗盘吓唬我们,我觉得就是你在捣鬼!是你自己把罗盘的针弄得转个不停了吧?”
  袁重山愤愤道:“你们要是不信我,我有什么办法?!”
  计千谋道:“要我们信你也很简单——你打头,带着我们走出这个林子就行了。”
  日期:2016-01-04 21:00:00
  袁重山低头瞧了瞧手中的罗盘,又远望了番黑压压的树林子,迟疑道:“我可以打头,但是并无十分的把握可以走出去……”
  “等等!”薛笙白道:“计老大,要他带我们走太冒险了!谁知道他能把咱们带到什么地方去?”
  袁重山看向许丹阳,道:“许首领,你信不信我?”
  “我……”许丹阳犹疑不定,道:“袁老,刚才那阵笑声,还有那喊声,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听到是你的。”
  “我真不知道!”袁重山道:“可是首领,我在五大队里多年,为人如何,你应该很清楚的啊!”
  “嗯,只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许丹阳应付袁重山了一声,又低头问邵如心道:“如心,你觉得呢?”

  邵如心道:“我信。”
  许丹阳道:“信袁老?”
  邵如昕道:“嗯!”
  许丹阳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邵如心突然瞥了我一眼,道:“就像他说的,声音能模仿的。”
  “哦!”许丹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日期:2016-01-04 21:04:00
  袁重山大喜,道:“邵姑娘明鉴!”
  “许首领。”计千谋道:“我觉得,有人模仿袁老大说话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
  “哦?”
  “首领请想一想,咱们这许多人,各个都是千里挑一的高手,更何况还有陈相尊这样修为的人坐镇?如果说有人潜伏在咱们附近,还模仿袁老大的声音说话,咱们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更何况,那声音就近在咫尺。”
  “计千谋!”袁重山也急了:“我看你今天最有问题!”
  计千谋道:“我怎么了?”

  袁重山道:“你先前一直主张要舍掉雷老大,现在又一心冤枉我!你的面相外宽内忌,面暖心寒,十足像是个奸细!”
  “嘿嘿……”计千谋冷笑道:“袁老大啊,你这话正中我的下怀,我一直主张要舍掉雷老大,事实证明我是对的,雷老大就是有问题!对于你,我可没有冤枉,但凡你能拿出点证据,表明自己是无辜的,那我就信你。至于我的面相,这几年应该没什么变化吧?既然你今天能瞧出来我是奸细,以前怎么不说呢?”
  袁重山恨恨道:“姓计的,你真是个毒人啊!”
  计千谋道:“毒人不敢当,我姓计的只知道公家大局为重,私人感情要放在后头。”
  “琪兄!”袁重山求援于叔父,道:“你还信我不信?”
  日期:2016-01-04 21:07:00
  叔父正要说话,计千谋便道:“陈相尊,一直以来都听说您的六相全功出神入化,无论是目力,或是听力,都早已经臻至化境。如果说有人在附近三丈之内潜伏着,你能听到他的动静吗?”
  叔父道:“只要有呼吸,或者有动作,我就能听得见。”

  “着啊!”计千谋拍手道:“刚才那笑声,还有那喊声,凭着嗓门的大小来判断距离的远近,我可以断定,就在三丈之内!如果是别的人在假冒袁重山,陈相尊应该能发现吧?”
  “能的。”叔父严肃的点了点头。
  “袁重山,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计千谋道:“连陈相尊都这么说了,你还要狡辩吗?说什么别人冒充你,别玩笑了,这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这天底下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我瞧着袁重山面如死灰的绝望模样,实在是于心不忍,便开口道:“计前辈,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可是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你要袁前辈证明他自己是好人,这个很难,因为好人不需要证明,好人怎么证明呢?但是你非说他是坏人,那你可以证明他是坏人啊,你要是拿不出证据表面他是坏人,那他就是好人。”
  日期:2016-01-04 21:12:00
  我向来不太会说话,这次说的有点多,便局促起来,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有点语无伦次,但是又自忖言语中的意思应该不难理解吧。
  袁重山感激的看了我一眼,道:“这位陈世兄说的不错!计千谋,你没有证据证明我是坏人!我也没有违法乱纪!”
  计千谋还要再说话,许丹阳摆摆手,止住了话头,道:“好了,现在大家同舟共济,谁也不要怀疑谁,咱们先出这个林子,好吧?”
  既然许丹阳已经这样讲了,计千谋和薛笙白即便是心中再怎么不爽,也不会再发牢骚。
  不过,计千谋和薛笙白他们两人却仍旧是一左一右站着,把袁重山夹在中间,四肢蓄势待发,眼含敌意外露——袁重山虽然明白对方的意图,却也无奈。
  可是,我们该怎么出这片林子?

  张易的尸体突然出现,袁重山的罗盘磁针又莫名其妙失了灵,夜色昏黑,林中死气沉沉,悄无声息的,任谁也不敢迈出离开的第一步。
  很多时候,一步之错,可断生死。
  “前辈。”许丹阳突然朝叔父一拱手,恭敬的说道:“您老修得五大目法之夜眼,可视黑夜如白昼。这黑暗中的情形,我们看不清楚,您看的清楚。所以晚辈斗胆,想请求前辈带着我们走出去。”
  日期:2016-01-04 21:13: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