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4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看了眼前面水蛇腰的女人,很是疑惑,等进入了一间小包厢,他问道:“这位是你同学?”在梁健看来,该女人虽是长相出众、带着妖气,但是再年轻也总应该是35岁左右了啊。
  黄依婷说:“不是。这是我同学的妈妈。”梁健这才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挺惊讶地:“你同学的妈妈,长这么年轻!”黄依婷说:“后妈!不过她和我同学之间的关系,却非常的好
  ,这样的后妈,也算是世间难找。”梁健说:“这样好,这样好。”
  这时候,水蛇腰的老板娘又进来了,亲自给他们送上了水果,问他们喝不喝酒?黄依婷说:“今天我请客,我们还是喝点红酒吧。”梁健说:“不行啊,我车子也开过来了,喝了酒是属于醉驾。”黄依婷说:“难得,打个车回去吧。”
  老板娘说:“在我这里吃饭,不需要打车,我一定安排好车子,送你男朋友回去。”黄依婷顿时脸上出现红晕,对老板娘说:“阿姨,你搞错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男性朋友。”老板娘笑着说:“简称男朋友。”
  两人无语,黄依婷既然如此热情,梁健就答应少喝一点吧。酒上来了,特色的家常菜也上过来了。梁健平时是不吃凤爪的,但是在这家外婆家,据介绍,这里凤爪是精心挑选,又用特殊调料制成,味道非常好,很多人来这里,都会点上一盘。
  梁健也勉为其难的,吃了一只,感觉味道的确不错,肉也很是肥嫩。但是,梁健在肉食方面还是很克制。尽管味道不错,他也止于两个,就不再多吃了。
  黄依婷笑道:“梁健哥,
  你吃东西也真够克制的。”梁健说:“也不是克制,习惯这样了,凤爪是垃圾食品。”黄依婷笑道:“我有时候就是克制不了,看来我该向你学习。”梁健说:“习惯各有不同,不需要勉强。”黄依婷端起了酒杯,敬了梁健一杯酒。
  梁健喝了一口,心里还是挺关系黄依婷的感情问题,就问道:“你和王道的事情怎么样了?”黄依婷说:“不怎么样。王道总是不停地想要约我出去,但是我其实,对他没有什么感觉。”
  梁健本想告诉黄依婷,那天他看到王道和魏雨在一起。不过,如果自己说这些东西,就显得太婆妈,于是就说:“是这样啊。那你有其他男朋友吗?”黄依婷说:“没有啊。现在很多人说我要求太高了。我开初,还觉得他们还胡说呢,现在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标准太高了。”
  梁健笑道:“是嘛。你是什么标准?”黄依婷说:“我会以你为标准,所以就找不好了。”梁健苦笑,却也不能多说什么。梁健说:“我相信你,能够找一个适合你的人。”黄依婷说:“但愿吧。我们的酒,才喝了一小口呢。”两人吃过晚饭,黄依婷说要送梁健回去,梁健说不用了。
  老板娘不是随便说说的,真安排车子要送梁健。梁健想了想谢绝了,说还是自己打车比较方便。感谢了老板娘后走出来,因为看到黄依婷喝了点酒,梁健就说,送黄依婷到楼下。昏黄灯光下,两个人的身影拉长,又缩短。来到了黄依婷的楼下,黄依婷说:“要不要上去喝杯茶?”
  梁健知道黄依婷是一个人住,孤男寡女,不合适了。梁健说:“我就不上去了,我就这里看着,你上面的灯亮了,我就出去打车了。”黄依婷当然也明白梁健的意思,于是就朝梁健笑了笑,说了一声“再见”,就上楼去了。
  梁健一直等到黄依婷屋子的灯亮了才离开。梁健走出小区的时候,从楼上阳台上,黄依婷一直看着梁健的背影。
  这天晚上,王道被魏雨折腾地半死,他原本是想要约黄依婷去玩点刺激的,结果上车的就是魏雨。王道没办法,只好带着魏雨去了事先定好的西餐厅加酒吧。本想在饮料之中,放点刺激的粉,可以让黄依婷看自己时,变得扑所迷离,顺便就把事情给办了。
  但是没想到的事,酒吧里那些人不清楚人已经换了,给魏雨喝了那个饮料。魏雨顿时火焚身,拉着他就到了宾馆。一个晚上逼着王道来了六次。王道是个喜新厌旧的家伙,对于已经征服过的女人,他往往就提不起性趣,为此这六次基本都出于疲惫应付的状态。
  为此,这个晚上,他不是在享受,而是在被动应付。等魏雨心满意足地睡着时,王道感觉自己几乎已经是气若游丝。

  看来,女人多了也并不完全是一种享受。王道苦恼地想着,以后得想个办法摆脱魏雨啊。然后,他这个念头刚闪过,就被魏雨吓住了。
  不知魏雨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翻身双手攀住了他的脖子说:“如果以后你敢耍我,我会让你再也做不成这个!”王道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不说话了。
  这时候,忽然电话响了起来,是横申印染的培友人打电话过来:“王处长,在哪里快乐呢?”王道皱着眉头,敷衍道:“哪里是快活!培总,你还好吧?”培友人说:“这小岛上的日子,不是人呆的,整天就这个两三个鸟人,没有一个女的。王处,我考虑过了,我得尽快离开这里!我要回到宁州去。”
  王道说:“培总啊,你才去了几天啊。还是得有点耐心等一等啊。”培友人说:“王处,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我在这里简直就是度日如年。麻烦你赶紧在华书记面前帮助我说几句吧,只要给张省长一点压力就行了。”
  王道说:“这哪里有这么好说的?你这样的情况,我总得找个好时机吧。”培友人说:“王处长,不管怎么样,都请你抓紧吧。我两天后,会再打电话过来。”说着,电话那头就只剩下忙音了。王道烦恼地摔掉了手机!
  这天下午,又是一个常委会,这个会上没有干部议题,
  梁健陪同张省长去开会,由于最后一个涉及到工业项目,并不是保密的事情,梁健也得以列席。会议结束之后,其他常委都快速离去,梁健帮助张省长收拾东西,华书记走了过来,对张省长说:“张省长,晚上有安排吗?一起吃个饭吧?”
  张省长有些奇怪,这已经是华书记第二次亲自邀请他吃饭。一边收拾东西的梁健,也觉奇怪。只听张省长客气道:“华书记,还是这样吧,我来请华书记和华夫人吃饭吧。”毕竟张省长也是本土的省长,自从华剑军到了江中,他的确也没邀请过。

  他本来会以为华书记会客气几句,
  没想到华书记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我这里还有几位朋友,一起来,应该问题不大吧?”张省长顿了一下,不知华所说的朋友是谁,但是既然已经出言邀请,他也不好多说,就道:“当然没问题。就在江中宾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