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2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沾地,有辆红色的小轿车慢悠悠的停稳在秦书凯的对面,车灯发出刺眼的光芒,让秦书凯感觉非常不舒服,从慢慢摇下的车窗里露出头来的竟然是赵红妹。
  赵红妹满脸媚笑,看着秦书凯说,秦书记,这晚晚了,一个人在这里很浪漫,不嫌寂寞吗?
  秦书凯心里暗骂了一句,这个女人,真阴魂不散。既然赵红妹在面前,也算是有个人在自己面前了,秦书凯收敛了一下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感觉,从地上慢慢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尘土说,赵科长,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赵红妹听着秦书凯的声音里有些不悦的味道,厚着脸皮说,我想回会开发区去有点事情,路上正好遇到秦书记,现在我想要陪秦书记散散步。
  秦书凯心里很想说,想要陪我散步的女人多了去了,我为什么要单挑你啊?秦书凯最近被这个女人纠缠的实在有些烦了,正好趁着今天这个机会,他想把话说清楚了,让这个女人以后别在花心思在自己身上,就算现在,她当着自己的面,把衣服全都脱光了,自己也不会多看她一样。
  秦书凯就说,我这个人很喜欢一个人散步,所以让王子成先回去了。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我不需要你陪。
  赵红妹却保持着笑容,说,秦书记,古人说,与人乐乐,独乐乐,孰乐?孟子曰,“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赵红妹,把陪男人的事情说的天经地义,把孟子都拉了出来。
  秦书凯心里是好气又好笑,于是不出声。
  赵红妹看着秦书凯又说,秦书记,你这是要回办公楼吗?你上来,我送你吧,反正我也是要回开发区的。
  秦书凯从没有遇到这样的女人,没好气的说,赵科长,不用了,我自己有脚,您还是忙您自己的去吧,我就不用你烦神了,我一个人走走,更好散散酒气。
  赵红妹见秦书凯语气里全是拒绝的意思,眉头一皱,嘴角上扬,讥笑一般的口吻说,秦书记,酒后更需要有人看着,不过,秦书记如此的拒绝我,秦书记这是怕了我,在向我举白旗吗?
  秦书凯一愣,随口说,我怕你什么?一个丫头片子,再说,你有什么能让我害怕的?
  赵红妹眼角含情的样子看着秦书凯,调侃似的说,秦书记,既然不怕我,为什么不需要一个下属陪你散步,又不敢上我的车?是不是心里想什么坏主意,不能说出来,如果不是,我看还是陪你散散步吧。
  秦书凯斜了她一样,又没出声。心里想***赵红妹,我对你有什么坏主意,你想我的坏主意差不多。
  赵红妹看到秦书凯没有说话,于是说,既然秦书记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那么我只好把车停了,下来陪秦书记走一段。说完这话,赵红妹当真把车停稳,熄火,锁好后,走到秦书凯身边,顺手想要挽起秦书凯的胳膊。
  秦书凯被她这副不见外的表情给逗乐了,他把自己的胳膊从赵红妹的手里脱出来,调侃说,赵红妹,我发现你这人心里承受能力还真是可以,你也算是越挫越勇啊。
  赵红妹看着秦书凯,很妩媚地说,秦书记真是好眼力,我这人工作能力不行,人际关系也不行,但是有一点,我心理承受能力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及,所以说领导就是领导,看问题总是一针见血呢,做事是不是也能一箭中的啊。

  秦书凯见她顺杆子往上爬,不由有些无奈,遇到这样无赖的主子,你还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说,上车吧,赶紧到班上吧,这样大家也可以处理自己的事务。
  两人在开发区大楼前面的水池边停了下来,秦书凯从里面出来,站在车边上,再走几步已经到了开发区办公大楼了,在自己站立的地方,已经能看到办公大楼大门口保安室的灯光,于是他停稳脚步对赵红妹说:
  “赵科长,我今天跟你说几句实在话,我这个人跟别人真的不一样,很珍惜自己的家庭,所以,我希望你也别想着把我当一般的人那样玩弄,大家好好工作吧。?
  秦书凯的话说的明显是有些重了,尤其是对一个女人,赵红妹的脸上怔了一下,眼里似乎是有了些许泪珠,却又被她愣是压在眼里,没有流出来。赵红妹有些动情似的说,秦书记,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想的哪有那样,我对你只有尊重,真的,你是我很崇拜的领导。
  赵红妹继续说,当然,有些人,特备是我这样单身家庭的人经常被人在背地里嚼舌头根子,被骂作表子,如果你像我一样,有一个年老的母亲需要负担,你也会像我一样想尽一切办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助家里,但是,我从没有害过任何人。

  赵红妹说,秦书记,我知道,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说我是郝竹仁的人,不管是真假,假如我是自愿当了郝竹仁的人,这又碍着别人什么事了,这男女之事,两厢情愿,男人要是不同意,我就算再主动也没什么用,如果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也是相互愉悦,按照市场经济规律来说,也算是各取所需,并没有碍着谁什么事情,我没觉的自己做错了什么,也没觉的,自己有什么丢人的。
  赵红妹似乎是一连串的把这番话说完后,秦书凯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言语,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赵红妹所做的一切正像她自己所说,并没有防碍什么人,她和郝竹仁之间也许有事,也许没有事情,即使有事情,也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秦书凯想到,就如自己当时和冯燕,难道一定就有什么目的吗,最少自己是什么也没有的,很多事情男人之事为何要分的很清楚呢,想要说几句往回收的话,一时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赵红妹低头假装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顺便搽干净脸上终于忍不住掉下来的一滴泪。秦书凯看在眼里,有些歉意的低声说,赵红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要说这些伤害你的话。
  赵红妹却恢复了笑脸说,秦书记,没什么,所有人怎么看我都无所谓,只要我能做到自己心里想要做的事情,问心无愧,没有害人就好,说实话,我还是很佩服你的,像你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少了。
  秦书凯有些奇怪的问,佩服我?我有什么好佩服的?现在那是要什么没有什么,整天忙得什么都顾不上。
  赵红妹说,秦书记,我了解过,你不是那种家庭背景雄厚的人,你这么年轻,凭着自己的努力能混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可以说是很了不起,我真是由衷的从内心佩服你,我要是有你一半的能力,我也就很高兴了,可惜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秦书凯不由有些欣赏她的乐观与豁达,原来,她并不是那种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她的心里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得失,其实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为何要干涉别人的自由呢
  眼看着要走到开发区管委会的大门口,赵红妹贴近秦书凯的身边,一股女人的芳香直窜秦书凯的鼻子里来,秦书凯赶紧稍微的往路边走几步,稍稍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赵红妹发觉秦书凯故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笑着说,秦书记,你嘴上说我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你这心里还是有些怕我的,是不是怕我有一天把你给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