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4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省长说:“既然如此,那就行动吧。”夏厅长给下属打了电话,交代一声,估计下面的人等在那里,一个电话过去,就直接行动了。梁健看到张省长和夏厅长似乎还有事情要谈,就从张省长办公室出来。
  这么好的消息,梁健想马上告诉菁菁。此刻的菁菁,已经在美国了,按照时间差,现在应该是在晚上。但是菁菁肯定想要第一时间知道这样的消息,即使被打扰睡觉,她肯定也愿意马上知道吧。
  这么想着,梁健就拿起了电话,给菁菁打了电话过去。菁菁果然是在休息,但是听到电话是梁健打过去的,她很快就接了起来。听到梁健把警方掌握的情况说了之后,菁菁非常震惊,这事情她是一直蒙在鼓里的,培友人这个人竟是这么险恶!但是听说,张省长亲自部署逮捕培友人,她又很高兴。她说:“梁处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梁健说:“你在那边用心读书,以后将你母亲和弟弟接过去,这就是谢我了。”菁菁说:“我一定会努力的。”在菁菁的心里,她暗暗地道:“等我以后在美国、英国发展了,有钱了,我一定要好好报答梁健。他是我生命中真正的恩人,不管怎么报答他都不为过。”
  梁健最后说:“美国那边是晚上吧,不打扰你休息了。好好休息,别让这个事情,影响了你的睡眠哦!”菁菁也对梁健:“晚安。哦,不对,你那边不是晚上,那就午安吧。”
  梁健刚刚放下电话,一转身,就愣了一下。因为办公室里,秘书处的魏雨站在那里。今天她身穿白色套裙,身材极其凸凹有致,长发在肩头也很是黑亮,梁健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天生长得不错,对男人也很有吸引力。
  但是他此刻不会关注她这些,他是搞不懂她什么时候,没声没息地出现在他办公室的!刚才自己给菁菁打的电话,她到底听到了多少,又或是听懂了多少。梁健不是特别客气地道:“你怎么进来了?我怎么没有听到你敲门。”
  魏雨说道:“不好意思,梁处长,我忘记敲门了……”今天的魏雨态度与往常不太一样,若是在平时,梁健批评一句“没有听到你敲门”,她或许就直接转身走人了。可是今天她没有走,还道了歉。
  梁健也不好多说她什么,就道:“有什么事吗?”魏雨看着梁健的眼睛说道:“梁处长,不知道你晚上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吃个饭。”吃饭,而且是魏雨请自己吃饭,这到底是搞什么幺蛾子!

  本来与美女吃饭也算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个美女,可不是一般的美女。今天她表现的又如此反常,况且梁健的妻子刚刚回去北京,他根本就没有心情与任何女人吃饭。梁健说:“谢了。还有事情。”
  魏雨就追问:“梁处长,那么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真的想请你吃个饭。”梁健心想,这女人还真要请自己吃饭啊?事有反常必有妖,梁健不打算就这么爽快的答应她。于是说:“最近都有点忙。等以后有空的时候吧。”魏雨说:“那好吧。我真心希望梁处长,能够给我一个机会,以前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也想当面跟梁处长道个歉。”
  梁健真是搞不懂,这个魏雨怎么会突然360度来个大转变了?很难相信,梁健还是保持了警惕心理,他说:“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以后机会多得是。”
  他的意思是不多留魏雨了。她说:“好吧,那就不打扰梁处长工作了。有空了,梁处长就给我打电话。”魏雨出去,梁健很是纳闷,这个女人玩的又是哪一出,不管如何他告诫自己,还是少与她来往比较好。

  魏雨从梁健房间出来之后,马上就跑回了办公室,拿起手机就给王道打了电话。王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对魏雨说,你帮了大忙了,这个消息很重要。魏雨说,你说过要娶我的对吧?什么时候跟我去见我老爸老妈?王道说了一句快了,就敷衍了过去。
  王道又给另外的人打了电话。
  与此同时,几辆警车正在向培友人的横申印染公司进发,他们已经手机定位了培友人,他目前就在自己的办公室。
  警车一到横申印染,有人阻拦,就被跳下来的公丨安丨,直接上了手铐,扔在一边,然后他们长驱直入,冲入了培友人的办公室内。

  公丨安丨已经准备了手铐,但是当推门而入,却发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培友人的手机就搁在桌子上。公丨安丨把培友人的手机拿过来一看,里面的储存卡已经取走了,手机其他信息都已经删除。
  几十分钟之前,公丨安丨还能定位到培友人在哪里,这会儿却已经拆除芯片逃走,可见是提前收到了信息。没有手机,那就只有汽车,但是公丨安丨在企业中找到了培友人车子。培友人是坐了别人的车子走的。这么一来,就不太好找了。
  公丨安丨将这个情况反馈个了夏厅长。夏厅长又将这个消息,报告了张省长。张省长当即下指示“集中警力抓捕,不抓到人不收兵。”夏厅长说:“一定按照张省长的指示办。”打电话的时候
  ,梁健正好在张省长的办公室。
  张省长对梁健说:“培友人提前逃走了,看来有人给他透露了逮捕他的消息。”听到这话,梁健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魏雨的影子。今天他打电话给菁菁时,就被魏雨听到了。不知是不是魏雨去向培友人通风报信了?但是,魏雨和培友人很熟悉吗?梁健不能肯定。
  张省长瞧见梁健神情有变,就问道:“你了解什么情况吗?”梁健摇了摇头说:“没有,只是对培友人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闹不懂。”毕竟梁健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好乱说。
  张省长说:“培友人这种人,方方面面都塞钱搞了关系,所以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也是正常。但是,他如果认为逃过这一劫,就永远逃过了。那就大错特错了。不逮捕他,绝不会收手。”
  张省长如此决心,自然也是梁健最想听到的事情。梁健说道:“张省长,我也认为逮捕培友人这样的人很有必要,不仅仅对破案有好处,同时对推进治水也有好处。”
  在通过与江中省临近的浙江舟山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途观越野车正在奔驰着,上面开车的人就是培友人。培友人接到了王道的告急电话之后,就与企业里的副总调换了车子,直奔舟山。在舟山的一座岛上,他拥有自己的一个房子,是与当地的一个农民购买的,是供度假用的。
  这次变成了逃难!培友人已经连续在高速上奔驰了4个小时了。按照规定,司机每开四小时的车,就应该休息一下。但是作为逃避公丨安丨追捕的培友人,培友人哪里还敢休息?他继续往舟山开。五个半小时之后,培友人就到达了舟山沈家门港口,然后立刻购买了一张票,向着海岛上去了。
  已经过了夏季炎热的时候,海岛上也已经过了最为热闹的时辰。现在逐渐进入了淡季。渔船往来有些稀淡,日落之后,岛上特别的孤寂。以往来度假时,那是忙里偷闲,喧闹之中来找一份享受。此刻,却只有落寞之感。同一件事情,心情不同,感觉就千差万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