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4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不愿意离开她们,就说:“等我从省政府回来再说吧。”梁健去了政府,向张省长汇报了有关情况。张省长皱了皱眉:“如果这真是横申培友人做的,那只能说明他实在是太大胆妄为了,已经根本不配再做一个企业家了。这样吧,我会跟夏厅长说一声,让他放姚松和褚卫几天假,去你家里保护你的妻子。”
  梁健说:“谢谢张省长。”张省长说:“今天,夏厅长就跟我打过电话了。他说,关于菁菁弟弟那个案子,他们已经有重大突破,恐怕很快就会有进展了。”梁健说:“那太好了。”张省长说:“等事情一明了,他们就会组织抓人。我们就拭目以低吧。”
  梁健刚要回办公室,忽然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次是莫菲菲打来的,她说:“保姆阿姨说,她要回家了,不能再做保姆了。”梁健问道:“为什么?”莫菲菲说:“他家里人听说了你们家里发生的事情,今天阿姨去买菜,又有人跟踪她。她和她家里人都怕了。”
  梁健说:“这种事情,不会持续多久的。”莫菲菲说:“我也苦心相劝过了,但是她家里人不让,已经到我们房子里来了,说这个月的工资也不用了。”梁健听后,不由有些悲伤,他说:“那这样吧,阿姨要离开,就让她离开吧。你帮我把工资付给她吧,这段时间她也辛苦了。我们另外想办法。”
  莫菲菲答应了,她说项瑾也是这个想法。接完这个电话,梁健的心情就低落下来,整个下午余下的时间,基本就没干什么事了。他站在窗口,看着外面。这是他人生当中,正儿八经遇上威胁还是头一遭,而且是对他家人的威胁,这让他无法忍受。
  梁健回到家,吃过饭,项瑾叫他一起到了书房,对他说:“梁健,我跟你商量一个事。”梁健看着项瑾。项瑾说:“我打算,还是跟虹儿回去北京一趟。避开这段日子。”梁健想了想,保姆也已经回家了,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家里的活如果让莫菲菲做,那就太为难她了。
  回到北京后,项瑾至少有人照顾了,谢阿姨是非常体贴周到的,而且在北京,他们的别墅区警卫很森严,安全方面也不会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梁健见不到她们,这点让人憋闷。
  但是为了项瑾和女儿的安全,梁健只好说:“那就这么办吧。”项瑾说:“你答应了的话,那我马上跟爸爸打电话。”梁健说:“我送你回去吧。”项瑾说:“不用了。我会让爸派两名武警过来,接我们过去。你跟我们在一起,说不定也会招惹什么麻烦。”
  梁健听了,感觉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只好放弃了送他们去北京的念头。项瑾打过电话之后,对梁健说:“我们明天上午就走。”
  第二天上午,梁健、姚松一同护送项瑾和孩子一起到高铁站。莫菲菲陪同前往。项瑾本来说,莫菲菲不用去了。莫菲菲说:“我是财务自由身,没事,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是对我这种人说的。把你送去北京,我顺便可以去玩玩。”
  梁健无话,项瑾说:“谢谢。”梁健的女儿虹儿就在小推车里,由莫菲菲推着,项瑾在一边照看,他们的行李由两位健硕的特警提着,进入高铁车厢。梁健的心好像突然被扯了一下似得,感觉很不是滋味。

  女儿这么小,就要跟着妻子北上,自己还留在江中到底意义何在?梁健也有些茫茫然了。梁健很想冲过去,扒开车厢门,也跟着他们去北京。但是,此时车子已经缓缓开动了。梁健看到车窗之内,项瑾与自己挥了挥手,车子就前行了。最后一眼瞥见车子中女儿的推车,梁健眼角留下了眼泪。
  回到家里,房间已经是空荡荡的。自从项瑾到宁州与他一起生活以来,他已经习惯了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生活模式,如今一个人一个屋子,真不是滋味。但是,今后好长一段时间,都会是如此了。
  据说,这是第一场秋雨。宁州号称人间天堂,这宁州的秋,也是别有一番愁煞人的滋味。梁健这天是心血来潮,车子开到宝塔山下的时候,距离省政府还有四站路,我就找个地方把车停了,步行走去,感受一番秋的滋味。
  人是需要空间的,也是需要独处的时间。梁健也已经是好久都没有感受这一个人散步的滋味。行走之中,头脑好像变得都清晰了起来,他渐渐地明白了,接下去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也许人还是得有点追求,有点信仰,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层面,不可以再随波逐流。

  尽管张省长是一位非常好的领导,他当前最大的任务,也就是服务好张省长。但是,他必须不断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和素质,有些该保持和发展的人脉也不能忘记。尽管维持关系和人脉似乎是很俗的事情,但是在你站在一个平台巅峰之前,这些都是必须的。
  到了省政府,梁健还没来得及倒水,张省长就叫他过去了。张省长说:“梁健,那个案子已经明了了!”梁健的兴趣一下子被调动了,他问道:“张省长,拿些挖大学生肾脏的,到底是些什么家伙?”
  张省长说:“夏厅长马上就来了,你让他说吧。”梁健就开始准备茶水。他刚刚给张省长沏了茶,省公丨安丨厅长夏初荣就已经到了。
  夏厅长介绍说:“那是一个团伙,在宁州已经作案多起,但是,对菁菁弟弟下手,他们却是受人指使。”梁健很是奇怪,会是谁指使呢?又有谁会跟这个小年轻过不去?”夏初荣说:“据团伙的老大供述,这个人还是我们省一个知名企业老总,横申印染培友人。”
  梁健的脑袋里一下子,似乎就发生了豁然的响声。培友人!菁菁!
  这一切在梁健脑海里兜了一圈之后,梁健得出的是“圈套”两个字。培友人买通别人,伤害了菁菁的弟弟,害得菁菁必须向培友人借钱,来给弟弟做移植手术。然后,培友人就打算把菁菁变成自己包的女人。
  如果自己没有出现,菁菁现在可能已经是培友人手中的一个玩物了。想到这里梁健简直是气愤异常,灭了培友人的心都有了。
  张省长说:“梁健,之前我告诉过你,查这个案子会有用处对吧。”的确,张省长当初说要查这个案子的时候,梁健还很不理解,张省长只说会有用处,但是没有详说,到底有什么用处。
  原来张省长早就看出了其中的联系了。梁健再次对张省长的洞察力感到佩服,但是他没有趁机拍马屁,而是道:“没想到张省长早就已经看出了其中的联系。”张省长说:“我也不过是猜测,但是偷肾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恶劣,对青少年的人身权是极大挑衅,正好借这个机会查处案子。没想到,查出来的结果,与我的猜测很接近。”

  夏厅长说:“张省长,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行动吧,去逮捕培友人。”张省长说:“证据都成熟了吗?”夏厅长说:“成熟,按照犯罪分子供述,时间、地点,我们调阅了监控,都是符合的,还有一个有力的证据是,培友人付钱给犯罪分子,通过的是银付款,打入对方上银行账户,这一点证据极为有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