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4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说:“非常感谢。”汪渔说:“不用谢。这事情,我帮助删帖不难,但是要让对方停止发帖才难。如果他们不断的在不同的地方发帖,那就会很棘手。”
  梁健说:“对于他们这种中伤行为,难道没有好的办法制止?”汪渔说:“有办法,那就是报警。你看合不合适?这一点你自己考虑。”梁健再次感谢,怪了电话。
  梁健把打电话的情况与项瑾说了,两人就盯着电脑屏幕,果然五分钟后,上面的帖子就不见了。项瑾说:“宣传部的办事速度还可以。”梁健说:“现在,就是得防止他们变着方式继续发帖。”
  项瑾看着梁健说:“你保证和照片上的菁菁,没有半点亲密关系?”这一点梁健是能够保证的,他说:“没有。”项瑾说:“那就好,你可以报警。让警方帮你追查对方ip,打击他们这种恶意中伤行为。”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梁健打了电话给王凯,让他帮忙。王凯也不说二话,说自己马上全力以赴去办。梁健心里不好意思,王凯是经侦大队长,并不是管信息络犯罪的处长,经常麻烦他也不好意思。
  如今是一个络和自媒体时代,分管路犯罪的副局长必须熟悉起来,方面以后的办事。能够做的事情,基本都做了。梁健看到项瑾一直陪着自己,他说:“你去房间休息一会儿吧?”项瑾说:“没事……”她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这时他们的女儿已经在里屋哭了起来。项瑾就说:“你最好早点去单位,帖子的事情,不会就这么完的,最好主动向张省长解释解释,免得让张省长先从别人那里听说此事。”

  梁健说:“知道了。我马上吃过早饭就出发。”其实如今才早上六点多。
  可能是梁健他们起得早闹出了动静,莫菲菲也从房间里醒了过来,看到梁健从书房里出来,她问道:“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梁健说:“有事情得早点去单位。”他不好跟莫菲菲多说这方面的事情,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
  草草用面包当早饭,梁健就驾车出发了。来到张省长的别墅前面,才不过早上七点钟。张省长每天基本上都是在七点零五分出发散步,七点四十五分用早餐,八点钟从家里出发到省政府,八点十分左右到办公室。
  梁健也不去敲门,就站在门口等着张省长。果然七点零五分,张省长就从别墅里出来了,穿着锻炼身体的休息外衣,出发。看到梁健站在门口,张省长只是眼神稍稍变化了一下,说道:“梁健,今天这么早啊?”
  梁健说:“张省长早。”张省长没有停下脚步,说道:“既然这么早来了,那就陪我散散步吧。”梁健说:“好。”张省长的散步,果然就是单纯地散步。在这个过程中,张省长没有询问梁健为什么今天特别早,也没有问其他的问题。
  他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散步,看看这家属区早晨宁静的景色。因为时间尚早,行人不多,与张省长打招呼的,他都回一个招呼。梁健就不好意思用自己的事情去打扰张省长的锻炼,一路只是陪着。
  散完了步,张省长问道:“梁健,吃过早饭了吗?”梁健说:“吃了一点。”张省长说:“再陪我喝点茶吧。”梁健就跟着张省长进入了房间。这天张夫人葛慧云已经吃过了早饭,她说:“学院里有事,得早点过去。”葛慧云与梁健打了招呼,就出门了。

  留下保姆给张省长上了早点,给梁健来了一杯绿茶。梁健是好茶的,看到这碧清的茶汤,心就安定了下来。有时候,茶、烟等都有镇定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一旦爱上就再也放不下原因吧。
  心神安定下来的梁健,看着桌上糕点,是宁州本地的特产,又食欲大涨,既然张省长让他陪着,他索性就说:“这糕我也吃一块。”张省长说:“来,别客气。”梁健就一边吃糕,一边喝茶。
  张省长吃了一碗稀饭,由于之前的跑步,稀饭吃完已经满头大汗。张省长说:“痛快。现在跟我说说吧,今天这么早过来,有事?”梁健心想,对张省长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他说:“张省长,今天我是来检讨的。”
  张省长看着梁健说:“有什么需要检讨的?”梁健说:“由于我平时处事不注重小节,有些人利用一些照片,络上攻击我。”张省长的表情就严肃了:“你详细说说。”梁健就把早上发现有人在上发照片,并使用“省长秘书与小三甜蜜,并送小三出国留学”这样的标题说了。
  梁健几乎毫无保留,对与菁菁的认识,以及后来发现她因为给弟弟换肾而受到培友人胁迫的事情也说了。梁健说,他之所以帮助菁菁出国留学,那是因为担心培友人会害他。如今菁菁已经成功出去,培友人就只好针对他。
  张省长听后问道:“那培友人的五万块钱,是不是还在你那里?”梁健一直放在他车子,培友人已经不收回去了。张省长不说话了。梁健感觉到了房间里的沉默,这沉默非常巨大,梁健不知道张省长心里是怎么想的。
  过了好一会,张省长问道:“现在帖子已经被清理掉了?”梁健说:“暂时已经封杀了账号,屏蔽了帖子。”张省长问道:“你能保证他们不再发了吗?”梁健说:“我已经关于这事情报案了。”张省长说:“即使报案了,恐怕也不能拿培友人怎么样。发帖中伤,不会是什么重罪。而且,培友人肯定也不会自己去发帖,即使查到了,他也会找替罪羊。这最多关几天就出来的事情。但如果这帖子,不断地发出去,对于省委省政府的形象,都是极大的影响……”

  梁健本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今听张省长这么说,他知道领导也把这个问题看得很严重。梁健一狠心说:“张省长,我申请辞去现在的综合一处处长职务。”
  张省长看了一眼梁健说:“别先想着辞职,只要没有做亏心事,就别怕人家的议论。”梁健说:“可是,张省长,对自己的名誉被攻击,我并不怕,可是我担心,因为我自己的特殊身份,影响到张省长和省政府的形象,我觉得承受不起。”
  张省长说:“这个你放心,如果省政府和我,对这点都影响都承受不了,那还能干什么事情?现在事情的关键有两点,第一你的确没有做违法违纪的事情;第二对那些肆意侵害人家名誉权的,我们要予以坚决反击。不能任由他们这么干,否则只会纵容他们更加任性。
  “这样,你还是安心工作。我给夏初荣同志打电话。”说着,张省长当即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夏初荣的电话,对他说:“初荣同志,上次我听说,最近省里、特别是宁州市,发生多起青壮年被人迷昏割去肾脏的事情?”
  梁健很是奇怪,张省长跟公丨安丨厅长打电话,说的不是查上造谣者的事情,而是查割去肾脏的事情。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听到张省长继续在电话中说:“我的意思是,这事情,事关老百姓的安全感,也事关背后的黑色利益链条,这事情不能再拖了,你们要抓紧破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