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双手相交,阿奴身上裸露出来的每一块肌肉都油光闪闪,坚硬得跟石头一样,充满了极度的爆炸性。
  而我这个时候,也是趁着她创造出来的绝佳机会,从旁侧陡然冲出来,腾空而起,将手中的金剑,陡然刺入了那巨汉的后背处。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个地方,应该就是心脏的位置。
  耶朗古战法并不仅仅教会了我搏击应变之法,也让我学会了在战场中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捡漏补刀。

  所谓战斗,就是瞅准敌人的弱点,极大地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而并不是一味的硬拼蛮干,只有善于把握战场时机的人,才有可能是笑到最后的人。
  哧……
  长剑在刺入的那一瞬间,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那巨汉身上的肌肉,就好像是岩石一般坚硬,在刺入的一瞬间,立刻反应过来,周围的肌肉朝着伤口处猛力挤压,似乎想要制止那金剑的长驱直入。
  这是一种极为高明的横练手法。

  在遇到阻力的那一刻,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劲力全力激发,然后催动着虫虫埋藏在金剑里的阴阳鱼阵,信仰之力和阴魂之力不断旋转,制造出了强大的突进能力。
  金光大放,这把被我称之为“破败王者之剑”的兵器没有再有任何停滞,径直向前。
  终于,那剑尖从对方的胸口处冒了出来。
  再接着,这家伙轰然跪倒在地。
  而即便如此,我也看不见对面的阿奴,因为即便是它跪倒在地的时候,也足够遮挡住我的视线。
  就在这巨汉跪倒在地的时候,那边的战况也分出了结果,我瞧见毛球用石块,将那家伙的脑袋砸得一阵稀烂,然后跳了过去,将毛蛋给扛在了背上,朝着我们大声招呼道:“快走。”

  它喊着一句话的时候,离我们最近的敌人已经只有二十米不到。
  这距离对于修行者来说,仅仅只需要一个冲刺。
  我们没有再敢停留,而是朝着那山缝之中狂奔而走,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够瞧见一些光亮,到了后来,就几乎瞧不见什么亮光了,完全就只能够凭借着炁场的感应,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
  我对于用炁场感知周围事物的能力,运用得并不是很熟练,所以不停地跌倒。

  就在这时,突然间前方伸出了一只手来,一把将我给拽住。
  那只手巨大无比,我被猛然一拽,立刻感觉到是那个虎头大妞阿奴的,刚想要收回去,结果她一把抓着,说跟我们走,别犹豫,后面的追兵跟得很紧呢。
  我侧耳倾听,感觉得到追兵好像就在身后。
  在阿奴的牵引下,我们一路往里跑,而越往里走,就越感觉到望着地底下面钻。
  我们不断地往下走,越来越深,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前面的人脚步一停,然后毛球的声音传来过来:“这边的出口处,也有人守着,怎么办?”
  大家不知道跑了多久,不过我估计得有一两个小时左右,一开始的时候身后追兵还很近,不过现在倒是离得远了,都听不到脚步声。
  黑暗中,我什么都瞧不见,问那些人厉害不厉害?
  毛球说比上面的厉害。

  我听到,心中有些堵——刚才我们之所以能够突入其中,将那两个巨汉弄到,一来是大家都拼了老命,二来也是运气使然,对方并没有太多的防范,而此刻毛蛋身受重伤,五哥也是虚弱得很,我们队伍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如何能够再一次应敌呢?
  我想了一下,突然问道:“能不能用这头雪狼引蛇出洞呢?”
  毛球诧异,说这雪狼不是你的伙伴么?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继续问可不可以让雪狼先冲出去,吸引守门高手的精力,一旦他们离开一些,我们趁机逃出?
  毛球点头,说理论上是可以的。
  身后追兵随时都有可能到来,我没有任何犹豫,将雪狼王背上的二春给放了下来。
  阿奴主动把她背在了身上,紧接着我跟毛球一起来到了出口的附近,它稳了稳背上的毛蛋,然后指着前方说道:“这出口处,肯定会有新摩王的一个门徒驻守,除了他,其余的人倒好办,不敢深入黑暗——你确定要牺牲这雪狼么?”
  我笑了笑,或许在它的眼中,这个一路陪伴我们的雪狼,算是伙伴,但我却晓得,倘若没有小红的控制,这家伙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张开嘴,咬下我的头颅。
  我将手轻轻抚在了小红的身上,它会意,触须往那畜生的后脑一扎,然后轻轻脱离。
  雪狼王受痛,猛然一声巨吼,然后朝着前方的光明冲了出去,我们伏在暗处,一动也不动,贴在石壁上的耳朵却能听到外面一阵兵荒马乱的脚步声。
  随着那雪狼王的叫声越来越远,毛球直立起了身子来,说道:“就是现在了,赌一把!”
  它带头,背着毛蛋就冲了出去,而我也毫不犹豫地扶着五哥往前奔走。
  众人冲出了地底出口,瞧见外面有一个简陋的营寨,十几个篝火燃烧,有一堆人正伸着脖子朝远处望去,没想到这出口又冲出了一队人来,慌忙跑过来,而我们则没有理会这些人,在毛球的带领下,一路狂奔而走,冲入了远处的黑暗中。
  我们一路狂奔,融入了黑暗,我方才发现自己居然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来。

  所谓巨大,跟之前我见过的巨型洞穴截然不停,这儿就好像是另外一个天地一般,抬起头来,都很难瞧见头顶上的穹顶。
  我来不及仔细打量,在毛球的带领下一路狂奔,终于在众人都有些精疲力竭的时候,毛球找到了一个狭窄的洞穴,叫我们都躲了进去。
  我们进了洞穴,毛球用石块把口子堵上,然后在黑暗中翻了一阵,居然有火光升了起来。
  黯淡的火苗中,彼此瞧见对方劫后余生的脸,大家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我们逃出来了!
  就在这笑声中,阿奴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低呼:“我、我这是在哪里啊?”

  听到这声音,我顿时就欣喜莫名,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二春的胳膊,说师姐你醒了?
  阿奴小心把二春给放到了地上来,我半蹲起来,二春借着微微光芒,看了我一眼,惊喜得眼泪都流了下来,说陆言,真的是你?我以为是我做梦呢,你不是在缅甸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将二春给扶着靠在墙上,然后将自己回国之后,听到堂兄陆左和大家出事的消息后,决定过来找寻的过程,简单讲了一遍。
  五哥在旁边听着,忍不住插嘴,说竟然会有此事?
  他显然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二春这时候也认出了五哥,说萧家小爷,你也在这里?

  五哥摆了摆手,说你这叫法,一下子把我给弄老了,别这么叫,喊我五哥便是了。
  二春连忙摇头,说那怎么行,我师父都叫你小叔呢,我若是叫了你五哥,岂不是岔了辈分?
  五哥知道二春的性子执拗,也没有多劝,问到底怎么回事?
  二春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其实我到现在,也没有明白到底咋回事呢……”

  日期:2015-11-0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