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3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心里有所挂念,问了一声张省长:“治水的推进工作,本来我是想多跟周厅长这里联系联系的。”张省长说:“这事情,急不来,问题不大,你先照顾好家里人。”梁健再次感谢了张省长,电梯门关上了,他才返回房间里。

  梁健这次非常的低调,几乎没有通知其他的朋友。一方面他知道,项瑾如今需要休息,一旦通知朋友们和同事,肯定是一传十十传百,搞不好这里就人满为患,项瑾要好好休息,就会成为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
  另一方面项部长从北京来了,来看望他们的人多了,项部长也会感到很不自在,在省妇保院,又不能单独搞一个接待室,这也未免太高调了。为此,梁健只好,谁也不说。梁健答应过胡小英,孩子生好了,要给她打电话。梁健就给她发了一个短信,告知了有关情况,让她过两天再来好了。胡小英答应了。
  梁健原本以为,可以安安静静地陪着项瑾了。没想到,张省长他们刚走不久,省书记华剑军也来了,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省委秘书长。不知道华剑军是怎么知道的,但梁健心想,项部长从北京来到了宁州,各种信息肯定能够很快地传导华剑军耳朵里,为此,也不需要奇怪。
  华剑军也带来了礼物和红包,并且提出要为项部长解决食宿和出行问题。项部长说:“这不用费心,已经解决了。”华剑军有些惊讶,有人比自己还早,但是他没有太多的表露,然后说:“希望项部长能到省委指导工作。”项部长说:“我也没什么好指导的。这两天主要是想要陪陪女儿。”
  华剑军说:“那是的,项部长和女儿、孙女享受天伦之乐,那是最重要的。”华剑军故意说是“孙女”,而不是说“外孙女”。分明带有讨好的意思。
  项部长就将他们送走了。可是,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了。省书记、省长都来过了,省委、省政府、省人大和省政协的领导,络绎不绝地都来拜访了。
  闹得项瑾根本无法好好休息。
  项瑾的小姐脾气就有些发作了:“爸,你在这里我根本无法正常休息。你还是去他们省委省政府吧,你在这里,就不停地来人,还让不让休息了!”项部长位高权重,那么多人对他点头哈腰,享受的都是讨好,却只有这个女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一点架子都摆不起来!

  项部长只好诉苦:“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难道希望他们来吗?我也希望能够安安静静陪陪你,可他们都是要来啦!另外,那些来拜访的人,难道也都是心甘情愿想来的吗?我看也未必,但是他们懂得一个道理。领导可能不记得到底谁送了礼,但是他肯定很清楚谁没有送礼。正是慑于这类陈规陋习,他们都来了,他们担心我记得他们谁没有来看望……”
  项瑾一副不讲理的样子说:“老爸,你跟我说这些没用。我现在需要的是休息,我累死了。你还是到省委省政府去吧,或者到宾馆去,让他们到哪里去见你。”
  “项瑾!”梁健希望项瑾对自己老爸客气一点。项瑾听到梁健说话,就不再多话了。项部长倒也没有发火,只是说:“那好吧,我暂时到宾馆去吧。到晚上我再来看你,免得那些人打扰你休息。”
  说着,项部长和警卫就朝房间外面走去了。梁健陪同出来了,梁健说:“爸,项瑾是产后情绪的问题,你别生她的气。”项部长说:“我怎么会生她的气呢?谁叫她是我女儿呢?”梁健笑说:“其实,项瑾是很开心的,你能够从北京来看她。”
  项部长说:“这我知道,所以,这两天我一定要呆在宁州,每天来看看。项瑾这孩子,从小就没有妈妈,衣食虽然无忧,但是缺少的是爱。我以前忙于工作,给她陪伴非常有限,所以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是你让他感受到了幸福。我还要谢谢你呢。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她母亲生好孩子,有几个月的时间情绪都不大好。
  “以前我还不知道,现在终于明白了,是产后忧郁症。

  今天项瑾那么不客气地和我讲话,好像就是那种情况。我最多带几条,你要面对的时间可长了,要担待一点啊!”
  说着,项部长在梁健的肩头,拍了拍,仿佛是委以重任的感觉。梁健说:“放心吧,爸。”项部长说:“你打个电话给你们张省长吧,如果他有空,
  可以到宾馆见我,到省政府我就不去了。这次,我没有工作上的任务,所以就不去省委和省政府了。”梁健说:“好。”
  将项部长送走之后,梁健又给张省长打了电话,张省长说:“那我过十分钟去见项部长。”打完电话,回到了房间里。项瑾问道:“爸,有没生我的气啊?”梁健说:“爸爸说,你这可能跟产后忧郁症有关系。”

  项瑾笑了:“他瞎说。我是被烦的。”项部长离开后不久,又有几拨人相继过来,梁健就告诉他们,项部长已经去宾馆了。
  果然效果很好,人开水稀少起来,也许他们圈子里的人,也在相互传播着消息,知道项部长不在医院,他们也就不再来了。
  产后身体还是需要,项瑾给女儿喂好了奶,很快又睡着了。安静下来,梁健又开始想到了父母的事情。由于对外卖的食物不放心,父亲梁东方和母亲邵小珍,轮流着给他们做饭、送饭,莫菲菲担任起了临时接送的驾驶员。
  一次母亲邵小珍送过来,在莫菲菲陪项瑾说话的时候,梁健让邵小珍一起到了阳台上,问道:“妈妈,老爸跟我说的都是真的吗?”邵小珍看着梁健说:“是真的。”梁健十分苦恼地道:“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怎么感觉,自己就是你们的玩物呢?这么久了,你们却生生的骗我。”
  看着儿子咄咄逼人的目光,邵小珍说:“健儿……不是爸爸妈妈,不想让你知道……可是,当时我们是答应了你亲身父母,在你生儿育女之前不能告诉你,他们才答应了将你寄养在我们家的。
  “我和你爸爸,结婚了五年都一直没有生育,后来查证我没有生育能力。我们当时非常想要领养你。但是你亲生父母一定要让我答应他们条件,才能领养你。我们答应了,就得做到啊!”
  看着母亲的眼中流出泪水,梁健心中不忍。朝远处望了一眼,梁健回过来对邵小珍说:“妈,你跟爸去说。我梁健,只有一个父亲,他叫梁东方,

  也只有一个母亲,叫做邵小珍。其他人我都不想见。”
  说着,
  梁健回进了自己屋里,眼中有些隐隐的泪水,他在进门的一刻,就擦去了。项瑾似乎发现了梁健情绪有什么不对,问道:“怎么了?眼睛红红的?”梁健说:“没什么。刚才在阳台上,眼睛里吹进了沙子。”
  项瑾的休息被人打扰的情况,并没有因为项部长搬到了宾馆而得到彻底的改变。
  项部长特意等到了晚上八点多才来看看自己的女儿,至于是梁健和项瑾的孩子,到底是叫项部长爷爷,还是外公,项瑾和梁健都没有考虑过。梁健对此无所谓。梁健的父亲和母亲,似乎特意为了让项部长高兴,对着婴儿说:“你爷爷又来看你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