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2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就到产房门口。这时候,舒绛忽然从病房里出来了,原本镇定的舒绛,这时候额头也皱出了两道深深的纹路。梁健原本要问,是不是生好了。看到舒绛的表情,梁健也心中顿急,他似乎听到了里面项瑾痛苦的呻吟声,就问:“怎么了?”

  舒绛说:“情况有点复杂,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顺利。”这时候,赵科长也从里面出来,她解下了口罩,对舒绛说:“舒医生,要不还是我们做主,剖宫产吧?这样下去很危险,如果在过几个小时,项瑾还是不能顺产,对母亲体力消耗太大,到时候还是要进行剖宫产,难度就会大大增加了。”
  梁健很急切地问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不能顺利生产?”赵科长说:“项瑾的盆腔不够大……”解释了一通,梁健只是听出了一个“难”字。只听舒绛说:“但是不对啊,只要方法正确,每个女人,都可以顺利生产,我完全相信着一点。”梁健也慌神了:“那怎么办?”舒绛说:“生。项瑾说,她一定要顺产。你的手机给我,我来打一个电话。”
  梁健不知舒绛这个时候,要给谁打电话,但还是乖乖的把手机递给了舒绛。
  舒绛除去了她的无菌塑料手套,拿起了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老军医,我遇到一个难题了,你给我出出主意……”听到“老军医”这三个字,梁健就一下子明白了,舒绛到底是在给谁打电话了,就是北京部队中的老军医了。
  深得项部长认可的老军医,还被众多首长认可,没办法回到宁州的老军医!看来,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即便如舒绛这样的医术高超的,也会遇上需要与别人讨论的问题。梁健只听到“嗯……”“那要是这样呢……”
  舒绛在电话中与老军医说了整整一分钟。接着,就从产房之中,推开门出来一身除菌透明罩衣的赵科长,对舒绛说:“舒医生,情况很紧急,我的意见是剖吧!”
  坚持到现在,最终还是要剖宫产?梁健和项瑾都是很希望能够坚持顺产的,但是如果万一遇上了生命安全的问题,那肯定是以生命安全为重,剖也只能剖了。
  “不剖!”这时候,舒绛放下了电话,对赵科长很肯定的说了一句:“我们都是习惯思维了,换一个角度。”舒绛朝梁健只是点了一下头,然后又进入了产房。赵科长也只是看了梁健一眼,赶紧跟着回进去了。
  梁健的父母也因为焦虑,围困了过来,对梁健说:“如果顺产实在不行,那就剖吧。”农村出身的父母,对于医院本身就有一种敬畏,心里没有底,梁健是充分理解这一点的。梁健说:“我们要相信舒医生。”
  接下去,就是漫长的等待,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梁健就坐在产房外面位置上,不再动,等待着……梁健的父母不时瞧瞧梁健,尽管脸上满是焦虑,但是也不再说话。心里默默祈祷,一定要母子平安……
  与此同时,从北京开往宁州的高铁之上,项瑾的父亲项部长和老军医已经出发了几个小时,车子已经过了济南站了,一路南下,再几个小时应该就可以到达宁州了。项部长侧过头问老军医:“项瑾不会有事吧?”
  老军医笑笑,淡然地说:“不会有事。有舒绛帮助接生,你就放心吧。我们俩已经沟通过了,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项部长放下心来,对老军医说:“你和舒绛有多少年没有见面了?”老军医说:“二十一年了吧!”
  二十一年!项部长不由也是一震。二十一年,一个女人可以从花样年华变成明日黄花。项部长说了一句:“老军医,你是足够残忍的。”老军医说:“不是我残忍,是首长们不肯放我走。”项部长说:“首长们,难道真这么不近人情吗?如果你什么都不要了,首长难道还不让你走吗?”
  这话,让老军医陷入了沉思,望向了车窗之外。
  大约在清晨四点多,莫菲菲也已经赶到了医院,她听了情况,安慰了梁健的父母,说:“放心吧,舒医生是整个宁州,医术最高的医生了。她肯定有把握的。”然后,她坐到梁健的身边,握了一下,梁健的手背。
  莫菲菲有些凉凉的手,传递给梁健的却是一阵温暖。梁健朝莫菲菲点了点头。莫菲菲就在一边陪伴着梁健。等待的时候,一分钟好像变成了一个月……
  “哄啊,哄啊……”伴随着产房之门的打开,一个孩子响亮的哭声,终于传了出来。这时间是201x年10月12日清晨8:01分,梁健这一生都可能不会忘记这个平凡又极其不平凡的时辰。
  梁健从护士手中接过自己的女儿,看了一眼,小小的精致脸孔,嫩到有些发白如奶的皮肤,梁健在这一刻顿时感到世界变得不一样了。梁健赶紧附身,在推车出来的项瑾脸上亲吻一下,说:“谢谢你,给我带来了这么漂亮的小公主。”
  项瑾朝他笑笑,很甜美的笑。边上的莫菲菲用她的苹果“咔嚓”一下,给他们照了一张照片,然后说:“这张最珍贵的照片,你们要出钱给我买版权的!”梁健和项瑾都笑了。
  项瑾肯定是非常虚弱,微微闭上了眼睛。这时候,略显疲惫的女医生舒绛,对梁健说:“跟进去房间吧。”梁健对舒绛说了一声“谢谢”,满心欢喜的去房间了。

  梁健毕竟是初为人父,抱孩子的姿势也不熟练,护士就从他手中接了过去,说:“让我先抱过去,待会你再慢慢学如何抱孩子吧。”护士就是孩子护理的专家,梁健听专家的,将孩子交给了护士。他的父母梁东方和邵小珍紧紧尾随着护士去了。梁健则护在项瑾身边,一路陪伴着回房间。
  到了房间,先是一阵繁忙,都是各种手续和检验。忙过了一阵之后,舒绛和产科科长过来了。梁健和他父母再次表示了感谢。舒绛说:“实践证明,我们坚持到最后是对的。”原本主张要剖宫产的科长赵医生这时难为情地道:“还是舒医生经验丰富,我这个科长在关键时候,还是不够镇定。”
  舒绛说:“也不是你不够镇定。你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才建议项瑾进行剖宫产的。尽管我一直主张顺产,但是在过程当中,还是出现了大麻烦,我当时也解决不了了。若不是老军医给了我很管用的建议,恐怕我也很难解决掉这个问题。”
  这让梁健和莫菲菲都十分好奇。莫菲菲抢着问:“那最后,你们是怎么成功的?”舒绛笑笑说:“说来,你们肯定会觉得很好笑,甚至会不相信,可事实就是这样的。其实每一个母亲,都是不同的,她们有最适合她们的生产方式。
  “但是我们国内,因为历史上的惯用做法,一般都认为,生孩子就是要躺着生的。尽管我以前接受过其他的培训,生孩子可以用各种方式,关键是要找到最适合一个母亲的方式。但是,我其实一直没有往心里去。为此,今天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是鼓励项瑾用仰躺的方式来生,后来发现非常困难,几乎很危险。
  “我后来和老军医打了电话,他就提醒我。为什么不试试其他的生产体位呢?我几乎是醍醐灌顶。最后,你知道项瑾是以一种什么样的体位,将孩子生出来的吗?”舒绛医生卖了一个关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