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2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听出了项光磊的意思,大约也把菁菁想成是梁健的小三了。梁健说道:“绝对不会,我保证,如果伤害到项瑾,你随便哪天回国,把我的脑袋拿去当尿壶。”项光磊说:“你既然这么说,我会帮忙。我的想法是,可以让她以我亲戚的身份,先到美国,然后等她雅思成绩出来,再申请这里的大学。”
  梁健说:“你的主意很好。”梁健表示了感谢。项光磊说:“跟余悦说几句吧?”梁健听到项光磊的这一句,心头一热。余悦,曾经自己的妻子,现在与项光磊生活在一起,梁健本想说,还是不要了。但是,他如果真的要将与余悦的感情放下,那就得大大方方的放下,这事关两个人的尊严,以平常心对待。
  梁健说:“好,我跟余悦说几句吧。”电话被交给了余悦。余悦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梁健,你好。”梁健听到余悦通透的声音,心中也是一阵轻松:“你的身体恢复得还好吗?”余悦说:“病情控制住了,我现在心态比较好,光磊说,只要继续保持下去,会有恢复的一天。”梁健说:“这就好,我很高兴。”
  余悦说:“听说,项瑾就要生了?”梁健细细辨别余悦的话语之中,没有嫉妒,也没有其他复杂的情绪,只是一种真诚的关切,梁健的心真的放松了下来,他说:“是的,还有八天时间。”余悦说:“祝贺你们,要是哪天,我也能生一个孩子就好了。”
  梁健说:“应该会的,等你的身体完全恢复之后,你们就可以考虑了。我相信肯定会有这么一天。”余悦说:“谢谢你的吉言。我现在很幸福,就是希望能为光磊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梁健心中一阵酸楚说道:“肯定能行的。”
  余悦说:“光磊说,你要介绍一个女孩子到美国来?”梁健说:“是的,也是江中大学的,到时候请你帮忙。出国一方面是她的愿望,另一方面,也是我们政府工作的需要。”余悦说:“那是我的学妹,我一定会己所能及的给予帮助。”梁健说:“谢谢。”
  电话打完之后,梁健在办公室一阵怅然。时过境迁,感情是会变化的,如今项光磊是余悦生活的全部,这尽管让梁健有些小小的失落,但梁健深深地祝福他们能够过得好。
  这天下班之后,梁健又给菁菁打了电话,约她见面。梁健又赶去了江中大学,两人在草地的一个小金鱼池前面碰面。梁健问她:“如果,不去英国,你去美国,行不行?”菁菁问他:“为什么这么问?”
  梁健说:“因为事情很紧急,培友人已经威逼我了。”菁菁看着梁健道:“那怎么办?”梁健说:“只有保证你的安全,我才能不受他的威逼。所以,我想让你雅思考完之后,马上出国。”菁菁说:“去美国?”梁健说:“英国我没有那一重关系,美国可以。”
  菁菁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先去美国。然后以后凭自己的努力去英国。”梁健说:“你的弟弟和你的母亲他们,如何安排比较好?”菁菁说:“我可以让他们回老家。我们的老家,四川的老家族,培友人他们不会找到。即使找到了,我们那里民风很彪悍,他们不一定能怎么样。”
  梁健说:“这就好。那就这么定了。”菁菁说:“梁处长,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你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梁健说:“你不用感谢我。我并不是为你在做事,我只是为自己的原则在做事。我不希望自己保护一个人,半途而废。”
  菁菁忽然走近梁健,一把抱住了他:“不管你为了什么,我都会一直记着你。”被菁菁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身子拥着,梁健感到一丝尴尬,他松开菁菁的手臂说:“这两天,你也要辛苦了,一边要准备雅思,一边还要准备出国的手续。”
  菁菁说:“我会自己安排好的。”
  这天晚上,走进家门的时候,梁健忽然瞧见,项瑾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她还挺着大肚子,来给梁健开门。梁健赶紧扶住项瑾问道:“还好吗?”项瑾说:“还好,没什么问题啊。”梁健说:“可是,我怎么感觉你的脸色有些苍白。”项瑾笑了笑说:“今天肚子里这小的,动的比较频繁,中午没睡好。”

  梁健说:“要不要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项瑾说:“不用了,我现在感觉还好。”“如果一旦有什么不适,一定立即要告诉我。”梁健关切地道。
  项瑾用手攀住梁健的胳膊说:“知道了!我们先吃晚饭吧。”
  梁健父母虽然已经到了这里与他们同住,但是两人毕竟都是一直生活在农村,对于这方面的事情都不是特别敏感,更多的精力放在做饭和打扫卫生上面。
  吃过饭,项瑾的神色似乎红润了一下。但是梁健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他时刻关注着项瑾。到了晚上九点多,项瑾就说他有些累了,先床睡觉。梁健就躺在床头,看书。到了十一点左右,梁健也感觉有些睡意,看到项瑾呼吸均匀,也就放心下来,放下书,睡了下去。

  也许已经是凌晨了,梁健听到项瑾的声音,她说“肚子不舒服”,梁健看到项瑾神色异常,脸色比之前还要苍白,梁健就道:“项瑾,我马上要带你去医院!”项瑾也许是已经疼得厉害,这次她没有反对。
  但是,梁健担心用自己的车子,恐怕不安全,于是连夜给省妇保院长打了电话过去。梁健,又担心项瑾等不了,又给老医生舒绛打了电话,舒绛听了之后,说:“我马上过来。你让项瑾平卧,采取胸式浅呼吸,可以减轻阵痛。”
  项瑾的疼痛似乎在加剧,一会儿功夫,她的额头就沁满了汗珠。梁健知道,项瑾似乎为不让他们担忧,而强忍着疼痛。梁健感觉这样并不是好事,就对项瑾说:“项瑾,如果你感到疼的话,就喊出来。”
  项瑾的确是非常疼痛,梁健让她喊出来,她才意识到,硬是把疼痛压下求,不喊出来,可能对身体也不好。于是她也就不再顾虑太多,疼得喊了出来。
  梁健的父母,尽管也应该是经历过生子这一出,如今遇到这个情况,却似乎已经完全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了。他们端水、拿毛巾,都是想要把帮上一点忙,结果只是在边上乱转。梁健心想,两位老人怎么像是没有经历过生他这个儿子一般。
  转念一想,他都已经三十多了,这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他们哪里还记得这么多!梁健就只好对他父母说:“老爸、老妈,你们到沙发上歇歇吧。这样跑来跑去,也没什么用。”这时候,楼下响起了敲门声。
  梁健以为是舒绛医生来了,梁东方赶去开门,进来的却是省妇保的医生,两个是抬担架,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医生。梁健与他们点头示意,其中那个四十来岁的女医生看了看项瑾的征兆,说:“赶紧去医院剖宫产吧。”
  日期:2015-07-13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