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2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拿着这个方案从张省长办公室出来,就想到昨天菁菁跟自己说的话,横申印染老总培友人还指望着梁健能够帮助他蒙混过关呢。这个公开方案一下去,培友人这家企业的排污情况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想要逃脱群众监督和媒体的目光是不可能的!
  这是给培友人的打击,同时对于梁健也是非常大的挑战。培友人的企业受到治水打击,肯定就要找梁健的麻烦。在培友人的想法当中,梁健是收了他钱的,也是收了菁菁这个女人的。如果梁健不给办事,他不整梁健才怪呢!
  为此,梁健必须采取主动。这天他打算亲自去见横申印染企业老总培友人。梁健给菁菁打了电话,对她说自己今晚就会去见培友人,让她不用担心,集中精力去应付雅思的考试。菁菁说:“梁处长,谢谢你。我会认真准备雅思考试,但是,也希望你别为了我,做违反意愿的事情,如果实在不行,你可以说出一切,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梁健心想,菁菁向培友人拿了五十来万,这后果不是她能够承担的。他说:“我有办法,你不用太过在意。”放下与菁菁的电话,梁健又打给培友人问他在不在公司。培友人听是梁健的电话,很是客气地说:“当然在,梁处长要来见我,我就算在外面也要赶回去啊。”
  梁健到达横申印染的时候,天色已黑了。横申印染老总培友人叫了外卖,正在办公室里吃酸菜鱼,喝红酒。梁健走进去的时候,培友人说:“梁处长,来,过来一起吃酸菜鱼,我给你酒杯都准备好了。”

  果然,梁健看到客人座位上,有一只高脚酒杯。培友人抓起手边的一瓶红酒,给那只杯子中倒上了一杯红酒,说:“来尝一口,是法国庄园的顶级红酒。”梁健看了一眼,坐下来,但是没有动那杯红酒,他说:“谢谢,不用了。我不喜欢酸菜鱼和红酒一起喝。这口味太重了。”
  第457节 第706章烽烟四起
  培友人笑笑说:“梁处长,偶然口吻重一次,也是难得的。来,我敬你一杯吧。”梁健并不领情,只是拿起了边上的茶杯,与培友人碰了碰说:“培总我还是以茶代酒吧。”陪友人说:“梁处长真是清淡啊。”
  梁健说:“培总,今天来我想找你谈的事情,就是你上次让菁菁给我说过的事情。”培友人放下了杯子,对梁健说:“有劳梁处长,我们企业接下去的正常运转,都要靠梁处长了。如今治水的形势这么严峻,我们的压力非常的大啊。”
  梁健将茶杯也放下了,他对培友人说:“培总啊,这‘四水’共治的行动,是省委省政府部署的重大工作任务,坚决向前推进,各个企业都要按照要求自查,接受执法机关审查,如果还是不到位的就要关停,这很严格。不是说,哪个企业让人家打个招呼,就能蒙混过关的。
  “我就跟你说个事吧,也算是透个底吧。就是在前不久,北京方面也打电话过来,为某个企业说情了。结果还硬是让张省长给顶住了。北京方面都被顶回去,你说,我能帮到你的忙吗?”
  培友人不慌不忙地说:“梁处长,北京方面被弹回去是可以理解的,那是天高皇帝远,但是,你是张省长身边的红人啊。我已经多方面了解过了,都说张省长非常听你的话的。只要你帮助说几句,说不定就能放行了。到时候,我一定重谢梁处长。”
  梁健没有答应,反而问道:“你是听谁说的,张省长很听我的话?这人分明是不懂官场规矩嘛。张省长是政府一把手,我只是他的秘书。我只听张省长的指示,哪有张省长听我的道理?说那些话的人,肯定不是官场中人嘛!”

  培友人说:“怎么不是官场中人,人家可是省书记的……总之人家和梁处长一样,也是非常熟悉官场情况的。”梁健之前一句说“这人肯定不是官场中人”也无非就是要刺激对对方,看看对方会不会说出到底是谁跟他说了这话。没想到,培友人还真是好面子,平时没人敢在公司刺激他,被梁健一挑,就说出了“省书记的”五个字。
  这正好是梁健想要知道的。这“省书记的”背后,就是“王道”。与梁健一样熟悉官场的人,又是华书记身边的人,就没有其他人了。梁健心想:“这个王道,是时时刻刻都想要跟自己过不去啊!自己从未对他有过特别的恶意,但是他却处处与自己为敌,一直希望我出事!这样的人,也没有必要再客气了,否则人家只会当你怕了他。”
  梁健暗暗下定了决心,只要有机会也不会轻易饶过他。不过目前,他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应付培友人,他就说:“哦,那对方肯定是不了解我们张省长。张省长是出名的秉公办事,他是不会允许下面的人,胡作非为的。”
  培友人朝椅子里向后靠了过去,说道:“这怎么是‘胡作非为’呢?梁处长,只是稍稍放宽一点口子。甚至,我认为,梁处长根本就不需要把这事,对张省长说。只要吩咐一下下面的具体操作人员,不就行了?我们企业也不是完全不整改,我们可以慢慢整改起来,但是一定那么快的整改,肯定不行。”
  梁健感觉自己没必要与培友人再废话下去了,梁健说:“培总,真是不好意思。这个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今天我过来,是特意告诉你一声。这事情我实在帮不了你的忙。”培友人看着梁健,然后不由呵呵笑了一声。

  梁健也不示弱,看着培友人。培友人又呵呵笑了一声,说道:“真的?”梁健直视着他:“真的。”培友人说:“梁处长,你再考虑一下吧。有时候,我们看问题的角度,需要换过来。流行的说法,在你们官场上叫什么?换位思考,对吧?梁处长,我觉得,你也应该换位思考一下,从我的角度来看。
  “梁处长,从你的角度来看,或许我找你梁处长,是请你梁处长给我一个机会。但是,从我的角度看,我不仅仅是要你梁处长给我一个机会,我同时也是再给你梁处长一个机会。你明白我这个意思吗?梁处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梁健盯着培友人。培友人不慌不忙,打开了桌子下面的抽屉,拿出了一张牌,对着梁健说:“为什么我说也是给你机会呢?因为我手里有你的牌。梁处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梁健盯着培友人。
  培友人手指一动,原来不是一张,而是两张,一张是国王,一张是王后。培友人说:“梁处长,我手里不仅仅是一张牌,而是两张牌,一张是关于你的,一张是关于谁的,你懂的!”梁健当然知道,培友人指的是菁菁。
  梁健说:“培总,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希望你不会乱来。你也是经常跟政府打交道的人,如果你做出让大家都寒心的事情来,恐怕大家以后都不敢跟你打交道了。”培友人呵呵笑道:“这一点就不老梁处长担心,我自然心里有数。我如果企业都保不住,我还跟政府那帮人打个屁交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