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2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笑笑道:“北京也要看,是什么人代表的北京。我相信真正的北京,绝对是会支持下面做有利于百姓生活、有利于长远发展的事情的。只有那些为自身利益考虑的北京,才会来随便干预下面的事情。对于那样的北京,我们不去理会也罢了。”
  王道听到梁健说得在情在理,立场非常坚定,顿时无言以对。但他也不甘心,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对梁健说:“梁处长,听说,你和依婷的父亲是认识的?”话题突然转到了黄依婷的身上,梁健感到一丝惊讶。
  他知道王道和黄依婷似乎是在谈对象,上次梁健和黄少华提到了自己对王道的所见所闻。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遇上过黄依婷,也没有了解过他们这方面的进展。如今听王道主动提起,就说:“没错,依婷的父亲,曾经是我的老领导。”梁健本想问,你和黄依婷还在交往不?
  临到嘴边他就刹车了,他说:“你和依婷也熟悉吗?”王道笑说:“看来依婷没有告诉你?我已经向依婷求婚了,她已经初步答应了,说去向父母汇报了,马上就会答复我。”这个消息,着实让梁健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依婷会答应王道的求婚!

  梁健脑海里不由冒出那天,在紫川民宿瞧见王道和省府办公厅魏雨在一起的情形,如果黄依婷嫁给了王道这样的人,从梁健的角度来说,他是觉得非常惋惜的。但是,梁健也就这么几秒钟的愣神,他马上就恢复了过来,说道:“那么,预祝你成功喽。”
  王道洋洋得意地说:“感谢梁处长的预祝啊,如果我和依婷结婚,肯定邀请你喝喜酒。”梁健撇嘴一笑说:“依婷的老爸黄局长会请我的。”他的意思是,他只接受黄少华的邀请。
  这时候只听到张省长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梁健和王道都从办公室里站了起来,梁健赶到门口,看到张省长已经走出来,对梁健说:“我们走吧。”
  王道在张省长身后客气了一句:“张省长慢走。”张省长只是朝王道点了下头,没有说话,就往前走。梁健很好奇,华书记到底很张省长说了什么。回到办公室,张省长说道:“我们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我们必须把压力转化出去,不仅仅是我们肩上的压力,还包括相关部门主要领导身上的压力,必须转化出去,否则肯定有些人会受不了,一旦产生破窗效应,我们的工作就会很被动。”
  梁健明白张省长的意思,他说:“现在最关键的是,有些企业平时跟某些领导走得很近,如今遇到整改,他们就寄希望于领导能够帮助说句话,就可以逃过一劫。现在流行的话是,黑头不如红头,红头不如笔头,笔头不如口头。这种情况下,大家当然是希望领导一句话摆平了。”

  张省长说:“你说得不错。我们这次治水,治得不仅仅是水,治得还是利益,治得还是政治生态。”梁健说:“张省长,从目前的政治环境来看,很多困难都会扑面而来。要消解总总压力,我目前认为,只有一个办法。”张省长说:“你说说看。”
  梁健说:“只有公开。分地市把所有涉及水污染的企业,经过申报、审核之后,在政府络平台上向社会和群众公开,查漏补缺。确定下来之后,明确整改期限,接受群众和社会监督。发挥社会舆论的作用,消解我们肩上的压力。反正都已经公开了,是社会和群众要让你整改,瞒是瞒不住的。只有这样,我们有了说法,对上面领导说,已经公开的事情打招呼也不行,否则群众不让。对企业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不整改,就等着关停吧。对干部,如果你们监督不到位,执法不到位,老百姓来监督你们。这样才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张省长听后说:“你这个建议很不错,我们的工作慢慢完善了。之前,云龙同志提出了四步解决了‘四个一批’的问题,如今公开的举措,消解了压力。你把你的想法,跟云龙同志去汇报一下,说我已经同意了。请他们治水指挥部考虑一下,尽快有个方案,然后组织实施。如今申报工作已经差不多了,是时候让行政监督、社会监督和群众监督加入进来,看看他们申报的实不实?”
  梁健说:“我这就去向周厅长汇报。”刚要走得时候,张省长又说:“你帮我打个电话给高成汉市长,他们的治水工作做得不错。”梁健说:“我待会就打。”周云龙当即采纳了梁健的意见,说:“梁老弟,你这个办法好,可以说是活用了群众观点。我马上让人去做一个管用的公开方案出来,近期就实施。”
  梁健还跟高成汉打了电话,说了张省长肯定和表扬的话。高成汉听了之后,道:“上次水涝之后,我们市政府已经高度关注治水的问题了。对于省政府提出的治污水、排涝水、防洪水、抓节水的‘四水共治’,我们是积极响应的,这在我们市委市政府当中已经形成了共识。我们现在不仅仅是治污水,对于城市的地下管道络,我们也已经在分步启动改进,希望能够取得更好的效果。”
  梁健说:“高市长,你的工作张省长一直很肯定,就按现在的节奏抓下去吧,肯定能有成效。”高市长说:“我们会一直抓下去。省里治水的压力,比我们市里大,市里我和我们市委书记的配合很默契,这就是优势。省里的情况复杂一些,如果有什么困难,需要我这里支持的,尽管说。”梁健感激地道:“明白了,高市长。”
  这天晚上,横申印染老总培友人约了省书记秘书王道吃饭,一个信封袋递过去之后,培友人叫苦道:“现在省里搞的‘四水共治’,简直是不给我们企业活路走嘛!”王道呵呵一笑道:“你不是给梁健送钱送女人了吗?你让他去办啊!否则送钱送女人干什么?”
  培友人说:“王处长说的是,这段时间,我就考虑这个事情。不过,按照梁健的能力,他能够搞定这个事情吗?”王道说:“他是省长秘书,下面很多厅局的主要领导都要巴结他呢!无非是让有的检查和执法人员,在标准上给你放点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王道此时的想法,就是希望陪友人找梁健的麻烦,所以不断地提高培友人的预期。培友人本来是要来找王道帮忙的,这么一听,认为梁健更有用,就点头说:“谢谢王处长的指点。如果按照他们治水办的要求,我这个企业就只能关停了。如果要整改污水处理设备,不是几千万就能下来的事情。”
  王道说:“找梁健,一定要找梁健。一定让他帮你办好,否则别给他好日子过。”当天晚上,培友人就给江中大学女大学生菁菁打了电话。菁菁接到电话的时候,问培友人有什么事?培友人问她这两天见不见梁健。
  菁菁心想,如果自己说不见,培友人或许就会让她去陪他,于是菁菁就说:“会见。”培友人说:“有个事情,你给梁处长吹吹枕边风吧。”这个“枕边风”说得够恶心了,培友人肯定以为她和梁健之间,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菁菁也不去计较:“到底有什么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