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2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星期一上午,艳阳天。在宁州市的一条与松塘江联通的河流一边,人群非常的热闹,有政府官员、有维护秩序的警察、也有新闻媒体,更有围观群众。通知是前几天就发出了的。“主官下河”活动就在今天。
  这是“四水”共治行动的一项活动,这天在宁州市进行,其他市县自行组织实行。所有省政府部门的一把手、宁州市党政一把手和各县区一把手,都来到了河边。根据活动安排,他们所有人今天至少一只脚要下到水里。
  五六百名厅级和处级干部,齐刷刷来到了河边。但是他们心里,可不像他们站在河边的身影一样整齐。很多人相互都在抱怨:“这叫什么事情?把我们当成什么了?”有领导说:“这都是那个周云龙想出来的歪主意。”“那也得张省长听从才行啊!最近张省长是不是太急了,所以想要抓紧搞出政绩来?”“治水这种事情,能搞出什么政绩?正儿八经,是把gdp搞上去,上面要看到是这个数字。”

  还有人说:“这么脏的水,让我们怎么下得了脚啊!”“我回去如果长脚癣了,我去找谁?”听着这些话,梁健皱起了眉头。因为张省长就在他的身边,戴着一个帽子,混迹在人群当中,那些官员竟然没有发现张省长。
  上午十点,活动正式开始了。治水副总指挥周云龙讲话,说了一些关于此次活动的考虑,以及此后每次活动安排。当听说以后每个季度,大家都要来脏河里洗手洗脚,有些人很不耐烦:“我们还要不要正常工作了?”“这河水弄脏又不是我们造成的啊!”听到这些微词,周云龙也不慌不忙,说道:“今天我们邀请了一位特殊的嘉宾,现在我们邀请这位嘉宾来给大家讲几句话。”
  于是,混在人群中的张省长出来了,他摘掉了戴在自己头上的帽子,说:“大家好,我是张强,现任江中省省长。我也来参加这次活动。我认为今天的活动很有意义,意义在于哪里呢?刚才我听到有些同志在发牢骚,说这水又不是我们弄脏的,凭什么让我们来洗脚?我想问,干部不来洗,让谁来洗?干部是我们社会的管理者,我们把水都管成这个样子了?责任难道还在老百姓不成?
  “这说明,我们有些干部的思想认识还远远没有到位。这就是今天这个‘主官下河’活动的意义上所在。我们要通过与河水的亲密接触,了解现如今水污染的严重性!我们要通过每个季度都与河水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促使我们加快污水治理工作。今天,我就先来带个头!”

  说着,张省长就脱了鞋袜,第一个走到了河边,踩入水中。
  张省长带头下河,站在脏水之中,让其他人领导干部的风言风语都闭嘴了。新闻媒体对这次的“主官下河”活动进行了广泛报道。老百姓看到省长带头,又看到治水指挥部向社会公布了“四个一批”的治水办法,把接受群众监督作为了其中重要的一条,很多人对治水的关注度又提升了,并且隐隐地又开始抱起了希望。
  在省治水指挥部,在宁州开展活动之后,镜州市和闻城市也相继开展了活动。虽然张省长事先并无约谈永州市长高成汉,但是高市长很有政治敏锐性,在省里面有了活动之后,他立马也开展了主官下河的活动,并快速制定了工作方案。
  省治水指挥部,主要抓的是,企业申报情况、整改情况的督查,同时,接受群众举报。凡是有举报的,移交给环保、工商、安监、发改等职能部门进行处理,并限定在一个星期内给群众反馈。经反馈后,群众不满意的,由省治水指挥部下设督查小组亲自督查,并对有关部门领导进行问责。
  由于申报、整改和督查都要玩真格,很多企业和地方府部门都吃到了压力。能够在松塘江开设企业的家伙都不是吃素的,他们有些人市里关系很好,在省里也有人脉,甚至在北京的关系也错综复杂。
  说情的人和电话就开始来了。但是由于周云龙坐阵总指挥部,下面一律的说情电话的,都被弹了回去。到张省长这边说情的人,也不是没有。张省长一律都告知了他们,此次治水的决心和意义,不予通融。
  周云龙毕竟不是省领导,省里的其他领导也来跟周云龙打招呼,关于有些企业,希望他能够通融一下。很多治水指挥部成员单位领导,也接到了很多打招呼的电话,等到说情动摇了一部分成员单位领导军心的时候,张省长与有些省领导进行了沟通,召开了一次指挥部成员会议,把有关成员单位的一把手都召集来了。

  张省长非常坚定的说,在治水这项工作上,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宁州和全省其他地区人民生产生活环境得到改善,我们必须把治水工作进行到底,否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老百姓不会答应,上面领导不会答应,我们自己也不会答应。
  梁健感到,这次张省长真的是要把治水工作进行到底了。然而,让梁健感到意外的是,北京方面某位大领导也给省书记华剑军打了电话过来,并要求华书记给予照顾。这位领导在北京也算是位高权重。
  华书记坐在椅子后面,对秘书王道说:“你上次还在笑话张强和周云龙他们没了行动是不是?这次你看到了吧?他们把北京的领导都给惊动了!”看到自己看问题不够深入,没有预见到张省长他们会有这么大的动作,王道感到没脸,不敢多说了。
  华书记让他赶紧打电话,让张省长去他办公室。梁健接到王道的电话,告诉了张省长张省长处理完了手头的事情,带着梁健来到了省委大楼。这次张省长对梁健说:“你在外面等等我吧。”
  梁健听了张省长的话,就等在外面。看到张省长要吃华书记的批评,又见到梁健此次没有被允许进入华书记的办公室,王道心情大好,竟然对梁健说:“梁处长,要不要去我办公室坐坐啊?”
  如果不接受王道的邀请,那就显得小气了,梁健就道:“好,去你那里坐坐吧。”梁健就跟着王道来到他的办公室。王道却没有给梁健倒水,只是说:“坐。”一会儿之后,王道就说:“这次,你们省政府的治水行动搞得如火如荼嘛。”
  梁健笑笑说:“这是省委和省政府一起研究决定开展的重大行动,省政府作为具体实施者肯定是要全力推进的。”王道说:“但是你知不知道,这个行动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有些过火了,北京方面都已经打电话过来了。”

  王道本来是想以此来吓唬吓唬梁健的。没想到梁健却很镇定地道:“治理工作,一定意义上是利益格局的小调整,必然会牵涉到一部分人的利益,这些利益通到北京,也是正常的。关键在于我们所做的是为江中长远发展和老百姓谋福利的事情,所以也根本就不需要怕。”王道一听,吓不住梁健,就又不甘心地道:“但是,如果让北京方面不高兴了,以后江中的工作就要被动了,很多资金争取起来就困难了!有些事情就不好办了,这难道不是对江中发展任务制造被动吗?”

  日期:2015-07-12 17: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