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1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正道说,他会注意看着的。梁健就从包里取出了一小盒龙井,装入了一个大信封袋,朝省委那边走去,他要去冯丰的办公室那里一趟。冯丰在办公室里,看到梁健进去,也站了起来。梁健将信封袋给了冯丰,说:“尝尝。”
  冯丰取出了茶叶,一看说:“包装很不错嘛。”梁健说:“这么一小罐花了我两百大洋。”冯丰说:“这里面只有一两,那就等于说要2000块一斤,应该差不了了。”冯丰说:“下这么大的血本,有什么目的啊?”冯丰办公室的门,是半关闭的,只要声音放低一些,外面应该不会听到。
  梁健说:“明天就是省委常委会了。张省长办公室,从昨天开始,就是门庭若市了。你们这边怎么样?”冯丰说:“谁说不是呢?人不断的。”梁健问道:“关于镜州市市长人选,有什么风声吗?”所谓的风声,其实是马书记的倾向性意见。
  冯丰说:“胡小英和甄浩,感觉领导层面还有没达成一致性的意见。”这个回答,梁健是有心理准备的。甄浩也的确不是省油的灯,不到最后一刻,他估计也不会服输。他由市委书记谭震林带着,在常委圈子里跑动,也不会完全是白跑的。又说了几句闲话,梁健就从冯丰的房间出来了。
  刚走到走廊,他却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在走廊的尽头。这是一袭白套裙,由王道引着进入了一间办公室。梁健此刻站立的地方,是市委大楼六楼的最西侧,这是省委副书记马超群的办公室区域。同一层楼的最东侧,就是省书记华剑军的办公区域。
  刚才那白色裙子,无疑就是胡小英。由王道带着,那就肯定是进了华书记的办公室。梁健的心里一阵跳。胡小英去见华书记了?她是为了什么呢?是她自己主动要去?还是华书记让人通知了她?疑惑就如蔓草一边在脑袋里生长和蔓延。
  梁健在楼道里等了好一会儿,不见胡小英出来,他担心张省长会喊自己,就离开了省委大楼,回到省政府。但是,接下去的时间,梁健就感觉很不对劲。胡小英是真的去见华剑军了。昨天,胡小英就问过自己,她要不要去见华剑军。当时,梁健是否定了她的这一想法。

  今天胡小英还是去了。她是因为什么又去了?是因为他要与她保持距离呢?还是她觉得,市长这个职位很重要,必须一搏?梁健很久以来,都没有感到那么不是味儿。他想要打电话给胡小英问题清楚,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如果胡小英想要告诉他,不用他打这个电话,她也会告诉他的。
  这时候,张省长从办公室里出来,对梁健说:“晚上陪我去一个应酬,北京有学者过来。”张省长一般的应酬都已经不参加了,对于北京来的领导他却一般都比较重视。不过,今天他的不是“领导”,而是“学者”。梁健倒是有些好奇,于是郁闷的心情也稍稍得到缓解。
  梁健立马拿了包,跟着出了办公室。在平台上,替张省长关上了车门,他坐入副驾驶室的时候,忍不住朝省委大楼门厅望了一眼。他没有看到胡小英的身影。
  这天晚上张省长接待的是一位清华教授,这不像是一次正式的应酬,更像是一次家庭聚餐。张省长的夫人葛慧云也参加了晚宴,还有就是那对清华教授夫妇。教授名叫叶沧来,教授夫人叫做林可芳,都是四十来岁模样,衣着休闲,但是品质高档,一看就是学术界的伉俪。
  闲聊之中,梁健才发现,原来这也不是一次彻底的家庭聚餐。张省长想要叶沧来夫妇担任江中省治理水环境的高级顾问。叶沧来客气道:“张省长,贵夫人葛慧云女士,就是环保方面的专家啊。大家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为什么你却是舍近取远呢?”张省长说:“叶教授,你应该也清楚,我们领导干部有一项回避政策。我如果请我老婆做顾问,就违背了这项规定。”
  葛慧云也说:“张强一直是不允许我参与政府方面的工作的。况且,我这个江中学院环境保护学院的院长,从事的其实是‘大环保’这个概念,不像叶教授和林教授那样术业有专攻,对江南地区的水环境特别有研究,由你们来担任这个顾问,对江中省整治水环境,肯定能提出好的意见建议。”
  叶沧来谦虚地说:“感谢葛教授对我们的肯定。我们俩尽力就是。”接着他们就缓缓地品着红酒,不像是官场上的人喝酒,总是一口一口往嘴里灌酒。他们喝酒是一口一口的抿,吃菜也是一小口一小口,在他们这里,生活似乎不用那么快,可以慢慢来。梁健倒是很少看到这样的夫妻。

  梁健知道如今的校园也已经行政化很严重。我们以前总是说校园是象牙塔,是纯净的圣地。校园里的人应该和社会上不一样。后来才发现,有什么样的社会,就会有什么样的校园。官二代和富二代充斥校园,学术**司空见惯,圣地不见了,同是一块被污染的园地。为此,梁健起先还以为会见到比较行政化的学者。
  没想到这夫妻档的水环境学者,还真保持着高校学者的淡然和宁静。在他们身上,梁健似乎体会到了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的存在。谈话之中,梁健才了解到,叶沧来夫妇曾经是留学法国的博士,归国后在清华大学专攻水环境保护,带徒授课。他们身上的确留下了法国生活的某些印记。
  梁健本来以为自己过来,主要是来搞服务的。但是,这里有服务员,梁健主动起身倒水和斟酒的时候,张省长对梁健说:“这些让服务员忙活吧,你和叶教授、林教授多聊聊吧,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叶教授就让张省长介绍梁健。张省长说梁健是他的秘书,还简要介绍了梁健是江中大学的毕业生。
  葛慧云还加了一句:“项部长是梁健的丈人。”这让叶教授对梁健刮目相看了,倒不是因为项部长位高权重,叶教授说道:“项部长在北京的政界口碑一直不错,很得大家的认可。我算是一个比较散漫的人了,平时对政治关心不多。但是,对于项部长还是很佩服的。”
  梁健问道:“叶教授认识我丈人?”叶教授笑道:“何止是认识,项部长的女儿项瑾还来听过我的课呢。当时,我和可芳才刚刚从法国回来。”梁健笑道:“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叶教授笑道:“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地球村。”梁健说:“这个星期,我就要去北京把我妻子接回宁州,到时候你们还在宁州吗?我们可以陪你们转转。”
  叶教授说:“不用了,明天我们就回北京了。等下次,再一起聚聚。我听说项瑾已经怀孕了,这么说就是你的孩子喽?恭喜恭喜。”梁健说:“谢谢,谢谢。”林可芳说:“项瑾怀孕几个月了?”梁健一阵愣神,他竟然一下回答不出来,心中一算才道:“差不多六个月吧?”林教授就说:“张省长,你好像不能再让梁健过于忙碌了,你看他连自己妻子怀孕几个月都不清楚了。适当的时候,要给梁健放放假啊,让他有时间可以多陪陪自己的老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