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故技重施,我们再一次进行了偷袭。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那么幸运,右手胳膊被“人”用爪子划了一下,立刻有一道血淋淋的伤痕来。
  受了伤,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左右一阵打量,发现这儿果然是一处监牢,围着这空间,有十来个牢房,五哥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与我一左一右,朝着里面搜寻而去。
  我走了几个牢房,都没有瞧见人,而在末尾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再叫我:“咦,师弟,你怎么在这里?”
  我隔着栅栏,往里面望去。
  只一眼,我惊得几乎都要跳起来了。

  这里面的人,居然是二春?
  在瞧见二春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给惊呆了,慌忙走到跟前,确认了一下,发现居然真的是我师姐二春。
  跟随着陆左一起被通缉的二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她的出现,是不是也也代表着陆左就在附近?
  或者已遭不测?
  我有满腹的问题要问她,然而此刻的她却是虚弱无比,眼皮翻了一下,刚刚要说些什么,紧接着就晕倒了去。

  二春!
  我低声喊了两句,发现她已然昏迷不醒,而这时五哥找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指着牢房里面的人,说这人是我师姐。
  五哥往里面望了一眼,惊讶地喊道:“这不是二春么,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刚刚打了招呼,就直接昏死过去了,也不知道她受了什么苦,我们得赶紧把她救出来——对了,你找到楚领队了没有?
  五哥摇头,说没有,其余乱七八糟的鬼东西倒是瞧见不少,但是人,这里面就瞧见二春一个。
  我说什么意思,什么是乱七八糟的鬼东西?
  五哥说我来想办法开锁,你自己过去瞧一眼吧。
  他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奇怪,走到了另外一边瞧去,结果发现这牢房里面,总共关着四个人,除了二春之外,还有三个,却都不是人的模样,有两个满脸通红、有着硕大鼻头的大猩猩,还有一个,则是身材魁梧,足有两米身高的巨汉。
  这汉子虎背熊腰,而再仔细一看它的脸,我擦嘞,这不就是一头老虎么?
  额头的那“王”字纹,我们小时候画老虎的时候学过。

  这里面,到底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啊?
  我有些发愣,而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突然有声音传了出来,一开始的时候我听不懂,不过对方很快就换了一种语言。
  这话儿,有点儿类似于川藏边境的话语,我小时候看过很多西川的方言剧,所以倒是能够听懂——那个张着嘴巴说话的大猩猩在求我,说他们都是好人,让我把它们放出去。
  我愣住了。
  我是真的愣住了,真的,因为在我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过,居然会有一头大猩猩开了口,在苦苦哀求着我。
  这事儿,简直就是太匪夷所思了。

  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五哥走到了我的身边来,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说怎么样,我说的话,你现在信了吧?
  我信了。
  格萨尔王传里面说到在藏区地底有一个很庞大的地底世界,以前横行藏区的妖魔除了被剿灭的大部分,其余都逃入了地底,建立了许多的国度。
  这事儿极有可能是真的,要不然这大猩猩怎么可能会说话么?
  它刚刚说完,旁边传来了一个女声,却是从那个虎背熊腰的虎头壮汉口中发出来的:“呜呜、呜呜,我要回家,我想妈妈,我不是坏人,求求你们放了我好么?”
  呃……
  这尼玛是虎头壮汉么,分明就是一个还没有断奶的小萝莉啊?
  我顿时就感觉到世界观有些崩溃,而五哥则一把揽住了我,说妖魔的话,从来都不可信,你别受它们魅惑——牢门我已经打开了,不过你师姐的体重实在是有些……呃,你懂的,能不能让那头雪狼过来驮着呢?
  我点头,说可以,不过我先去看看。
  我走进了敞开的牢房里,将师姐给扶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脸,喊了两声,没有动静,将手指按在了她的手腕上。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所学十分杂乱,但行话说得好,巫医不分家,我跟着虫虫一起多少也学了一些望闻问切的手段,一番查探之后,这才发现她之所以昏迷,却是因为过度饥饿导致的虚弱。
  明白了这一点,我没有掩饰,直接当着五哥的面,从乾坤囊中掏出了一瓶水和饼干来,给她喂了起来。
  五哥瞧见我凭空摸出那矿泉水和食物,顿时睁大了眼睛,说我擦,陆左可真是土豪,收徒弟够阔气的,居然还送这玩意?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他给的。
  五哥笑了,说又是那个姑娘?
  我点头。
  他沉默了一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以后可别辜负了人家,知道不?
  二春在昏迷中,我给她为了点水,却并没有醒过来,没办法,我和五哥合力将她给抬上了雪狼王的背脊之上,为了怕她掉下来,找了个绳子将她给绑好。
  那雪狼王先前驮着我和五哥两个大男人还行走如飞,没想到二春一上去,脚步顿时就轻浮了几分,憋得面红耳赤。
  这姑娘,可是真沉啊。
  虽说没有找到楚领队,但是二春却是意外之喜,特别是我,因为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目的就是找到陆左,询问他当日事宜,并且承担起我这个当徒弟的,该负起的责任来。
  现在既然找到了二春,而二春又是当日跟陆左一起被通缉的,肯定能够明白当初的来龙去脉。
  我的目标,也算是完成了一小半。
  绑好了二春,五哥跟我商量,说我们现在一时半会也出不去,不如继续寻找一下,说不定楚领队和其余几个失踪的成员,或许被关在其他地方。
  我能够理解五哥对于楚领队这些老友的情感,表示没有问题,不过对于牢房里另外三位囚犯的处理,我却有不同的意见。
  敌人的敌人,也许能够成为战友。
  对于我的想法,五哥表示很不认同,他觉得既为妖魔,自然最擅长蛊惑,倘若把他们给放出来的话,很有可能就坏了我们的事情。
  我劝他,说这世间一种米养千种人,人类里面未必都是好人,而像它们这样的,别看长得跟我们不同,但未必也全是坏的。

  我们两个在这牢房门口争论,里面三个却是听懂了,最先发言的那大猩猩举起手来,说两位桑巴,我毛球以布鲁族祖先的光荣发誓,我们都不是坏人,就是不肯屈服冬日玛的统治,才被关进这里来的,如果两位桑巴能够把我们给放出去,必当效犬马之劳。
  五哥忍不住讥讽,说你们汉话说得倒是挺流利的。
  旁边那个娃娃音的虎头大汉说道:“都是老法师教我们的,你们地面上的这些,我们都懂……”
  我瞧见五哥还待反驳,拦住了他,低声说道:“五哥,我就问几句话。”
  他虽然心中不愿,不过却不便反驳于我,于是说好,你跟他们聊着,我去外面,把那两人的尸体处理一下,你小心一些。
  日期:2015-11-07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