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0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卫国一脸神秘的说,我的主意就一句话,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能走就赶紧走。
  郝竹仁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钱部长,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请假先走,来一个先斩后奏。
  钱卫国点点头。
  郝竹仁有些为难的说,这样一来,只怕张书记心里从此对我有看法,以后我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钱卫国笑着说,我看你小子真是有些糊涂了,你照我说的,明天先了离开,张富贵要是给你打电话,你就回答说是陪岳父看病,人在外地。
  郝竹仁说,张富贵要是勒令我立即回来,我怎么办?
  钱卫国说,你是选择得罪张富贵还是选择背个处分在身上,这就要你自己好好的考虑一下啰,任何时候做任何事,都是一个选择题,就看你选择如何去做。
  郝竹仁听了钱卫国的话,下了决心一样,重重的点头说,钱部长,你说的有道理,我听你的,现在回家就出发,***,不能让张富贵这个家伙套进去。
  郝竹仁说完,就给赵正扬请了假。
  从赵正扬的办公室出来,郝竹仁就让司机把自己送回家,告诉司机明天早一点出差的事情。到了家里,和老婆说起来单位的事情,说要带着老婆一起出去的事情。
  老婆就说,大人都走了,孩子谁送上学?
  郝竹仁说,一切都安排好了,赶紧告诉你的父亲,最近到了那去休闲,不要回来,等到自己的电话再回来。郝竹仁想到,自己的一时冲动,让老婆岳父都要外出,很生气。

  不管怎么说,郝竹仁还是按照钱卫国的指示,第二天很早就带着老婆到外面游玩去了。
  秦书凯从会场回到开发区后,憋着一肚子的气,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静坐了半小时,才感觉好不容易心情变好些。秦书凯没想到张富贵会这么没脑子,就因为上次河流乡丨党丨委书记的位置竞争失败,竟然利用方志彪的事情来对付自己,可见此人的凶竟然是如此狭窄,这样的人,怎么能成大事。
  秦书凯不想为了这点事情,让自己不开心,影响手里的工作,开发区这边的各项工作都刚刚走上自己预想的轨道,自己必须抓紧时间让所有的预想全都变成现实,而这一切都需要自己付出时间和精力来应付。
  他感觉情绪已经平稳了下来,让办公室的人通知赵晨阳副主任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当一个人心里有情绪的时候,很快的投入工作状态,也是一种很好的调节情绪办法。
  赵晨阳一进来,秦书凯随便的招呼他坐下后,就问他,关于开发区西南片区的两个厂房建设工程,现在有几家建筑公司来投标,和招投标办公室联系好了吗,什么时候开标?

  赵晨阳回答说,永成建筑老板的洪义宗是头一个来投标的,其他还有几个公司也报了名,不过实力跟洪义宗的公司比较起来,稍稍有些差距,不过这次那个李峰的公司实力似乎也很强,另外,因为方志彪的公司账户被查封,他的公司又正在接受一些调查行为,所以暂时没有让他报名,当时答应说如果在开标之前公司调查结束,可以参与。自从赵晨阳知道自己上次被人暗算的幕后主使是方志彪公司的李元奇后,傻子都会知道真实的背后操作者一定是方志彪,李元奇不过是替罪羊罢了。

  赵晨阳的心里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让方志彪为了这件事付出代价,尽管现在方志彪公司那位具体策划此事的副总已经被公丨安丨机关逮捕,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方志彪这个最大的幕后主谋却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得到什么惩罚,现在依旧在外面逍遥自在。
  这对赵晨阳来时是不能允许的,既然法律不能给他一个很好的教训,就让自己亲自来好好的教训他。这次投标,尽管方志彪提前派人到赵晨阳的家里送了一些不菲的礼物,想要请赵晨阳网开一面,赵晨阳却毫不留情的把所有的东西都上缴了,并明确登记在册,是方志彪让人送来的东西。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赵晨阳这样的处理结果让方志彪很是尴尬,赵晨阳就是就是要让方志彪尝尝,做坏事后遭到报应的滋味,对于方志彪的报复,在赵晨阳这方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自己就是要想办法把方志彪这个人弄垮,所以赵晨阳让自己的妻弟一直还在寻找方青青的表哥和疤眼两人,只要找到,很多事情就可以浮出水面,那个时候方志彪谁都保不住。
  赵晨阳听到秦书凯说只要方志彪的公司被调查结束,就可以参与招投标,心里想不透,于是问,秦书记,如果让这个方志彪的公司参与,那么很多时候对我们很不利啊,这个人不管中标不中标,都会被人说出很多。

  秦书凯想了想,赵晨阳说的很多道理,于是对赵晨阳交代说,赵主任,你把开标的时间稍稍往后压几天,和永城建筑公司的老总洪义宗联系一下,问问他上次请他帮忙操作的事情,有什么结果没有,在永成公司那边没有确切的消息之前,暂时先不忙着开标。
  赵晨阳明白秦书凯话里意思,他对秦书凯汇报说,秦书记,上次我跟洪义宗老板见面的时候,询问过这件事情,他当时很有把握的对我说,他派的人已经开始动作了,在很短的时间内,一定可以知道方志彪公司承建的所有项目中,在哪个细节上有质量问题,如何让这些问题扩大。
  秦书凯对赵晨阳说,赵主任,不管这个洪义宗的嘴上是怎么承诺的,对于我们来说,做人事情想要看到的是实实在在的证据,没有铁证,说什么都是废话,到时候反而会很被动,如果那样,估计你我都不要干了,等着被人指责吧。
  赵晨阳知道秦书凯说的不是危言耸听,点头说,秦书记,这一点,我心里也清楚,不过我认为洪义宗的公司最近一直在盯着咱们开发区这边的项目,这种时候,他应该不敢跟咱们耍什么心眼。
  秦书凯看了赵晨阳一眼,心想,唉,如果凭着内心的猜测就对某件事做出判断,那也太幼稚了。秦书凯不想把这样的话说出来,免得影响了他和赵晨阳之间好不容易经过这么多的事件后磨砺出来的信任感。
  秦书凯于是吩咐赵晨阳说,洪义宗那边的事情,你要抓紧时间催一下,告诉他一定要加快速度,同时还要拿到让方志彪无法抵赖的铁证才行,否则的话,咱们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另外,如果方志彪的公司能把转包的罚金交齐了,咱们就允许他参与西南地区两个工程的招标。
  赵晨阳的脸色立即变了,他有些不解的问秦书凯,秦书记,咱们开发区这边不是已经对方志彪的公司采取了不信任的态度,怎么又要同意他的公司参加竞标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