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0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省长看着梁健,说:“梁健,上次我希望你想清楚的问题,你是不是还没有想通?”张省长所说的,就是关于,让梁健和胡小英保持距离的事情。张省长说:“现在不是动个人感情的时候。”瞧见张省长灼灼目光,梁健突然坚定起来,他说:“张省长,我想清楚了,我答应与胡小英同志保持距离,我和她以后仅仅只是同事关系。”
  张省长看了梁健好一会儿,才缓缓露出一丝笑容。近段时间,要在张省长脸上看到笑容是难之又难的事情。张省长说:“那你现在赶去镜州吧。如果情况紧急,做出处置意见的时候,如果来不及想向我汇报,我准许你说,是我的意见和要求。从现在到天亮,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你不用打电话给我了。”
  这无异于是给了梁健尚方宝剑,准许梁健代替张省长去做判断和决策。梁健对张省长的信任无以言表,只能说:“张省长,我现在就出发,争取明天上午来接你。”张省长又问了一句:“你去镜州,车子有问题吗?”

  梁健说:“没有问题。我可以向永州方面借。”张省长说:“我差点忘了,高成汉同志是你以前的老领导,那我就不再费心了。”张省长打了哈欠,说:“我休息了。”梁健赶紧从张省长房间里出来,再次感叹张省长举重若轻的工作作风,在这样的严峻形势下,他照样能吃得好,睡得好,能放权,敢信任。梁健自问,自己是否有一天也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难!尽管已经是黑夜沉沉,梁健还是给永州市长高成汉打电话,向他借一辆车去镜州。高成汉关心了一下原因,听说镜州市委市政府竟然不同意小西街的疏散,不由道:“镜州市的某些领导,已经冲昏了头脑。小西街是全市区最危险的区域,这个地方不疏散,看来他们这个乌纱帽都不想要戴了。”
  梁健说道:“他们的乌纱帽带不带,我不关心,问题是那么多百姓的生命!”高成汉说:“你赶紧去吧。我的建议是,你也不用到了那边再做决定,事情已经非常紧急,搞不好下一秒钟就出事,我看你马上通知胡小英同志,想办法组织力量去疏散。”
  高成汉在镜州呆了好多年,对镜州的情况是熟悉的,他工作方式深入,对于小西街那片区域也有所了解,立马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对梁健所说,都是基于自己的真实判断。梁健体会到,这件事情,的确不能再拖了。
  高成汉在电话中说:“雨天的路可能不好走,我给你派一辆越野车。”梁健说:“谢谢,麻烦高市长了。”高成汉说:“你还跟我客气啊!另外有一句话,我想告诉你。”梁健注意听着。高成汉说:“遇上棘手的问题,从群众的利益出发去考虑。有时候,甚至单纯从利益出发去考虑。利益有时候是疏通问题的主要渠道,社会问题的本质就是利益问题。”
  这句话,应该是高成汉的一个重要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时候送给梁健,可以说肯定具有含义。但是,梁健这会儿一下子还领悟不了。他只能说:“高市长,我记住了。”

  梁健已经在宾馆里坐不住了,他提起了自己的包,就到了宾馆楼下去等。在等待的过程中,他也在考虑着问题:疏散并不那么简单,涉及到拆迁区域的问题,如果政府想给他们疏散,居民不想疏散,怎么办?这是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
  梁健不由想起了起先高成汉送给他的那句话。“遇上棘手的问题,从群众的利益出发去考虑。”“有时候,甚至单纯从利益出发去考虑。”“利益有时候是疏通问题的主要渠道,社会问题的本质是利益问题。”
  这些话,没有一句是梁健所不能理解的。但是,每一句话又似乎非常难以理解。梁健就倍感头疼。他只好不再多想。
  宾馆之外,接到昏暗的街灯之下,一辆jeep车想着门厅开了过来。驾驶员是一名精壮年轻人,他问梁健:“是梁处长吗?”梁健说:“是的。”驾驶员说:“去镜州是吧?”梁健上了车:“是的,到那边大概多少时间?”驾驶员说:“我全速开,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梁健说:“全速开。只要不超速就行。”驾驶员笑说:“如果不超速,你不叫全速开了。”
  梁健说
  :“那你自己定吧,反正把我安全送达就行。”驾驶员说:“好叻!一脚油门下去,吉普就开始咆哮着往前冲去。”在车上,梁健就打了电话给胡小英说:“我已经从永州过来了,姐,你可以安排人员去做疏散工作。你可以组织起一批人来吧?”
  胡小英是市委副书记,分管着党群、政法和群团工作,手下不管如何,都有一批人可以指挥。她说:“这没问题。”梁健说:“张省长是同意疏散了,你动手组织力量下去工作吧。”胡小英说:“好的,这事情,我不想再跟谭书记和金市长汇报了。”梁健说:“不用再汇报了,该出手时就出手吧,否则后悔莫及。”
  胡小英似乎听到了梁健车窗外的呼呼声,感到梁健与自己的距离在不断的被拉近。胡小英似乎感到自己有了力量和勇气。她给市抗涝办和长湖区有关领导打电话,命令他们立刻组织对小西街的疏散工作。市委市政府的抗涝办,成员并没有调整。组长还是由市长担任,常务副组长就是胡小英的。
  胡小英发出了指令,下面还是会遵照执行。先前她没有那么做,是想要得到主要领导的同意。如今她已经无所谓是否会承担责任,坚持如此行动,暂时还没人敢不服从。于是,长湖区的有关领导干部和街道、消防、派出所的人员开始出洞,去做小西街拆迁居民的工作。

  很多基层干部也看到小西街隐含着重大危机,看到市委市政府终于下定决心,也很拥护。但是,在工作过程中,一个绕不开的问题重新出现了,那就是关于拆迁补偿的问题。那些小西街的群众听说上面来组织疏散,
  以为市委市政府害怕出事情,所以来组织疏散了,此时不提要求,什么时候提要求!
  有人专门组织在拆迁居民之中的联合,说如果拆迁补偿不翻倍,坚决不疏散。那些上门做工作的干部,顿时也被这些要求激怒了,这不是漫天要价是什么,政府好意来给你们做疏散工作,你们却在这个时候,喊出这样的条件,这不是刁民是什么?情况反馈给了胡小英,在拆迁补偿方面,不是她分管,她也做不了主,她更是无法胡乱答应居民,否则以后兑现不了,就会损害党委政府的公信力。疏散工作上了萝卜桥,群众工作就是如此错综复杂,并不是只要好心就能做好的。

  胡小英需要有人商量一个具体管用的办法,但除了梁健她真想不出另外一个人,她也不会想到去找另外一个人,在这种紧急关头。
  梁健还在高速上面,车子的时速已经快到了150码。幸好驾驶员车上有电子狗,否则恐怕多处超速被拍了。在车上,梁健的神经也是高度紧张的,他虽然身在高速上,心已经到了镜州市去了。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梁健赶紧接了起来。
  日期:2015-07-10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