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0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忽然想起了一个念头,对老爸说:“老爸,我说的话没用。我打电话给小英姐,让她来跟你说!”老市民一听说女儿要打给胡小英,神色沉了沉,接着又说:“你打给她也没用。胡小英已经不是以前的胡小英了。她已经不是刚毕业时租住在我们的小女孩了,她现在是镜州市委副书记,再也不会关心我们的疾苦,也再也不会为老百姓说话了。当了官,人就会变得,你最好别打这个电话。”
  女儿陆萍找不到其他的办法了,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给好久没有联系的胡小英打电话。所幸胡小英的电话号码,一直没有变化,电话接通了。陆萍还是有些激动,毕竟自己要对话的,已经不是曾经租过他们房子的小英姐,而是已经贵为市委副书记的胡小英。作为平民百姓的陆萍,完全是可以被她所忽视的。
  金伯荣听着胡小英的话,抬起了头来:“胡书记,我理解你的意思。你希望我能够支持你去疏散小西街的市民。但是,即便我支持,在常委会上我们也只有三票。另外,那些市民的确是自己不同意疏散,我们也没有办法。”
  胡小英说:“金市长,你有没有考虑过,万一真出了很多人命,我们班子里,谁也逃不了责任。”金伯荣说:“这个我也不是不知道。可如今谭书记不同意疏散,市委常委会也通过了,我们是领导干部,是班子成员,
  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必须坚持少数服从多数啊。”
  胡小英说:“金市长,可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啊,是事关人命的问题啊!不能错的问题啊!人命关天。”金伯荣说:“我当然知道。可是越是在这大是大非问题上,我们越是要服从集体领导啊。服从了,即便是错了,组织上也能理解我们。毕竟,在这个事情上,胡书记你已经表明了你的鲜明立场,我呢,我保留了自己的意见。而谭书记他们,是主张不疏散。要追究责任,也是追究他们。我们是被动服从,追究不了我们的责任!”

  胡小英心想,金伯荣原来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并不着急。他想的是责任在谁,而不是人命关天。这时候,胡小英的电话响了起来。上面显示是陆萍。这是她手机上,为数不多的平民百姓了。
  这个小西街上的平民百姓,她认识的时候才二十来岁,如今胡小英已经四十多了。但是,小西街上的人她是不容易忘记的。胡小英不顾在与金伯荣说话,就接起了电话。陆萍带着哀求的声音,请胡小英帮帮他们小西街的邻居。已经有些屋子的墙开始倒塌,那些老市民实在是不满政府给予那么低的拆迁价格,不想从小西街搬出去,她希望胡小英帮帮他们,否则这里的后果不堪设想,这里的房子真的不牢固,一倒塌肯定是成片的。

  胡小英不断地“嗯”“嗯”回答,她说她尽力,她说她会想想办法。但是她也说,这个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她也请陆萍做做工作,关于拆迁补偿的问题,可不可以先放一放,先疏散避一避,等过了水涝再谈别的。陆萍说,她已经在劝自己的老爸老妈,但是小西街的市民都说好了,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她也没有办法。
  胡小英了解那些老居民,陆萍应该说的都是实情。她与陆萍再说下去,也不会有帮助,就说她会再想想办法,然后就挂了电话。胡小英对金伯荣说:“金市长,小西街有些屋子已经开始倒塌了!后果也许真的会很严重。”
  金伯荣一听也露出焦虑的神色,他对胡小英说:“可是,现在你没办法去疏散他们,除非提高拆迁补偿。拆迁补偿是一个大问题,我们两个人谁都没有办法私下里答应他们的条件啊,你说是不是,否则后果也会很严重,说不定我们会因为滥用职权受到处分。”
  胡小英坚持说:“可是,现在事关那么多百姓的性命,如果我们不担当,还有谁会担当。”金伯荣看了看胡小英说:“胡书记,在这种紧要关头,我们越是要冷静。如果你在这时顶不住,做了不符合程序的事情,等你失去了职务,那些老居民们是帮不了你的。为满足他们的任性,使你自己失去职务,这值得吗?胡书记,我劝你还是别执着于这件事情了。那些房子并不一定会倒塌;还有即使倒塌了,有人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胡小英从金市长的房间里出来,心情异常低沉。她知道不能说服金市长支持自己了。单单凭借她一个人,她实在也想不出,能做些什么,难道她要单枪匹马去劝说那些市民疏散吗?一个两个或许会听她的,但是到底有多少人会听她的,她实在想象不出来。
  胡小英回到了房间。怎么都不想睡觉,她在房间里非常的焦虑,坐立不安。脑袋里想的都是那些老住宅的倒塌,那些老住户被压在了下面,铸成大错。
  最后她的目光,就落到了手机上。她忍不住又拨通了梁健的电话。她在别的地方,都无处倾诉。
  梁健本想休息了,又看到胡小英打了电话过来,他赶紧接了起来说,但对方却没有马上跟他说话。梁健有些着急了,问道:“姐,你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胡小英才说:“梁健,我真不知该怎么做了。”梁健说:“还是关于小西街的事情?”胡小英说:“如果是其他的地方,我或许就过去了,不去管了。但是,小西街我放不下。”胡小英将几十年前房东的女儿打电话的事情,将与金市长商量没获得同意的事情,都说了。
  最后,她顿了顿说:“我必须去做这个事情,否则,我其他什么事都做不了了。”梁健是了解胡小英的,看准了的事情她不去做会非常难受,会坐立不安,会魂不守舍。而且,从刚才胡小英的话里,梁健了解到,这事情恐怕,真的非同小可。梁健想,如果再不跟张省长汇报,恐怕会出事。

  于是,梁健就对胡小英说:“过两分钟,我跟你打电话,我这就去张省长那里汇报。”梁健去叩响了张省长房间的门。张省长已经在休息,梁健却持续轻敲着,过了一会儿,张省长才开了门。问道:“梁健,有什么紧急情况吗?”
  梁健说:“镜州市委副书记胡小英打了电话过来,汇报了一个事情,刚才已经是第二次汇报了,我感觉这个事情,可能非同小可,所以即便打扰张省长睡觉也要报告一下。”张省长倒是并不是十分在意,他说:“没关系,你进来说吧。”
  梁健向张省长汇报了有关情况。张省长问道:“不给小西街的居民疏散,是他们市委市政府集体研究决定的?”梁健说:“是研究过,少数服从多数。但是,他们并不一定准确,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张省长的睡意已经完全消失了,他说:“我也相信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句话。但是,我们的领导体制,讲的是民主集中,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的事情,我们原则上不会否决他们。毕竟他们是在当地,我们还没有去看过现场。”

  梁健说:“我们起码要明天上午到达镜州。现在已经有一个屋子出现倒塌的迹象,恐怕时间不等人。”张省长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就去镜州,看看情况如何?”梁健说:“不,不,张省长。张省长还是按照原来的行程不改变,我请示,我连夜就赶往镜州,看清情况,然后向领导请示要不要疏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